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米兰收购商李勇鸿:曾卷280亿美元骗局及多起诈骗案


来源:凤凰体育

这是中国企业海外俱乐部并购的最新案例。事实上,自201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后,中资企业就掀起了一波海外俱乐部并购潮。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6年底,中资入股或准

老贝与李勇鸿

这是中国企业海外俱乐部并购的最新案例。事实上,自201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后,中资企业就掀起了一波海外俱乐部并购潮。

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6年底,中资入股或准备入股的海外俱乐部接近20家。比较典型的案例有,2015年1月,万达出资4500万欧元收购西甲马德里竞技俱乐部20%的股份。2016年6月6日,苏宁宣布旗下苏宁体育产业集团以约2.7亿欧元收购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的股份等。

与万达王健林和苏宁张近东不一样,罗森内里体育的控制人李勇鸿鲜为人知。但其关联公司曾卷入“280亿美元投资泰国克拉运河骗局”、“江苏沐雪信托诈骗案”等事件,而李勇鸿本人更是陷入过“双重身份”之谜的质疑中。

李勇鸿到底什么身份?

公开资料显示,李勇鸿是广东茂名人,于1994年移居香港。记者梳理发现,李勇鸿与后接盘多伦股份的鲜言关系匪浅,其担任过董事局主席的公司还曾卷入过“280亿美元投资克拉运河”的骗局案中。

“江苏沐雪巨额信托诈骗案”在2013年轰动一时,不过鲜为人注意的是,李勇鸿与鲜言都曾卷入其中。

根据公开报道,2012年11月, 江苏沐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曾成立“沐雪一号”股权投资和配资平台,彼时鲜言和李勇鸿旗下公司都曾出资并成为“沐雪一号”合伙人。在“沐雪一号”成立当天, 鲜言旗下公司通过信托大笔买入和卖出多伦股份股票获利。而彼时,鲜言刚接过李勇鸿转让的股权,成为多伦股份实控人不足半年。

此外,李勇鸿从2005年起就任职董事局主席的“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还曾卷入一起投资骗局中。

2015年5月,据《南方日报》报道,中泰在广州签署“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项目投资额高达280亿美元,而龙浩集团正是项目牵头人之一。不过在新华社记者随后联系该公司时,龙浩集团负责人则以“一切是国家机密”为由拒绝透露任何信息。随后,该项目被泰国大使馆证实是子虚乌有,现场签约照片也系伪造。

另有媒体报道称,李勇鸿还涉嫌在资本市场玩“双重身份”。根据《证券时报》2013年报道,李勇鸿或与大河之洲集团的李秉峰存在关系。两人均是广东茂名人,均在1969年出生。在一家“李秉峰”任职董事长的房地产公司,并未查询到“李秉峰”的存在,倒是一位名为李勇鸿的人曾担任重要职务,因此两人疑为同一人。但该说法未获得李勇鸿证实或澄清。

匹凸匹实控人,涉多起案件

不能不提的是匹凸匹案件。

2015年5月10日,上交所上市公司“多伦股份”因业务转型更名为“匹凸匹”。转型思路是做股权众筹、征信数据体系、普惠银行、P2P借贷等,虽然公司当时尚处在无可行性论证、无正式业务、无相应人员的状态,却依然受到热捧。改名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引发了9个涨停,股价翻了一倍多。

多伦股份曾四度易主,实际控制人几次上演套现离场的戏码,将多伦当作资本运作工具。2012年下半年,因为多伦股份的股权转让,实际控制人鲜言和李勇鸿先后受到证监会的立案稽查以及上海交所的公开谴责。2014年,多伦股份就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俗称老赖。

就在更名后没几天,不断涨停的匹凸匹就两次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被要求停牌核查变更内幕、高层股票买卖等相关情况。2015年12月18日,匹凸匹又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回答就互联网金融转型、资产处置工作以及大股东筹划减持等问题。

