注册

曝足协弃选FIFA执委为力挺日本 目的为申办世界杯


来源:广州日报

由于卡塔尔将举办2022年世界杯,西亚的FIFA执委极有可能是卡塔尔足协推举的世界杯组委会主席哈桑。东亚的FIFA执委将存在一定变数,如果中国足协不推荐张吉龙参选,那么日本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田岛幸三和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将争夺这个宝贵的名额。

明年5月,亚足联将进行大选,届时亚足联所有中高层职位都将进行改选。日前,中国足协确定将不推荐候选人参加这次亚足联选举。这意味着,目前担任FIFA执委和亚足联副主席的张吉龙将放弃对下一任FIFA执委的竞选。这究竟是中国足球再次在外交战场上面临新的溃败,还是放弃“外交幻想”后的一种务实之举?

■ 本报记者张喆

明年大选史上规模最大
  

决定亚洲势力在FIFA重新布局

推迟到2015年5月进行的亚足联大选,是亚足联成立61年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选举,届时亚足联包括主席、副主席、FIFA执委和单项委员会主席等中高层职位都将重新改选。

在目前亚足联的高级职位中,亚足联主席巴林人萨尔曼同时还兼任FIFA执委,约旦人阿里王子担任亚洲区国际足联副主席,来自中国的张吉龙是亚足联副主席兼任FIFA执委。此外,泰国的马库迪以及澳大利亚多迪女士也是FIFA执委。明年5月的亚足联大选将决定亚洲足球势力在国际足联的重新布局。

今年6月,在巴西圣保罗举行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上,萨尔曼顺利修改了亚足联章程,规定从下届开始亚足联主席和亚洲区国际足联副主席这两个职位合二为一。

由于萨尔曼得到了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支持,估计明年5月亚洲范围内没有人能与萨尔曼竞争,亚足联主席和国际足联副主席两个职位基本上被巴林人收入囊中,约旦的阿里王子只能退出。而为了平衡亚洲范围内的利益,未来亚洲区的3个FIFA执委仍将来自西亚、南亚和东亚。

由于卡塔尔将举办2022年世界杯,西亚的FIFA执委极有可能是卡塔尔足协推举的世界杯组委会主席哈桑。南亚方面,泰国的马库迪具有相当的人脉,连任应该不是问题。东亚的FIFA执委将存在一定变数,如果中国足协不推荐张吉龙参选,那么日本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田岛幸三和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将争夺这个宝贵的名额。

国际足联执委权力减弱
  

张吉龙独力难助中国申办世杯

国际足联执委会是国际足联日常工作的领导机构,也是最核心的权力集团,目前由1名主席、8名副主席、16名执委、1名秘书长共26人组成。国际足联执委会每年至少开会两次,决定国际足联大小很多事务,比如国际足联举办的赛事(世界杯、联合会杯、世青赛、世少赛等)举办地、举办时间、和各大洲的参赛名额分配,甚至可以涉及到国际足联一些机密要务。因此,历来各大洲对FIFA的执委竞选都十分重视。

战略性放弃参选执委

张吉龙2011年曾参加FIFA执委竞选,但最终落败。不过,后来时任亚足联主席哈曼因涉嫌贿选被国际足联停职,亚足联第一副主席张吉龙随之出任代理主席并客串成为国际足联执委。2013年,亚足联重新选举,张吉龙放弃参选亚足联主席一职,被认为是中国足协支持萨尔曼作出的战略性让步。

不过,随着当时斯里兰卡人费尔南多被国际足联禁足,他的FIFA执委位置空缺,张吉龙正式被选举成为FIFA执委,任期到2015年5月。正常来说,以张吉龙在亚足联和国际足联20多年的人脉及“后哈曼时代”在亚足联的工作成绩,完全应该参加明年亚足联大选,从而继续谋求FIFA执委一职的连任。但这次为何放弃了呢?

外界对张吉龙参选FIFA执委最大的期望其实与这几年一直没有停息的“申办世界杯”话题有关。截至2018和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都是由国际足联执委会的成员投票决定的。所以一旦成为FIFA执委,他将有影响世界杯主办权谁属的权力。

但从2011年布拉特再次当选FIFA主席后,他为洗清腐败指责,主动削弱FIFA执委会的权力,提出世界杯举办国的主办权,不再由FIFA执委会成员投票决定,改由206名FIFA会员在参加国际足联大会时投票选举产生。这意味着,从2026年世界杯开始,FIFA执委将不再单独有权决定举办地。且不说2026年世界杯要继续回到亚洲举办的难度很高,在FIFA执委权力变弱的背景下,张吉龙即使当选FIFA执委也很难具有说服超过一半FIFA会员支持中国申办世界杯的能量。

2026年世界杯的主办权应该在2019年决定,而2019年恰好是2015年新一任FIFA执委到期之时。正因为对中国申办2026年世界杯帮助不大,中国足协放弃让张吉龙参选明年的亚足联大选也是可以理解。
  

国家体育总局支持不足
  

或助日本攻世预赛“东西亚分区”

事实上,张吉龙能否参选还与国家体育总局的意愿有直接关系。张吉龙2011年竞选FIFA执委落选、2013年放弃参选亚足联主席,都是与国家体育总局没有提供强力支持有关。

有知情人透露,在目前的形势之下,中国足协的预算捉襟见肘,不可能拨出竞选专项资金。现阶段,足协处级干部以上出国都很难。因此,对于2015年的亚足联大选,中国足球早已失去竞争力。

当然,在放弃参选之余,中国足协也会寻找利益的合作者。这一次,估计中国足协会选择与日本足协合作,助力日本的田岛幸三参选东亚区的FIFA执委。一方面,日本足协现在正全力在10月初的亚足联执委会上力推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采取“东西亚分区”的赛制。一旦通过,中国以目前东亚区第四名的地位,将成为第一阶段预赛的种子队,从而很有希望杀入12强赛。

另一方面,田岛幸三上月在重庆参加东亚联盟会议的时候,也明确提出了支持中国申办世界杯的态度。即使中国申办世界杯最快也要在2026年之后,但如果得到国际竞争力更强的日本支持,未来真的把申办世界杯放进议程里的时候,中国足协也会有更多的盟友。

从种种情况来看,中国足协这次决定放弃明年亚足联大选,并非是外交上的溃败,而是有着内外各种主客观因素制约下的权衡之举。不管未来亚足联和国际足联的政治环境如何变化,对中国足球来说,目前最重要的议题就是如何脚踏实地,争取打进2018年世界杯。

[责任编辑:王钰栋]

标签:FIFA 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 亚足联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