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棋院院长:吴清源不是汉奸 这样评价很荒谬


来源:晶报

大师的人生,并不只关十番棋的胜负,却有无尽的悲喜哀愁;也绝非黑白世界的清俗冷扰,在繁华落尽处亦能见烟火缭绕。等到日本战败后,这一组织消亡,吴清源又加入了日本邪教组织玺宇教,其执著程度同样让人不可思议。

11月30日,一代“围棋泰斗”吴清源大师在日本仙逝,享年100岁。

大师的人生,并不只关十番棋的胜负,却有无尽的悲喜哀愁;也绝非黑白世界的清俗冷扰,在繁华落尽处亦能见烟火缭绕。本期《健闻》试图褪去那些粗鄙的煽情和简单的震撼,力求从仰视变为平视,从而还原属于吴清源的一生。

一代宗师

黑与白是这世上最单纯的颜色,但黑白之物却往往能演绎出最绚烂的画面,比如钢琴、足球,又比如围棋。

关于吴清源,我们大多数人知道的还是他“围棋泰斗”的身份。人棋合一,他就是百年一遇的棋之圣人。

1914年,吴清源生于福建,少时即有围棋天才之称。父亲去世后,为了生计,他成为北洋军阀段祺瑞门下棋客。段祺瑞时常会和门下棋客下棋,还是孩子的吴清源,自然不懂“规矩”,经常一开局便奋力拼杀,很快就将对方杀得七零八落。在一旁围观者见此情景,个个心惊胆战。

吴清源14岁东渡日本,于棋手濑越宪作门下学习棋艺。由于是中国人的身份,在很长时间里,吴清源只能作为《读卖新闻》的一块招牌,参加一些报社为他举办的特别棋战,过着动荡的棋士生活。在1939年到1956年间,他凭个人之力,在震古烁今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并把所有的对手打到降级。自此,一个“天下无敌”的“吴清源十番棋时代”到来,而吴清源也被誉为“昭和棋圣”——不仅日本人认为这是“中国人的胜利”,而且就连远在国内的人们也认为他是“民族英雄”。

47岁那年,吴清源遭遇了一场车祸,大脑受到损害,这是他一生的转折点。经过这一打击,他再想重整旗鼓,已力不从心,无法再与后辈争锋。

到了晚年,吴清源将毕生精力放在了提携后进、促进围棋国际化和中国围棋的发展上,他提出的“21世纪围棋”与“六合之棋”的新理念,让他无愧围棋界一代宗师的称号。

在评价吴清源时,曾获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杨振宁是这么说的:“爱因斯坦在物理学的地位没有吴清源在围棋界高。物理学里爱因斯坦是第一,但是第二跟爱因斯坦的距离没有吴清源和20世纪第二的围棋手的距离那么大。”

内心信仰

有人评价说,吴清源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为下棋、一为信仰,而两件事都是全力以赴,殚精竭虑。

到日本学棋刚站稳脚跟,吴清源就加入了红教。红教起源于中国,教义是“灵魂相互和谐、合作、和平共处”,“不语政治,世界无国境”,是鼓吹中日亲善、不问政治的投降派组织。当时中日关系紧张,视围棋为生命的师傅濑越不能理解他的信仰,其他人——不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不理解,但吴清源依旧固执信奉。

等到日本战败后,这一组织消亡,吴清源又加入了日本邪教组织玺宇教,其执著程度同样让人不可思议。他甚至为了信教一度放弃了围棋。而且他的婚姻都跟信仰有关,当时母亲要回国,无人照顾,他的婚姻大事摆上日程,他想要的是信仰一致的女性。中原和子是玺宇教教主的亲戚,也是信教之人,两人结婚,并一起随着教主颠沛流离。

就在日本政府取缔这一组织的过程中,吴清源还曾进行过抵抗。到现在为止,吴清源从未承认自己在这方面有任何过错。可以想象,政治上的纷争,自我身份定位的徘徊,令他这个“国际人”经常处于痛苦的状态,而宗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避风港——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们或许对他的信仰选择,能多一分的理解。

难免争议

棋盘上的胜负终究只是小的命数,而就算是大师,也无法脱离他所经历的时代。身份认同带来的困扰,正是吴清源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当外界强加在他身上的政治符号不断被放大,给他这一生都造成了不可承受之重。

棋盘终究不是与世隔绝的“净土”。1933年,吴清源与秀哉名人对弈前,当时报刊极力渲染“日中对抗”的背景,社会关注度飙升。而彼时,华人在日本的生活愈发艰难,住在日本的华人不断地回国。

1936年,中日民族矛盾空前激化,吴清源觉得在日本没法待了,打算回国。但他的老师濑越宪作说:“你要是回国,你就没有围棋了。”

的确,那时偌大的中国,已无处安放一张安静的棋盘。对于吴清源来说,离开围棋,就跟鱼离开水一样。所以尽管许多旅日华侨出于关爱,劝说他不要入籍日本,但最终他履行了入籍, 并改名为吴泉——吴泉二字姓按照汉文读音,名采用日文训读,以示不忘中国。

这样的行为在当时让很多中国人感到不解和愤怒,甚至给他冠以汉奸之名。

日本战败后,在日本华侨的强压下,吴清源放弃日本国籍,等到1949年,国民党去往台湾之后,他才到横滨的“中华民国领事馆”办理了相关手续,拿到正式护照。上世纪70年代末,吴清源的三个孩子已经长大,但他的国籍影响了子女的婚姻、就业等问题,因而他再次申请加入日本国籍。

在吴清源的生命中,一直没有主动地接触政治,但政治却不停地找上他。中国与日本,是吴清源漫长一生中挥之不去的两个主题,所以即使面对再亲近的人,他也很少表现出家国情怀。

在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看来,说吴清源是“汉奸”显然不妥,“如果我们把吴清源理解成一个单纯的棋人,就可以避免称他是‘汉奸’这样荒谬的评价,他是跟政治离得比较远的人,都是别人拉他进来的。”

大师非同凡人,但终究也是凡人。以单薄的身影,穿行在乱世,这样想来,风雨穿梭而过,吴清源最终能晚景平静,也实为幸事。

晶报记者朱健

[责任编辑:蒙长帅]

标签:吴清源 汉奸

人参与 评论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