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曾冲宋世雄哭诉:睡觉腿都抽筋,真不想干了,但我舍不得
体育

郎平曾冲宋世雄哭诉:睡觉腿都抽筋,真不想干了,但我舍不得

2019年12月07日 13:10:58
来源:818体育

12月7日消息,80岁的央视著名体育解说员宋世雄,虽然退休已久却一直关注着中国女排,最近女排世俱杯在浙江绍兴举行,宋老也来到现场关注两支中国球队的比赛,并且聊到了老朋友郎平和陈招娣。

宋世雄1939年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是中国第二代体育解说员,也是第一代体育名嘴张之的徒弟,1960年起担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体育评论员,1984年调入中央电视台,40年体育记者生涯,他也用高亢激昂的解说声音见证了中国女排五连冠的辉煌历史。

据宋世雄回忆,60年代,中国女排实力还很弱,“连朝鲜人民军的女排队都打不过。”

1978年,中国女排主教练袁伟民带队参加曼谷亚运会,决赛输给了日本队。赛后的总结会上,袁伟民冲队员们说,“咱们到底是上,还是下?如果上,回去好好练;如果下,现在就解散!”

也正是在那届比赛上,宋世雄第一次认识了郎平,为了突破对手的拦网,郎平每天承受1万公斤的重量级训练,超负荷训练让她吃不下饭,爬不了楼。决赛前,郎平为了增强腿部力量,让队医站在她的脚上踩来踩去,“她当时疼得直掉眼泪,但她咬破了嘴唇,也没有喊叫一声。”

正是这种卧薪尝胆的劲头,让中国女排在1979年香港的亚锦赛上击败了日本队夺冠,这也是中国队首个大赛冠军。

夺冠后,袁伟民接受宋世雄采访时却说:“我们在冲击奥运冠军的路上,刚走了一半。现在就算胳膊断了、腿断了,也要上!”

1980年5月上海举行的友谊赛上,中国女排以3-0击败老对手日本队。赛后,袁伟民却将队员们叫到球场,“为什么3局球开局时我们都落后了?我看还是轻敌,骄娇二气。什么时候把情绪练上来,什么时候训练结束。开始!”

宋世雄回忆,当时已经是晚上22点34分,中国女排一直加练到零点才结束。

练得最苦时,郎平对宋世雄说:“一天集训六七个小时,晚上睡觉腿都抽筋。有时候真是不想干了,但是我真舍不得……”

宋世雄评价郎平表示:“郎平当年就很有头脑,她‘铁榔头’的绰号还是我给起的。比赛中,只要一看到郎平举起双臂,我就知道这球打稳了。所以那时候给她起了个绰号,叫‘铁榔头’,没想到这个绰号后来传遍了大江南北。”

宋世雄认为,郎平当年打球善于动脑子,打吊结合运用很娴熟,所以当教练后取得成功是水到渠成。

宋世雄还谈到了陈招娣,他表示,陈招娣一直是女排练得最积极的队员,他举了两个故事。当年老女排在福建漳州训练,场地是沙地,一天苦练之后,队员身上全是沙子,擦伤是常事。一次,陈招娣见教练袁伟民把脱下的毛背心放在场边,于是调皮的她穿上了身,"你不是让我翻滚嘛,我就穿着你的背心滚个够!”

还有一次训练太辛苦,陈招娣却硬扛着,一天下来练吐了两次,第2次因为没请假,还被袁伟民批评了。

陈招娣退役后,曾经和宋世雄搭档解说过很多排球比赛,宋世雄夸她思路清晰,2008年奥运会郎平和陈忠和的“和平大战”,“之前媒体炒作很凶,‘和平大战’的字眼多次出现,因为当时郎平在美国队执教,她是中国百姓喜爱的排球名将,但又是中国队劲敌的主教练。最后还是招娣帮我准确把握了解说方向。”

陈招娣2013年不幸因病去世,去世一周年之际,宋世雄特意赶到绍兴参加陈招娣特藏馆的开馆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