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体育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2020年05月14日 12:41:06
来源:凤凰网体育

2011年年初,李玮锋结束在韩国的留洋生涯,意外的选择了加盟天津泰达,9年前的他一定不会想到,后来自己会决定把家安在了这座此前和自己没有过太多交集的北方城市,更不会想到自己和这座城市的足球产生了这么多故事。

2015年7月,李玮锋突然宣布与天津泰达提前解除合同。随后,权健与泰达的合作关系彻底闹掰,权健转而收购了天津松江。9月,李玮锋在刚刚被权健收购的松江出任副总经理,火速开启了职业球员退役后的新生活。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2020年5月11日,李玮锋在个人微博上发长文与天津天海告别。2019年,因为投资方权健集团涉嫌非法传销,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改名为天津天海。退役后,李玮锋给自己定下的职业方向是职业经理人,最终告别时的身份却是一线队教练组组长。

似乎,每当权健或天海出现危机时,李玮锋总能像救世主一样,以各种身份挽狂澜于既倒,奇怪的是,短短五年,李玮锋至少三次被管理层架空,职责几经变化。在天海陷入解散风波的这最后四个月,李玮锋做了很多事,说了很多话,但最终没能再一次扮演英雄角色。

中国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归根结底,是资本搭台,各路神仙轮番唱戏,当资本决定撤场,没了舞台也就没了戏唱。

“天海,告别了,足球,还会继续,所以,就不那么伤感地说‘再见’了。”这是李玮锋告别微博里的最后一句话,他在权健的这段经历很难用成功与否去简单定义,于他个人而言,能够在退役后的第一份工作中遇到那么多的故事,既是不幸,也是幸运,也需下一个舞台正在等着李玮锋,那个时候的他会更加长袖善舞。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虽然权健足球在历史上最终只存在了短短五年,但无论是球员还是俱乐部工作人员,真正从头到尾经历了全部的人屈指可数,其中就有李玮锋。在此期间,他虽然一直保留着俱乐部副总的身份,但具体负责的工作几次发生变化,甚至三起三落都不足以概括。

一起·一落

2015年7月,权健对天津松江完成收购,在宣布收购成功的新闻发布会上,李玮锋并未现身。8月底,因战绩不佳,松江一度面临降入中乙联赛的危险,俱乐部原总经理李微奇突然请辞,两天后,李玮锋出现在团泊足球场,正式出任副总经理,主要负责一线队事务。2015赛季,天津松江最终完成了在中甲保级的任务,这家俱乐部才得以顺利进入到权健时代。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2016年,权健足球的第一年,权健足球的第一位主教练是巴西人卢森伯格,而李玮锋以中方管理团队核心的角色兼任领队。在赛季开始前的备战期,双方就发生了不少矛盾,甚至已经惊动到了束昱辉,但当时一场正式比赛还没开踢,束昱辉必须站在卢森伯格一边。赛季正式开始后,起步顺利的权健却很快陷入麻烦,甚至出现多轮不胜的局面,球队层面的矛盾也越闹越大。5月,张效瑞顶替李玮锋出任一线队领队,李玮锋随即不再继续插手一线队事务,改为负责青训工作。这是他在权健第一次被拿下。

李玮锋的离开并没有解决权健的问题,随后球队依旧难求一胜,不胜场次累积到7轮,冲超俨然就要变成一个笑话时,束昱辉选择了换帅。在返回巴西后,卢森伯格曾经公开表示,自己和李玮锋一直在做着斗争,甚至认为李玮锋联合部分球员在抵制自己。对于这番言论,李玮锋本人没有回应过,束昱辉则表示不相信卢森伯格会说这种话,更有趣的是,2018年,束昱辉曾邀请卢森伯格回到天津观看了一场权健的中超比赛。

