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到欧洲顶级俱乐部踢球的诱惑,谁能抵挡得住?


来源:黄健翔谈

从欧洲球队包揽了俄罗斯世界杯的四强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讨论欧洲足球在发展过程中渐渐体现出的一家独大对于世界足球发展,究竟是更好还是不好。很显然的是,欧洲足球对于全世界范围的深刻影响,减弱了世界杯上不同风格足球的对抗。

四分之一决赛中,有两场是南美同欧洲的对抗,单独看这两场比赛的话,有偶然因素,卡瓦尼因伤缺阵,让乌拉圭队的实力严重受损,而巴西同比利时的那场,比利时门将库尔图瓦有惊险扑救,巴西队有几个疑似点球没有判,终场前奥古斯托还错失了好机会,那个球要是进了,比赛将进入加时赛,比赛的胜负的确非常微妙。

但欧洲球队已经连续4次夺得世界杯冠军了,之前3届的冠军分别是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四强中欧洲球队也占优势。单独某场比赛的胜负,可能是由某个细节决定的。中长期的趋势,恐怕不能完全用巧合来解释。兴衰和波动的背后有一些基础条件在发挥作用,存在一些必然因素。

最关键的是,欧洲的足球产业在全球遥遥领先,他们整合了全世界的资源,将世界各地的资本、球员、管理人才、广告赞助,都收入囊中。这种资源的流动往往是不平衡的,有的人躺着挣大钱,有的人拼命干但只能喝汤。乌拉圭作家加莱亚诺觉得非常不公,他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拉美,被切口的血管》,在书中控诉欧美国家掠夺拉美的自然资源,压制拉美的民族工业。南美的足球产业也是如此,留不住人才,好多俱乐部在盈亏线上挣扎,他们能培养出球星,但无法打造出一个繁荣的、可持续发展的联赛,足球不仅无法促进经济发展,反而因为欠薪和球场暴力成为政府的累赘。

欧洲俱乐部源源不断地从南美引进足球人才,将他们过早过度地欧洲化,把你变成了我,变成我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基地,导致的后果是,一些美洲球队失去了个性,踢得像欧洲球队,连球员的个人技术特点乃至性格也越来越欧洲了,迎合市场出口导向的代价就是失去自我,失去了那些欧洲不会产出,却特别能克制欧洲的独特个体。

巴西的后卫和前锋在欧洲非常受欢迎,但巴西现在缺少能传球的、有创造力的拖后中场,早年的法尔考和塞雷佐都脚法出色,他们不光会防守,还能用传球将全队调动起来。这样的球员巴西现在很缺,卡塞米罗和费尔南迪尼奥都是专门防守,偶尔插上射一脚。上一个具有传统风格的高水准后腰,可能是塞纳,他是以脚法和位置感见长,可惜被西班牙挖走了,随西班牙队夺得2008年欧洲杯。

这种短缺跟巴西足球的人才培养有关,也涉及到欧洲球队的要求。2002年巴西队夺得世界杯,队中有两个专职防守的中场球员:克莱伯森和吉尔伯托·席尔瓦,此外还有因伤退出的埃莫森,早年闯荡意甲失败的万佩塔。按照当时欧洲足坛的主流战术,这样的中场球员大多被工兵化了,达不到要求的就被淘汰,比如万佩塔,刚到国际米兰时豪情万丈,“是罗纳尔多派我来帮助大家的!”但他很快就灰溜溜地走人了。埃莫森在德甲时进攻很活跃,因为德甲竞争不那么激烈,等他到了卡佩罗手下,被一步步改造成铁腰,唯一进步是学会了犯规但不吃牌,进攻才能退化了。类似的是阿根廷的马斯切拉诺,在南美时,他能积极参与进攻,上演过人如麻直捣黄龙的好戏,等到了巴萨,他只能老老实实地踢中后卫。

更明显的例子出现在非洲,非洲职业足球的发展程度还不如南美,所以更容易受摆布。米克尔出道时踢的是10号,到了切尔西,被安排踢防守型中场,专心拼抢和拦截。这就是曼联球探费农所说的“迪奥普模式”,从前在欧洲取得成功的非洲球员,通常身材高大、体能出色,所以欧洲球队就以此为模板,到非洲挑球员时只找类似的。年纪很轻就登陆欧洲的球员提高得更快,成了更大牌球星,从而把这种特点带进国家队。

欧洲足球不光影响了南美球员,还影响了南美的教练。本届世界杯上,巴西队的主教练蒂特是典型的欧式教练,他有点邯郸学步,丢掉了巴西足球的传统。他多次前往欧洲观摩和学习,学会了欧洲球队的整体组织,在他的指导下,巴西队的战术水准高于其他南美球队,所以踢世界杯预选赛的时候,能实现降维打击,非常轻松地提前出线,但是到了世界杯赛场上,跟经验丰富的欧洲教练和欧洲强队交手时,蒂特暴露出了不足。输给比利时的那场是战术上的完败,马丁内斯的三处调整都非常有针对性,都收到了效果,而蒂特沿用了自己惯用的阵容和打法,迟迟无法做出调整和应对。本届世界杯的几支南美球队,只有秘鲁踢出了早年南美足球的味道,球员做动作时有想象力、无拘无束,节奏的变化出人意料,他们上一回参加世界杯还是1982年,这些年几乎与世隔绝,所以保留了自己的风格。

在世界杯赛场之外,世俱杯原本是欧洲和南美的对抗,双方曾经势均力敌,但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欧洲球队早就占据了压倒优势,联合会杯上欧洲球队派出二队也能轻松夺得冠军。

这些事实表明,过度的趋同和融合,正在逐步消灭足球世界原有的多姿多彩,消磨了鲜明个性,压缩了年轻球员野蛮生长的空间和时间。球员早早接受体系化的训练,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员,导致人能力下降,特点消失,千人一面。本届世界杯运动战得分如此困难,比赛观赏性下降,均源于此。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许当南美人重新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踢球,去培养发现寻找人才的时候,他们才能在世界杯赛上跟欧洲人对抗,才能让世界足球走入下一个更加多元有趣的发展螺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