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从雪场到青训,中国冰雪产业“跑”起来了
体育

独家|从雪场到青训,中国冰雪产业“跑”起来了

2020年12月25日 15:51:50
来源:凤凰网体育

这个雪季比往年更不平凡。初雪飘起时,业界想起整个2020的起起伏伏,必定百感交集。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下,上一个雪季在本应创客流高峰的新春佳节的前夕,戛然而止。新一个雪季,中国滑雪产业重新上路,希冀收复失地。无论新一年年景如何,国内滑雪界始终秉承激流勇进、人定胜天的斗志。

疫情后的重生

中国雪场的发展,大致经历了竞技型雪场、发烧友型雪场、度假区雪场三个阶段。每达到一个新阶段,意味着中国滑雪产业出现了新的模式、加入了新的受众。

2020年的冬天,东北降温较早,立冬过后气温快速走低。东北雪场把握疫情后的“天赐良机”,以提早开启雪季来。松花湖在11月13日开板,比2019年早了三天。更快进入运营状态,对于雪场营收来说也有重大意义。

新雪季,中国滑雪市场还有一个新变化。国内疫情防控收效明显,然而国外病毒依然肆虐。对于过去更倾向于海外滑雪目的地的骨灰级雪友来说,今年只能在国内上雪。国内雪场有了一个为这批“意见领袖”制造刮目相看印象的机会。

雪场增加的客源,不只资深雪友。疫情压抑的大众出游热情,有望在农历牛年报复性反弹。梦幻般的冰雪世界,是不少游客的首选。

冬奥概念独有动力

北京冬奥会给冰雪运动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发展契机。

政策支持下,冰雪运动的推广以全方位态势开展。场地建设、装备生产为运动发展最好硬件准备,竞赛表演、体验活动、教育培训、校园冰雪、媒体宣传则将冰雪运动形象持续渗透到大众生活当中。再加上北冰南展西扩东进的发展策略,将经济较发达、但并非传统冰雪消费地区的华东华南,都纳入到全国冰雪发展的体系中。当这些新兴区域的消费力注入到冰雪运动中时,冰雪产业收获了全新的前进能量。

广州融创文旅“雪世界”

广州融创文旅“雪世界”

冬奥会为冰雪运动发展创造的另一个契机在于奥林匹克遗产。承办奥运的场地——包括已有的场地和专为奥运新建的场地——将获得奥林匹克品牌加成。未来这些场地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奥运会标签将成为场地吸引消费者的加分项。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两大标志性场地——国家体育场(“鸟巢”)和国家游泳馆(“水立方”)——奥运后成为旅客必到的北京旅游景点,即使场地设施并不是完全对外开放。而承办冬奥会的滑雪场地,则在完成办赛使命后将开门迎客,实在的雪上运动体验加上奥运光环,令冬奥会场地更容易完成“从赛场到景点”的转型。

自动播放

北京延庆小海坨山是高山滑雪和雪橇雪车项目的承办地。自2022年6月开始,小海坨未来25年的运营权,由万科集团与北控、住总、中建一局组建的合资公司共同执行。万科集团冰雪事业部合伙人、首席战略官李尧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谈及到冬奥会标签对雪场未来运营的支持。“合资公司将在小海坨冬奥赛区的门前小山,修建一座大众滑雪场。小海坨的滑雪场是冬奥遗产,大家都会觉得值得来看看,包括不滑雪的人,他们也会想坐上缆车,亲眼看看冬奥会的雪道的样子。”

有经济发展、消费升级作为背景支持,又有政策引导、冬奥概念作为直接推动力,中国冰雪产业被寄予厚望,将进入一个高歌猛进的阶段。

冰雪青训如火如荼

为实现冬奥会申办报告中提出的“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促进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不断提升,北京市滑雪协会用行动做出了最好的回应。

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向凤凰网表示滑雪运动最大的魅力在于不断地摔倒、爬起,这个过程可以锻炼小孩子们不怕困难、挑战自我的品格。从刚上雪场时的站不稳,到学会最基础的滑行,再到挑战更高级的雪道,最后可以从高级道上疾驰而下。在每次的跌倒、站起,再跌倒、再站起的循环往复中,孩子们的体格变得强壮,顽强的精神力量也随之增加。

为了让孩子们得到更为丰富的锻炼,协会举办了北京市青少年滑雪比赛,北京市青少年U系列比赛和北京市青少年滑雪锦标赛等等。通过这些广泛的赛事活动,可以让青少年冰雪爱好者有一个展示他们水平的舞台。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青少年夏季滑雪挑战赛。

自动播放

这个比赛已连续举办了5届,成为了全国性的一个品牌滑雪赛事,从目前来看也是全国唯一一个横跨夏秋冬三个季节的滑雪比赛。而且,每年会对此项赛事进行全程网络直播,点击量超过1个亿。孩子们在参加比赛的同时,家长、亲戚、朋友们都会通过直播观看比赛,这样不仅让孩子从比赛中得到锻炼,也间接地扩大了赛事的传播影响力。

对于那些获得名次的选手,协会不仅会当场颁发奖状、奖杯,还要将这些荣誉寄到孩子所在的学校。这样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学生和学校的荣誉感。试想,自己的孩子在全校师生面前被颁发奖状,这对孩子参与滑雪运动的激励和自信心的增强起到多大的帮助。

除了国内的赛事活动,北京市滑雪协会还曾组织孩子们进行出国交流访问。在身体得到锻炼的同时,交到了很多外国朋友,也拓宽了自己的视野,真正实现了体教融合。

在赛事活动方面,北京市滑雪协会起到了良好的榜样作用。而雪场、度假区方面,也有类似的案例。万科管理的北京西山滑雪场,也很重视发展青训项目。李尧向凤凰网介绍,西山滑雪场面积不大,落差也仅有100米,对硬核雪友来说吸引力有限。但就教学培训而言,西山反而有独特优势。西山有长1公里的雪道,在国内算是距离比较长,再加上坡度缓、场地方正,很适合做滑雪普及教育。

北京市内的滑雪场

北京市内的滑雪场

另一个明显优势是雪场距离市区近,就位于北京海淀区六环以内,堪称“家门口的滑雪场”。“它给整个北京市区的孩子们一个特别天然的场所,去做滑雪的初级体验和普及教育。”李尧说。西山目前与海淀教委合作,上万名小学生在雪季期间会到此学习滑雪。

短时间内,国内滑雪发烧友的增长曲线,不容易出现戏剧性的激增。所以罗力认为当前要为迎接下一代滑雪粉丝做准备。青少年培训将滑雪文化播种到孩子心中,日后这些孩子长大,就有望成为积极的滑雪消费者。“培养孩子滑雪、培养大学生滑雪,就是培育滑雪产业的未来。”

松花湖滑雪度假区

松花湖滑雪度假区

度假区在培训方面也有文章可做。以松花湖度假区为例,其初级道可滑行面积达35万平方米,比北京市区范围内除冬奥场地外的所有雪场总面积还要大,为新手提供很好的上手感觉。另外场内有两所专业滑雪学校,分别是松花湖滑雪学校和从日本引进的熊猫雪人儿童滑雪学校。

成长中的中国滑雪产业,远未到收割成果的时候。发展过程中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挑战,更意味着滑雪产业是一条长距离跑道,成功的终点绝非近在咫尺。然而在消费升级和冬奥概念的支持下,中国滑雪产业还是“跑”起来了。2020年的冬天,业界重新上路,也许将目睹产业发展的新篇章。

独家|从雪场到青训,中国冰雪产业“跑”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