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马拉松崛起的秘密,藏在校园赛事与体育教育里
体育

日本马拉松崛起的秘密,藏在校园赛事与体育教育里

2020年05月26日 21:20:00
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全球马拉松都在停滞中,我们不妨把眼光投向别处,看看邻国日本在马拉松方面文化与成绩,是什么样的跑步教育,能让他们拥有前赴后继的马拉松后辈人才。

当今日本马拉松领域里,90后人才占据半壁江山,例如大迫杰、小椋裕介、设乐悠太等,都是当今佼佼者,源源不断的人才输送,是与全社会的跑步文化与教育相关。

文 / 黄梦婷

编辑 / 宋鑫宇

2020年东京马拉松,在一片争议中,只举办了200人规模的精英赛,抛开舆论部分,马拉松领域里高手云集的日本选手,本土选手表现仍然是十分抢眼。

大迫杰再次刷新日本全国纪录,用时2小时05分29秒,成绩是第四名,高久龙则是以2小时06分45秒成绩获得第八名,上门大祐、定方俊树也都在2分07之内。值得一提,日本此次有10人跑进了2小时08秒之内,要知道中国选手的历史最好成绩也只是2小时08分15秒。

2020东京马拉松日本本土选手的成绩记录

虽然在马拉松项目上,非洲军团几乎形成了垄断态势。来自肯尼亚的基普乔格,更是已经突破人类在马拉松上极限,跑进「2小时」大关。但日本人也靠着勤奋、以及浓厚的跑步文化,在奥运会、世界六大马拉松的赛场上都实现过登顶,而被称为仅次于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马拉松第三强国。

濑古利彦,在1981年的波士顿马拉松夺冠。他在1978-1988年间曾获得11次马拉松比赛冠军,极好的成绩大大推动了马拉松在日本的发展(图/Matthew Muse)

这一次,我们想通过一场关于汗水、青春、友情的日本高校跑步比赛——箱根驿传,来了解日本通往马拉松强国之路中,都付出过哪些努力和教育。

逆转与坚持,堪比漫画的日本校园赛事

若说起美国校园体育的代表性赛事,NCAA的疯狂三月无疑是所有人的首选。而对于校园体育文化同样盛行的日本,除了我们熟知的高中足球大会、棒球甲子园,还有代表着日本高校跑步文化的「三大驿传」。

所谓的「驿传」,其实就是一项长跑接力赛。如今随着大迫杰坐稳日本长跑第一人的王位,其出身的「箱根驿传」也成为了三大驿传的最高峰。

而箱根驿传是以接力形式完成从东京到箱根之间的折返跑步赛事。就像甲子园是所有日本棒球高中生的憧憬一样,「箱根驿传」则是整个关东地区大学跑者心中最神圣的赛道。

因此「箱根驿传」发展至今,参加队伍从最初的4支增加为23支。不过要想挤进这23支队伍中,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箱根驿传,至2020年已经有百年历史

除了在前一年大会上取得前10名的大学,可以作为「种子学校」直接获得参赛资格,其他关东地区所有满足参赛条件的「非种子学校」则需要在预选会上挤进前11名才能获得参赛资格。

最后学校未能通过预选会,但个人成绩突出的选手,将被组成关东学生联合队参加比赛,但不能参与受赏。

全程217.1公里里程的「箱根驿传」,一共分为10个赛段,每个赛段需要分别由一名不同的选手完成。也就意味着每个队伍至少要有10名选手,不过正式比赛时可报10名正选队员+最多6名替补队员,比赛中最多可更换4名选手。

十个区间地势路段不尽相同,需要教练根据选手特质来做安排。被称为花之二区的第二赛段,由于距离最长,一般来说各队王牌选手都会出现在这里。

而魔王五区,因为海拔高低差为874米,还需要考虑高低起伏变化、气温骤降的困境,很是考验选手耐力。

箱根驿传十个区间路线图

代表每个学校参赛的十位选手,会因为肩带上佩戴那条印有学校名字的接力带,而变得荣辱与共。在2019年的箱根接力赛中,就上演了堪比漫画情节的逆转、坚持、遗憾的故事。

赛事规定,参赛队伍如有一人退赛,整组队伍都将会失去参赛资格。但是在去年比赛的开始30秒,来自大东文化大学四年级选手新井康平,和另一位选手相绊后摔倒在地,造成左踝扭伤,但是他挣扎爬起,继续坚持,带伤跑完了21.3公里,完成接力后,他就瘫倒在地。