二起·二落

卢森伯格离开后,卡纳瓦罗接过了权健的帅印。在2016年下半阶段,虽然名义上李玮锋没有回归一线队,但实际在暗中已经开始帮助卡纳瓦罗协调很多事情,最终权健完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夺得中甲冠军实现了冲超目标。2017年,在卡纳瓦罗的要求下,李玮锋重返一线队第二次担任领队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2017年,权健在自己的中超处子赛季成为了一支现象级的球队,他们拿到了中超季军,获得了亚冠资格,而另一方面卡纳瓦罗和束昱辉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束昱辉为球队扔出了真金白银,但球迷们却把功劳都记在了卡纳瓦罗身上,球队的出色成绩,加之身上散发出的个人魅力,卡纳瓦罗当年俨然已经成为权健的教父人物。除此之外,卡纳瓦罗私下的一些做法也让束昱辉感到很不舒服。后来,卡纳瓦罗选择重返广州恒大,他和权健到底是谁抛弃了谁一直是个悬案,实际上,这段外界看来的天作之合,在续约问题上早已经是郎无情妾无意的状态,广州恒大的出现只是加速了双方分手的决心。在这段时间里,夹在中间的李玮锋日子过得也很难受。

2017年11月6日,在那场光怪陆离的欢送迎新会上,当卡纳瓦罗带着标志性的微笑转身离开会场时,在坐球员们脸上却写满了沮丧,更尴尬的是李玮锋,卡纳瓦罗走了,他却哪也去不了。在中间那张桌子上,坐在束昱辉身边的是新主帅保罗·索萨,而球队也有了新领队,那就是后来引起巨大争议,如今在深圳佳兆业担任总经理的丁勇。不算后来权健集团被查,这一天就是权健足球的一个转折点。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李玮锋第二次被调整出一线队,球队刚刚拿到中超季军,自己却再次被拿下,对此李玮锋很难接受,他惟一一次向束昱辉请辞就在此时,束昱辉提出挽留,并让他去负责组建权健体育产业公司,当然,这个公司到最后也没有出现。

三起·三落

2018赛季,权健两线作战,亚冠一路顺风,国内赛场却举步维艰,加上此前引援失败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走到台前仅仅5个月的丁勇饱受批评,此时,束昱辉再次想到了始终赋闲的李玮锋。那个赛季,李玮锋第三次出任一线队领队,权健在亚冠淘汰广州恒大,闯进了八强,但也很快止步,中超联赛的成绩也迟迟没有起色,始终深陷保级区,除此之外,在球场外又发生了维特塞尔离队,莫德斯特叛逃等事件,随后保罗·索萨“下课”,束昱辉找来了韩国人崔康熙,而老帅的助手朴忠均作为先头部队来到权健,并且最终带队保级。

2018年的圣诞节,丁香医生的一篇文章将权健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快权健集团因涉嫌非法传销被立案调查,束昱辉也进入了看守所。2019赛季,权健改名天海,因为再无力支付崔康熙团队的高额年薪而与韩国人提前解约,紧接着俱乐部被当地体育局和足协托管,沈祥福团队空降一线队,而李玮锋又一次被调整出一线队,这次作出决定的则是托管组。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在李玮锋三起三落的过程中,他也产生过离开权健的念头,也询问过其他俱乐部是否有合适的岗位,但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于是,他只能选择隐忍。

危急时刻救火队长

虽然自己定下的职业方向是职业经理人,在来到权健最初,引援和球队管理也确实是李玮锋的主要工作,但他与更高层面之间的信任却看上去非常脆弱,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多次起起伏伏。但是,事实上李玮锋从头至尾没有离开过这家俱乐部,而且屡屡在关键时刻出山充当救火队长。最近的一次就是上个赛季。

2019年,投资方被立案调查,天海进入被托管状态,球队的组建完全失去自主权,教练组空降,张修维、刘奕鸣两位最有潜力的年轻球员被卖掉,包括外援在内的新援全部是被租借而来,这支临时拼凑的球队没有目标,没有方向。赛季开始后,看上去尚且兵强马壮的天海成了人见人欺的弱旅。随着成绩一再下沉,国家集训队的计划也随之搁浅,托管小组逐渐放弃管理权,改为监管。当时束昱辉一案还处在调查阶段,他给俱乐部的信息是全力保级,重新掌权的天海俱乐部管理层于是请回了去年带队保级的朴忠均,还有和他曾经合作过的李玮锋第三度出山。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不过,这一次情况不同,背景不同,两人的合作也不再像半年前那样精诚团结。朴忠均接手后,天海的成绩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反弹,反之他与球员之间的矛盾逐渐升级却频频被媒体曝出。倒数第六轮中超,天海主场0比3不敌北京中赫国安,继续位列降级区内。随后,联赛进入间歇期,本以为天海可以在这个时候好好总结以作最后一搏,结果却是媒体突然密集爆料朴忠均也天海球员关系决裂,已无再修复的可能。

