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进的双遗体育,宜宾和成都双遗两场马还敢如期举行吗?
视频

冒进的双遗体育,宜宾和成都双遗两场马还敢如期举行吗?

2020年04月05日 22:01:22
来源:江湖马拉松

国内疫情的走向让人丝毫不敢松懈,国外疫情的势头让人心惊胆颤。此刻,马拉松似乎不是一个适宜的话题。

作为一名跑者,按自己的计划,今年上半年很可能会有七八场马要跑,疫情来临后,我在一场一场地“缩减”自己的计划,直到完全放弃。

毕竟,马拉松属于人员密集型,跟疫情防控背道而驰。总不能为了自己的一点爱好,就不管其他一切,满眼里都是希望马拉松快点回来,我自己能痛快地跑吧!

一场马拉松,会耗费巨大的社会公共资源。过去和正在进行中的疫情防控,耗费了国家、城市大量的社会资源,对很多行业,甚至没来得及喘口气。这个时候,跟他们讲,马拉松来了,你们再加把劲,行不行?

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敢于喊出以最快速度恢复办马拉松的,是没有公心的赛事运营商,是不讲政治的地方政府。这样的行为,一旦出现差池,对于整个中国马拉松行业,影响绝不是今年日子怎么过的问题了。

3月31日晚国家体育总局紧急叫停马拉松赛事的公文,刹住了这股带有冒险性和赌博的势头。

大家都知道了,马拉松距离回到我们的视野,还有一段距离,是多远,视疫情而定。

很想跑

作为一个“依附”着马拉松的公号,“马拉松江湖”很单一,只说马拉松,有比赛,有话题,才有关注度,才有存在的价值。

为此,我也一直保持着参赛频率,很多东西,需要你从比赛中寻找、感悟,产生的文字方有说服力。在年初跑了大鹏新年马和厦马后,我已跑了49场马,接下来也安排了紧密的参赛计划。

已确定的有三场马,3月22日的清远马,3月29日的罗马马,4月5日的巴黎马。除此之外,博润体育新推出的长江系列赛,我一直保持着关注,上半年有枝江、石首两站,在计划当中。中体体育新拿下的海口马、广东省内及周边的多场赛事,极大的可能会选几场去跑。

哪场会是我的第50场?春节后,二月份没参赛计划。按照惯例,海口马会在3月1日举行,要跑的话,就是它了。不跑的话,就有3月15日的长江系列赛宜昌枝江站。再有意外,那一周后的清远马很合适,这是一个我从首届一直坚持跑的马,有些情感在内。

当一月下旬疫情开始爆发后,武汉封城,钟南山讲,大家坚持两周,别出门。我就想,二月还有一个月,三月的比赛应该不会受多大影响,仍然在做着参赛的梦。

二月中旬,两周过去后,没见到好转,那就再两周吧!此时,我隐隐觉得,国内比赛悬了,那就将第50场放在罗马吧,也挺有纪念意义的。担心的是,出境意大利和法国,会不会有麻烦。因为已有国家限制中国部分区域的旅行者了。

这样的梦做了没多久,三月份后,国内疫情逐步好转,国外开始了,3月1日的东京马这个白金标都缩小规模了。

国外疫情来势汹汹,反倒觉得国内是最安全的了,国外是真不敢去了。后来,罗马马今年停办,巴黎马延期到10月18日。

国外两场马没戏了,再回过头来,专家说四月底可以摘口罩,琢磨着上半年或许还会有零星比赛。遗憾的是,三月中下旬一来,输入病例来了,这是一种连国家都无法掌控的局面,理智告诉我,今年上半年,没赛事了。

即便有的赛事敢恢复,说实话,你敢去跑么?马拉松重要,还是健康重要,命重要?

干着急

3月中旬,国内有些地方的疫情数据已是多日为零,看上去是安全了。于是,有些赛事就乐观地将赛事定在5月,准备大干一场。

“马拉松江湖”对此密切关注,3月13日的《都在观望中,黄山歙县这场马凭啥就敢确定5月开跑?》曾提出质疑,文章最后说:

有一点可以确定,马拉松啥时候可以办,绝对不是赛事组委会或运营商可以决定的,要看国家的防疫进程。

憋了这么久,大家都想跑马“透透气”,可这真不是急的事,你说呢?

3月22日,双遗体育搞了场健康跑,这是一个大胆尝试。比赛只有1000人规模,且限定本地化,风险相对可控。

就此现象,“马拉松江湖”3月24日的《双遗马健康跑到底有啥示范作用?》进行了评述,结论是:

全国没有彻底清零,马拉松就难以走向前台,这不是谁着急、大胆就能提前的。真要是国外疫情恶化,我们也难以独善其身,马拉松根本没有理由会回来的。

远的不说,目前谁讲5月就能放开跑的,你敢信么?