关乎学校集体荣誉,忍着伤也要跑完

有逆袭,当然也有遗憾。为了尽快恢复交通路况,组委会有个略显残酷的规定,当一个队伍落后于第一名20分钟后,将不再戴上学校的接力带,而是组委会准备的白色接力带,下一名选手无法接到印有学校的接力带,对于队伍来说,就是耻辱。今年,日本体育大学差21秒没能完成交接,第九区的选手倒地痛哭。

2020箱根驿传比赛,日本体育大学的接力带断掉,这份带着学校的荣誉没能继续传递下去(图片源自CCTV-5《东京行动》纪录片)

种种充满热血的故事自然也成为了剧本的最佳灵感,三浦紫苑以箱根驿传为基础架构的小说《强风吹拂》,刚一问世就成为了人气作品,之后根据其改编的漫画、电影也纷纷成为了即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同名改编漫画在豆瓣更是获得9.6高分评价。

同名小说改编的动漫《强风吹拂》,是一个讲述箱根驿传的跑步故事

百年历史,耕耘几代跑步后浪

自从1920创立至今,「箱根驿传」已经有百年历史。集中在元旦期间的比赛日期,也让一边吃年饭、一边看直播成为日本人渡过元旦的重要娱乐消遣方式。

据日本电视台NTV统计,2020年、2019年,箱根驿传直播收视率分别为28.6%、32.1%,2018年全国收视率也仅次于俄罗斯世界杯、平昌冬奥会和红白歌唱大赛。

之所以箱根驿传能成就日本狂热的跑步文化,特立独行于全世界,筛选出一代又一代的跑步高手。就不得不提到这项比赛的创始人,被誉为被称作「日本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

高中毕业后进入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现筑波大学)的金栗四三,校长正是一年前刚刚获选为国际奥委会的第一位亚洲委员,有「柔道之父」之称的嘉纳治五郎。

自黑船来航以来,各国对日本政治的干预甚至占据了主导地位,与精神文明层面被压制对应的,则是体育能为人们提供暂时的和谐美好。

1896年,看到由日本人组成的新桥棒球队战胜了美国水手给日本人带来的自豪和骄傲,嘉纳治五郎意识到虽然体育不能完全摆脱国际关系和种族等等,但这也是当时日本所迫切需要的。

因此嘉纳治五郎除了规定柔道和剑道为校内必修科,又鼓励学生参与网球、足球、游泳和田径等等,这些项目对明治时期的日本人而言仍然是非常陌生的运动项目。

正是在大学期间,金栗加入了田径队(陸上競技部)。

1911年11月,斯德哥尔摩奥运选拔赛上,金栗四三以2小时32分45秒打破了马拉松世界纪录(40公里多赛道),不仅成为了日本首届奥运会上唯二的参赛选手之一,更是日本奥运历史上的首位旗手。

只不过首次参赛的金栗四三最终被没能完成比赛,回国之后他不断地从自身参加奥运的失败经验中反省,箱根驿传就是在这种「让日本马拉松走向世界」的不断期许中诞生。

不过延续百年的历史,以及极高的关注度还不足以表达箱根驿传的伟大,其最恐怖的一点在于:能在箱根驿传获得好成绩的选手,日后都更容易成为优秀的马拉松选手。

从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从箱根驿传走向奥林匹克的运动员有来自17所大学的69人,参赛项目大多数都是以马拉松和长距离赛跑为主。

2019年东京马拉松精英选手的111名日本籍选手里,就有78位选手在大学时期参加过箱根驿传,比例达到70.3%。原本为2020东京奥运会准备的日本国内奥运选拔赛(Marathon Grand Championship),筛选出来43位日本顶尖马拉松选手,几乎都是历代箱根驿传训练出来的好手。