对于俱乐部管理层和托管小组来说,此时共同的目标依然是成功保级,对一家没有明确未来,甚至很可能赛季结束后就消失的俱乐部是不可能吸引来任何一位教练员的关注,此时唯一有能力也有意愿站出来的只剩下了李玮锋。

2019年十一期间,天海宣布朴忠均下课,因为没有职业级教练证,李玮锋只能担任教练组组长,刘学宇担任名义上的主教练,李玮锋还找来了自己的圈内好友郝海涛担任助理教练。在最后五场中超,天海取得两胜一平两负,李玮锋比前两任主帅多赢了一场球,但最重要的是,天海保级了。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这段时间的李玮锋成为了天海球迷心中的英雄。他在赛后对着看台上球迷大喊,“我会和你们坚持到底的,我绝对不会放弃”;他在一场热身赛后,将已经准备坐大巴车离开的球员叫回更衣室,在镜头下言辞激烈的批评球员们作风散漫;他在球队成功保级后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一度哽咽,这些画面成了天海在球场上最后时刻给人们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带头大哥无能为力

2019赛季结束,天海完成保级,但快乐持续的事件并不长,关于俱乐部的存亡很快就成了一桩悬案。而李玮锋没有选择急流勇退,虽然刘学宇此后辞去主教练职务前往贵州辅佐王新欣,教练组只剩下了三个人,但李玮锋继续以教练组组长的身份在冬训期间带队去海口、去困难集训,靠着自己的人脉,他带来了张成林、王小乐和姜嘉俊三个球员,也许在他看来,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才是最重要的。有媒体报道,天海被举报有可能退出时,李玮锋还接受了不少媒体采访,质问究竟举报了什么,并且表示俱乐部绝无退出的想法。但是,当郑达伦、裴帅被卖到深圳佳兆业时,李玮锋心里才确定,天海的前途恐怕没有他自己判断的那么乐观。

结束在昆明的被迫封闭集训后,李玮锋回到了天津,回到了俱乐部,此时他才对俱乐部转让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但这件事情确实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之内。在此之后,李玮锋能做的只有安抚球员,带队正常训练。

“救世主”李玮锋这回也没招了,未来的他何去何从?

四个月来,天海球员先后三次发表了公开信,李玮锋的名字出现在后两次的信上,一次是万通由收购改为赞助,球员向中国足协表态,俱乐部可以自筹资金打完整个赛季,希望中国足协予以准入,最后一次是在已经得知万通确定退出谈判之后,球员们向中国足协表态,愿意在体育局托管之下,球员可以自筹资金,如果经营遇到困难,球员们可以放弃部分甚至全部薪水,保证不会中途退赛。

这被看作是天海球员最后一搏的公开信却完全经不起推敲,也不符合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而且只有寥寥几个一线队球员签字。有很多媒体也在质疑这份公开信作秀成分更大一些,但在天海确定解散之后,沉默已久的李玮锋再次密集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说到这封公开信,李玮锋表示是大家想到是否可以借鉴西甲埃瓦尔俱乐部的模式,通过众筹或者其他方式延续俱乐部的生存。

这样的解释,你可以理解为是签字的这些人自救的大胆尝试,透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和悲凉,而换个角度,以职业经理人自居的李玮锋,到了最后关头明知无能为力之际,做出的反应还是褪不去带头大哥的色彩。

李玮锋在权健足球的这五年确实很难用简单几句话去总结。他从头至尾陪伴着这家俱乐部,但从始至终似乎都没有得到过绝对的信任,他的角色几次变化,到了后期甚至变得越来越模糊。

也许还是他自己的理解最为准确,李玮锋说,就像深圳欠薪、武汉退赛,这些事情对他都是一种“眷顾”,让他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再次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