另一条时间比较久远的不良记录则是2004年的大案要案——化州三大庄园非法集资案。

上世纪末,位于化州的广东绿色山河开发有限公司、广东龙汇庄园有限公司、广东民昌果业有限公司三家庄园企业以“绿色银行”“优厚回报”“圆都市人的庄园梦”等为诱饵大规模招商集资。“庄园经济”成为当时热议的一种经济现象,当地政府主要官员公开力挺。

据《中国审计报》2005年9月9日头版报道显示:2004年1月,审计署驻广州特派办在对人行广州分行审计中发现茂名市所属化州、高州两市(县级市)8家企业从1997年下半年至2002年,以合作开发果园等名义面向国内十几个省和美国、法国、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18000人非法集资8亿元。非法集资资金大量滞留境外,损失巨大,具有明显的金融诈骗性质。上述情况以审计要情上报后,国务院领导同志作出重要批示。

2013年4月26日,国新办“防范打击非法集资有关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提供的典型案例材料《庄园开发的神话》也披露,化州三大庄园共集纳人民币4.5亿余元,其中境内集资3.2亿元,境外集资折合人民币1.3亿元,涉案人数5200多人。

“化州三大庄园”之一的广东绿色山河庄园,其主要操盘手正是李勇鸿和他的父亲李乃志、大哥李洪强、弟弟李勇飞。

2004年9月,化州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李乃志、李勇飞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另有相关法律文书显示,李洪强在逃,李勇鸿也被立案处理。

刑事判决书显示,绿色山河庄园与投资者签订了合同书556份,合同金额4302万元人民币。绝大多数投资人集中在北京、深圳和长沙。

AC米兰为何执意卖给李勇鸿?

既然中国媒体已经公开报道了李勇鸿是个经济罪犯或者曾经的经济罪犯,AC米兰俱乐部对此就毫无察觉吗?

显然不大可能,那又是为何执意卖给李勇鸿呢?

据相关媒体报道,执掌AC米兰多年的贝卢斯科尼年事已高,又逢米兰已陷入10多年亏损因此,出售是最佳选择。但这或许只对了一半。

事实上,老贝从AC米兰身上得到了太多,无论政治还是经济收益,他的家族产业以百亿欧元计算。但如今老贝已经无法再从AC米兰身上获得投机收益,于是嫌弃这个俱乐部每年耗掉他太多钱,决定将其出售套现。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意大利警方对雏妓案的调查,实际老贝玩女人每年也耗去很多钱。但他却不愿掏钱给前妻生活费。据相关媒体报道,贝卢斯科尼从建筑业到传媒业起家,实际一直在沿着投机的路子走,这和传统的工业资本家有了清晰的路线区别。

当然,建筑和传媒也是实业,和纯粹空手套白狼的资本运作相比,投资成分还是比投机多一些。但投机心理也决定了老贝家族和米兰的关系,他绝对不可能像森西一样耗费家财去养俱乐部,也不会像阿涅利家族一样坚持尤文图斯必须是家族企业传统的一部分。因此,AC米兰的今天实际是一个投机资本家失去投机空间以后的结局,一个被抛弃的昔日宠儿。

由此当然也可以预见中资收购AC米兰的前景:哪怕中国财经媒体证明李勇鸿就是一个罪犯,老贝也会坚定不移地把AC米兰卖给他。因为这是到目前位置付钱最爽快的一个潜在求购者。老贝要的就是钱,付钱给他就可以把AC米兰拿走,这是投机到最后抛弃时所剩的唯一目的。

接下来的话题是,李勇鸿要把AC米兰搞成什么样?

这要取决于前期的炒作力度(投机所需)和持续投机的空间大小。很显然,要想在中国股市上把一个盈利很艰难的意甲俱乐部炒作成持续受热捧的概念股,非常困难。

但不能排除的是,按照李勇鸿之前事迹的惯性思维,他或已设计好捞到油水后撤退的路线。简单说,捞一把就走。在短短两三年内,浓缩版地重复老被在AC米兰的投机模式。

据相关媒体报道,如果AC米兰最终能在中国的股票交易所挂牌上市,那么李勇鸿作为投资方将赚到庞大的投资回报。

[责任编辑:孙景波 ]

责任编辑:孙景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