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婷姐妹避谈俞丽被调查事件 尚修堂电话迅速被挂断


来源:华西都市报

中央巡视组于11月2日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后,11月3日就传来消息,称游泳中心水球花样部前主任俞丽因“涉嫌操控比赛、收受不正当贿赂”被带走接受调查。一旦俞丽事件坐实,可以预见,反腐风暴将开始席卷体育界。

中央巡视组于11月2日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后,11月3日就传来消息,称游泳中心水球花样部前主任俞丽因“涉嫌操控比赛、收受不正当贿赂”被带走接受调查。一旦俞丽事件坐实,可以预见,反腐风暴将开始席卷体育界。

俞丽其人

俞丽,女,1955年5月5日出生,1970年加入北京游泳队,1974年退役,曾任北京体育学院游泳教研室教师、国家体育总局(国家体委)游泳部(处)干部、副处长、国家级裁判等职。2002年起,任国家体育总局游泳中心花样游泳部主任,花样游泳国际级裁判,亚洲游泳联合会花样游泳技术委员会副主席。

事件

俞丽被带走接受调查 反腐风暴刮进体育总局

11月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一文。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张化为同志代表巡视组向体育总局领导班子进行了反馈。张化为提到,巡视中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围绕赛事的行业不正之风反映突出,赛事审批和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规范、不公开、不透明;比赛违背公平原则、弄虚作假,破坏赛风赛纪现象比较严重;赛事开发经营混乱,缺少必要的规范和监督;总局直属单位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权力高度集中;干部兼职普遍,利益关系复杂。

令人关注的是,张化为称巡视组收到一些反映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移交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就在纪委官网发出消息后一天,就有媒体曝出游泳中心水球花样部前主任俞丽因“涉嫌操控比赛、收受不正当贿赂”被带走接受调查。不少人认为,如果消息属实,那么俞丽事件就成为体育界“反腐行动”的开始,不排除在未来会有更高级别的“大老虎”落马。

求证

游泳中心没人接电话 尚修堂电话迅速被挂断

在俞丽被带走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华西都市报记者于昨日上午拨打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官网上公布的办公电话进行求证,让人意外的是,在正常的工作时间段,两个电话都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拨打了游泳中心党委书记尚修堂的办公电话,在对方接起电话后,记者刚问了一句“请问是尚书记吗”,对方就立马将电话挂掉。

有北京当地记者前往游泳中心进行采访,却被工作人员婉拒。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说:“我们并不清楚情况,相关的消息,我们也是通过网上看到,现在还不方便回应此事。”看来俞丽这一事件,在正式公告出来之前,游泳中心都会保持沉默。

已退役的四川花游名将蒋文文、蒋婷婷也对俞丽事件保持沉默。正处在待产期的文文接受采访时表示不方便发表看法:“因为完全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还不方便发表任何看法,还得再想想。我现在是待产期间,自己只想在家里安心待产,不希望被这个事情打扰到生活。”而婷婷的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作为文婷姐妹的教练,郑嘉也在11月3日晚表达了相同的态度:“我听说了,不太确切,没有官方的消息。现在都不太清楚,说这个还不太准确,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任何官方或者正式渠道消息。也没有人与我们联系。”不过,记者11月4日再次拨打郑嘉的电话时,已经无人接听。

延伸

文婷姐妹曾遭遇不公全运会俞丽疑操控比赛

俞丽被带走的传言让很多人立刻联想到去年全运会上的花游风波,当时代表四川队出赛的中国花游界标志性人物蒋文文、蒋婷婷因抗议裁判故意压分,拒绝领取铜牌。四川队赛后提出申诉,但仲裁委员会受理之后却维持了原判。俞丽事后表示,并不认同文婷姐妹对裁判的质疑,也不可能对本场比赛进行重新打分和排名。而文婷姐妹在这场风波后宣布退役,并表示“这是运动生涯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华西都市报记者当时对于仲裁委员会委员的身份进行了查证,让人吃惊的是,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非专业”。由于缺乏专业能力而失去了仲裁价值,这些仲裁委员事实上很容易被专业性“意志绑架”。当那些非专业出身的仲裁委员们在无意中充当“花瓶”的时候,当时担任仲裁委员会主任的俞丽实际上在仲裁上已经享有无可争议的一票否决权。正是这样的原因,让俞丽在这场风波中,难以摆脱操控比赛的嫌疑。

爆料VS实情

坐拥千万豪宅?

朋友称十年前百余万购入

在网络铺天盖地关于俞丽的爆料中,关于她“坐拥千万豪宅”一事尤为吸引眼球。报道称,“俞丽和丈夫刘凤岩都是总局干部,按例两人都分到一套住房,不过俞丽似乎对两套住房不太满意,在北京又以5万元一平米的价格购买了一套200多平米的住房,只是这笔近千万元的资金从何而来没人知道。”

不过,有记者联系到俞丽丈夫刘凤岩身边的朋友,据该知情人透露,因为总局分配的住房留给了孩子,老两口确实在十年前购入了一套160平米左右的房子自住,不过这套住房并非网络传言的5万元每平米,而是以几千元每平米的价格购入。

这位朋友还表示,俞丽确实正在配合调查组进行调查,但退休后的刘凤岩仍在北京家中,并未牵涉到相关调查中。另外,俞丽目前只是配合调查阶段,网络上的消息并非官方定论。

对待记者随和?

本报记者亲身感觉有出入

对于俞丽本人,网上比较多的说法是她在为人处世方面非常低调,性格温文尔雅,为人和善,颇受记者的青睐。在向来不太好打交道的游泳中心官员中,俞丽却成了“异类”。记者们给俞丽打电话,她基本上都会认真对待,即便面对敏感问题,她也不会像其他官员一样随意挂断电话。每当有全国比赛,俞丽只要一出现,都会被媒体记者围住。

不过,在本报记者几次采访俞丽的过程中,感受却还是与以上说法有些出入。俞丽每次出现,都是打扮得非常端庄,气质很好,但这多少也会给人“端着”的印象。有一次,俞丽来成都出席一个水球比赛,当时本报记者与她约了专访。但是超过了约好的时间很久,俞丽也没有出现。后来终于出现,对于采访的问题也一路打着官腔。“在同级的干部中,俞丽的谱是最大的。”这是采访过俞丽的记者对她的最终印象。

在去年的全运会花游风波中,关于文婷姐妹的遭遇,华西都市报记者也曾致电俞丽进行采访,但是多次拨打她的电话,俞丽都未接听。

[责任编辑:魏晓青]

标签:俞丽被调查 文婷姐妹 尚修堂

人参与 评论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