很快就被“打脸”了!四川多场赛事都宣布五月份跑,代表性的是双遗体育的两场赛事。一个成都双遗马,从3月22日延期到5月17日,一个宜宾马,定的就是5月2日,照常。

田协领导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鼓励赛事主办方在当地政府同意、相关方案成熟、不违背国家规定的前提下,安全有序地开始举办一些小型跑步活动。

但我依然不认为五月份办赛会是一个好的选择,3月27日又推送了《四川掀起五月办赛潮,是真的“勇士”,还是乱来?》一文。

这是篇跟当时风气“唱反调”的文章,在一片为四川赛事叫好、佩服其勇气可嘉的欢呼声中,我也犹豫过,说,还是不说。

微言不足道,就当是自己的一个发声吧,其实说得很严厉了:

此刻,马拉松多点稳重、保守,是对自己好,也是对整个社会好。否则,一旦着急忙慌的比赛中,引发疫情新问题,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是毁灭性的!

大型马拉松赛事,要耗费很多的社会公共资源。在疫情尚未过去,或者刚刚过去就迫不及待地要办赛,往大了说,是不讲政治,往小了说,是拉着整个行业为自己的“任性”买单。

说不好听点,简直就是瞎搞,唉……

急叫停

我心中多少有点“忐忑”,自己的出发点,考虑的不是“私利”,因为我很想马上就跑第50场。我也迫切期待着马拉松重启,心中另外一个“小人”占据了上风,一直在说些大煞风景的话。

支撑我思考的:一,马拉松是什么?二,为什么办马拉松?

当然,处在不同层面,对于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不一样。必须承认的是,马拉松是依附着国内经济环境的稳定、社会生活状态的正常。马拉松在国内为什么十年前不火,这几年火爆得一发不可收拾?不是马拉松本身的魅力,而是国内大环境使然。

在这波马拉松热潮中,诞生了一大批赛事运营商,他们为国内马拉松赛事品质的提升,做出了卓越贡献。中国马拉松是政府主导,很多地方政府对于马拉松尤为热情,也直接促使国内产生了一批优质赛事。

几年发展,国内马拉松已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运营商类似一个承包商,从政府手里拿到赛事后,将各个部分分包出去,服装、奖牌、搭建、服务……相关行业均从中获益不少。

甚至有些新产生的行业,完全就是马拉松附属物。比如计时、报名、摄影等等,都能从赛事中分得一杯羹。

眼下,马拉松一日不恢复,这些行业就都受着或大或小的影响,有的生存都成了问题,当然希望马拉松快点恢复。

疫情已经对国家和整个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此,在各地疫情好转后,复工复产便成了重点。这是影响国家正常运转的大事,即便有风险,也得承担。

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先行,第三产业先候着,马拉松不会率先进入复工复产程序的。

任何时候,你都得清楚自身的位置,你想想,这边厢,一线城市如临大敌在防输入,那边厢,有些地方欢天喜地在办赛事,合适么?

凡是皆有度,有时就是无形的,你不会触碰,便不会遭到反弹。

3月31日晚,国家体育总局一纸公文,“今后一段时间内,马拉松等大型活动、体育赛事等人群密集活动暂不恢复。”

这是给一时热闹的五月办赛潮,一盆冷水。注意,不是田协这个行业指导单位发的,而是体育总局这个行政单位发的。总局再往上,是什么呢?

影响大

这个通知,我是当晚七点多看到的,当时就引发热议。

很多群里,有人说,在总局官网找不到,假的!有人说,权威媒体没报道,不可能真的!有人说,通知都给足协、篮协而没田协,不合常理,P的!

大家这么想,也是因为,都想看到符合自己想法的东西,一旦不符合,便有问题。事实是,没过多久,从各个渠道都印证了,是真的。

很多业内人士说,这个通知,是对马拉松行业的重大打击。这样的理解,有失偏颇。

是的,本来不该有这个通知的!马拉松需要视疫情,一步一步地恢复,你3月22日搞了场千人健康跑没问题,绝不意味着3万+、4万+的赛事一个月后就能办。

客观来看,运营商和地方政府,大都想尽快恢复马拉松,甚至包括田协也在内。但是参赛选手的全国大流通造成的潜在后果,大家只能凭借良好的祝愿说,各方面严格控制,测量体温,不会有事的。

一场赛事,如果事后发现了一例确诊者,造成的恶劣后果,乃至是一座城市无法承受的。遑论运营商的利益,一些政府领导的意志了。

无因便无果,若不是一些赛事都要在5月登台,相信体育总局也不会“出手”。通知一出,“一段时间”谁也说不准,却给马拉松的恢复增添了额外的难度。

双遗体育做赛事也有多年,不能说不专业,其运营的宜宾马,去年还办了个测试赛,有些招数看得出来,十分用心。在眼下这样的背景下,将自己的两场赛事在5月推出,显得过于冒进了些。

双遗的背后是万达体育,双遗也可能是“背锅”的。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双遗的做法,都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马拉松行业。

让人不解的是,不管是成都双遗马,还是宜宾马,对总局的通知一点也不“敏感”。目前仅仅停止报名,并未宣布赛事延期,莫非他们还在观望中,期待着赛事如期举行么?

也许,他们真有这样的胆子,不妨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