2018年2月东京马拉松上,以2小时06分11秒打破尘封16年之久的日本兼亚洲记录的设乐悠太。

同年芝加哥马拉松上,以2小时05分50秒夺得男子全马季军,创造新日本记录和亚洲记录的大迫杰。

甚至以业余跑者身份,2018年取得波士顿马拉松大满贯的冠军,世界上完成次数最多的(78次)、成绩跑进2小时20分钟以内的马拉松选手川内优辉,无一例外都是出自箱根驿传。

箱根驿传延续百年的精神,以及为日本输送源源不断的后辈跑步人才,都足以证明其在日本跑步史中的地位。

至今,还生生不息的「箱根驿传」,依旧是日本马拉松人才培养的摇篮。

教育到文化,跑步成日本全民运动

时至今日,箱根就像是所有日本跑者的成人礼 ,不仅为日本马拉松的发展提供了可观的后备人才,也使得日本跑步文化深入人心。

到2014年,日本每年跑一次马拉松以上的有986万人,每周跑一次马拉松以上的有550万人,根据总人口1.27亿计算,日本每23个人当中就有一人每周跑一次马拉松以上。

日本人能不断突破亚洲记录,全民对跑步都有高涨热情,这是在长期的教育和方便的公共设施中不断进化的结果。

2020年1月2日早上5点半左右,人群挤满了箱根驿传的起点,观众就是想看到鸣枪开跑的那一刻(图片源自CCTV-5《东京行动》纪录片)

自幼儿园开始、到义务教育,还有大学的箱根接力精神,以及城市道路上方便的跑步服务站,为日本跑步传播不断添加成长土壤,再到为了鼓励精英化选手出现,日本田协规定打破日本国家马拉松记录的人,将会获得1亿日元奖励,这又不断刺激日本职业跑者突破自我。

自小就培养孩子对跑步文化认同,在日本学校里,长跑是最普及的运动项目,幼儿园就开始接受冬季耐寒训练,还要参加冬季耐力跑大会,不同年龄的跑步长度也不一样,3岁孩子跑400-800米,5岁就要跑1200-2000米,有些幼儿园还有在寒风中裸跑的传统,来达到体育训练的目的。

曾在国内刷屏的日本幼儿园学生在寒风中赤裸上身锻炼的组图

有了群众基础的跑步运动,在日本文化创造领域,也成为了一道独树一帜的风景线。倘若再回顾上世纪九十年代经典日本动漫作品,《樱桃小丸子》《蜡笔小新》里的小朋友,都有参加马拉松大会的情节。

经常看日本电视剧的观众,肯定会对剧中的主角们动不动秀一下跑步实力感到熟悉,中国剧迷甚至把这个行为称之为「日剧跑」。

日剧跑,成为日本电视剧里最有代表性的情节

社会知名人士也对跑步有着痴迷。日本著名小说家村上春树写过一本《当我开始谈跑步我在谈什么》,讲述自己参与马拉松比赛的经验历程,还有漫画家高木直子也出版过《一个人去跑步》,描述自己参加马拉松比赛的故事。

日本是一个匠心民族,而跑步则是一个非常考验耐力的运动,符合匠心精神,日本「传奇跑者」濑古利彦也表示,「马拉松和日本人身上的农业文明气质很契合,种地需要用心耕耘,要跑马拉松也是一样,必须日复一日坚持,才能获得最终成果。」

成立于2007的年东京马拉松,仅用了6届赛事,就成为世界六大满贯赛事之一,也是日本马拉松文化的一个结晶

从前,日本人用武术来考验耐力,如今,马拉松继承武术衣钵,成为风靡全国的一项运动,日本人不断突破亚洲记录,甚至一场跑步接力赛都能延续百年,这与全日本对跑步所代表的耐力、坚持的守护有着密切关系。

一定程度上来看,箱根驿传是推动日本跑步文化延绵不息的动力,跑步文化,又体现着民族性格,环环相扣,铸就了日本马拉松竞技与文化的繁荣。

与日本的跑步教育、文化相比,我国还尚未有与之抗衡的百年校园跑步赛事,不过随着国内跑者对跑步文化的呼吁,还有中国田协也着手高水平选手以及马拉松文化发展的问题进行改革。

笔者相信,假以时日,中国马拉松,也将会孕育出属于中国的跑步文化新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