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派球队凯尔特人玩转社交媒体 NBA商业新时代到来了


来源:懒熊体育

原标题:当老派球队凯尔特人也开始玩转社交媒体,NBA商业新时代到来了 波士顿——也许你还留恋旧时的波士顿花园(Boston Garden),想念那里难言平整的场地,那时约翰&

原标题:当老派球队凯尔特人也开始玩转社交媒体,NBA商业新时代到来了

波士顿——也许你还留恋旧时的波士顿花园(Boston Garden),想念那里难言平整的场地,那时约翰·哈夫利切克(John Havlicek)和拉里·伯德(Larry Bird)都还穿着超短裤打球。即便如此,绿军全部17面总冠军旗帜仍然飘扬在新球馆——北岸花园球馆上空,讲述着体育界最具标志性球队的故事。

但我并不打算回顾历史。

我反而想知道NBA是如何成为了体育界的Netflix。Netflix利用流媒体服务重塑了娱乐产业,如今,球员们在用几乎同样的方式深刻影响着NBA联盟的体育商品交易。

 

E1.jpg

 

▲凯里·欧文(Kyrie Irving)11月16日率领凯尔特人战胜勇士队,赛后欧文为球迷签名

詹姆斯、杜兰特和欧文等球员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内容经常引起轰动。NBA联盟和球星们在Twitter、Instagram、Facebook、Youtube和Snapchat等社交媒体平台贡献的内容量令人惊叹。联盟表示,本赛季到目前为止,这些平台上的内容共有十亿次点赞和转发等操作,高光集锦和球员声明共有二十亿次观看浏览。

凯尔特人队变得时尚,没人有意见,波士顿城的人们勇于突破也没有问题。最近,《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的连载板块讲述了这个城市种族问题的历史与现状。凯尔特人队并不像亚特兰大老鹰队和波特兰开拓者队那样,懂得充分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

然而,即使是一贯保守的凯尔特人也在努力追赶潮流。

“表面上看,我们是一支传统的老牌球队,”球队主席里奇·格萨姆(Rich Gotham)说,“但实际上我们十分懂得与时俱进。”

维克·格罗斯贝克(Wyc Grousbeck)领衔的球队管理层,是由退伍军人组成的私人投资者。十五年前,管理层花费3.6亿美元买下了凯尔特人队。他们不仅想要再赢得一面冠军旗帜——上一次夺冠是1986年——还要改变球队发展的停滞,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技术总监格萨姆负责定位球队的消费人群,增进他们对球队的好感。这使得投资者和科技人员能够参与NBA球队建设,参与联盟管理。

他们的目标是让NBA的关注度超越NFL,当然也是为了赚大钱。凯尔特人输球的时候,球票采取“动态定价”,也就是要降低球迷们的观赛成本。球队赢球时,管理团队会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体育分析峰会(MIT Sloan Sports Analytics Conference)上展示其运筹帷幄对于球队成功的重要作用。

凯尔特人队管理层,包括整个联盟的管理人员都明白,这一代球员身材之强壮,速度之快,天赋之强,远超之前的球员们,这对管理层来说是最宝贵的财富。球员们也非常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歌曲品味,时刻关注社会热点。

 

E5.jpg

 

▲联盟中不乏时尚先生与社交媒体达人,德拉蒙德·格林(Draymond Green)便是其中一员

况且,这些球员正当使用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年纪,渴望向他人展示自己的品味和见解。

“我们这些球员有思想,有社会责任感,精通电子产品。”格萨姆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做自己。”

想象一下NFL爱国者队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Robert Kraft)在波士顿这座城市说这番话,杰里·琼斯(Jerry Jones)在达拉斯说这番话,或者任何NFL管理人员说这番话的场景。

在周日对阵白宫所在地球队华盛顿奇才队的比赛中,勒布朗·詹姆斯穿着一双黑白搭配的鸳鸯鞋,鞋身写有“equality”(平等)字样,而NBA联盟官员对此并不介意。随后,他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这双球鞋的照片,很快获得了一百多万个赞。

 

E3.jpg

 

▲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在对阵华盛顿奇才的比赛中穿着一双黑白搭配的鸳鸯鞋,鞋身写有“equality”(平等)字样

为了扩大球星影响力,联盟定期在Twitter上发布节目,在Facebook上直播比赛,在Snapchat上发布高光集锦。

彼此合作不仅让更多人发声,提升了话语权,也让球员在场外得到了更多关注。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教授,科技、政治和社会学专家拉梅什·斯里尼瓦森(Ramesh Srinivasan)说:“要知道NBA是一项黑人主宰的运动,因此,你会听到一些不寻常的观点,这些观点涉及到公民权利和平等。联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这些球员,所以就干脆支持他们,给他们做宣传。”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那时的NBA还在担心黑人太多会影响其关注度。2005年,那时的NBA还为了杜绝嘻哈文化颁布了着装规定。

如今,德雷克(Drake),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和Chance the Rapper(美国芝加哥新锐说唱歌手)经常来到场边献唱,他们的歌曲也经常在场馆内播放。

 

E2.jpg

 

▲Chance the Rapper到芝加哥公牛队现场观看比赛

据格萨姆透露,数以亿计的NBA球迷中,35岁以下的占到46%。我儿子马上13岁了,每天早上都要在Snapchat上看昨夜比赛的高光集锦,在YouTube上看两小时浓缩成20分钟的比赛精华。

球员们大多非常善于,也乐于利用更宽广的平台。詹姆斯的社交账号共有9660万粉丝,他经常发布一些生活趣事,比如他和队友在纽约地铁上的视频,与粉丝一起互动。

欧文的Instagram非常活跃(拥有1100万粉丝),位列NBA球员榜单前十,而且他的举动经常引起轰动,比如上个月对阵篮网队比赛结束后,他将自己的球衣球鞋送给了两位在布鲁克林服役的美国女兵。他也很了解社交媒体在商业推广上的作用:他发布了一段Kyrie 4系列战靴的视频,鼓励球迷们继续打造最棒的自己。

 

E4.jpg

 

▲欧文在上月对阵篮网队比赛结束后,他将自己的球衣球鞋送给了两位在布鲁克林服役的美国女兵

他的队友杰伦·布朗(Jaylen Brown)在Twitter上发了一段视频,里面记录了自己从车里跑出来,隔扣路边无辜篮球少年的过程,这是在参加今年社交媒体上很火的“开车暴扣挑战”(Drive-By Dunk Challenge)。25岁的欧文和21岁的布朗可能都还在摸索与粉丝互动的方式,但毫无疑问有不少人渴望看到他们的动态。

格萨姆说:“比赛的文化隔阂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无法忽略,但对于现在这一代球员来说不是问题。”

格萨姆认为,社交媒体宣传在不同方面均收到了成效。尼尔森公司数据显示,本赛季通过ESPN,TNT和NBA TV等电视平台观看比赛的人数上升了32%,平均每场观众数量达到140万。今年九月,亿万富翁蒂尔曼·费尔蒂塔(Tilman J. Fertitta)花费22亿美元买下了休斯敦火箭队,打破了NBA球队收购价格记录。

凯尔特人队这样的老派强队都能放任球员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内容,这有利于商业发展,对NBA未来发展更是颇有益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The New York Times,原文作者为Joe Drape。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