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ball Leaks:在经纪人操作下库尔图瓦肖像权近乎零税率
体育

Fooball Leaks:在经纪人操作下库尔图瓦肖像权近乎零税率

2021年02月26日 13:28:30
来源:虎扑

虎扑02月26日讯 在本周初披露了关于皇马向位于开曼群岛的两家避税公司出售商业分成权益换取5亿欧元的赞助之后,Football Leaks昨天再次通过Info Libre披露了关于皇马门将库尔图瓦的经纪人是如何通过在海外的各种公司来帮助库尔图瓦进行避税,最终达到几乎零税率的效果。

Football Leaks披露,在2018年9月22日,也就是库尔图瓦加盟皇马之后一段时间,皇马总经理Jose Angel Sanchez收到了一封署名为库尔图瓦经纪人 Christophe Henrotay的邮件,邮件主题为“库尔图瓦的转会发票”,信中要求皇马支付200万欧元的转会佣金。JAS在收到邮件之后,立刻转发给下属,要求安排此事。

(库尔图瓦经纪人Christophe Henrotay)

而有趣的是,在邮件中Christophe Henrotay没有让皇马将这笔钱打给他在摩纳哥Edmond de Rothschild银行的个人账户,而是打给了一家名为Pilgrim Holland BV的荷兰公司,而根据荷兰工商部门的纪录,这家位于海牙的公司除了一个邮编地址之外,再无其他的明显商业活动。

在Pilgrim Holland BV的公司纪录中,只能查到一位叫做Tamara Alexandra Eleonora van Koppen-Wingelaar 的管理人员,这位van Koppen-Wingelaar女士,同时还是另外两家公司AB Laboratory Solutions BV 和Per Mare Per Terras BV的前任和现任名义负责人,而这些公司的共同特点是:没有明显商业活动,同时名下有多家受到遥控的公司。

继续回到最初的Pilgrim Holland BV,这家公司的背后同时也有它的控股公司:位于伦敦的World Image & Scouting Services Ltd,根据纪录,这家公司在2003年创立,而他的创始人恰恰是库尔图瓦的经济人Christophe Henrotay,现在这家公司一位会计和两名员工负责,这位会计的名字叫做Stephane Postiferri

Stephane Postiferri先生是一位注册在摩纳哥的银行家,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Christophe Henrotay的私人顾问,并且几乎过去10年所有Christophe Henrotay名下球员的重要转会合同上,都有他的签名。

Stephane Postiferri除去管理着位于伦敦的World Image & Scouting Services Ltd,同时还是 Global Assistance Services SACL Secretaries (Monaco) Limited这两家公司的主管,这两家公司,也是位于荷兰的Pilgrim Holland BV的主要股东。另外Stephane Postiferri先生还以利用在塞舌尔和英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帮助客户避税而在会计圈著称。

(库尔图瓦转会佣金受益方)

我们回到Christophe Henrotay身上,根据Football Leaks调查,除去荷兰的Pilgrim Holland BV,也就是最开始提到的皇马支付他佣金的公司,他还注册了一家公司叫做Foot Innovation Limited,而包括卢卡库,蒂莱曼斯,卡拉斯科等球员转会的佣金,都是打入这家公司。Foot Innovation Limited与Pilgrim Holland BV有着相似的结构,而且都由Stephane Postiferri管理。

另外,除去在伦敦和荷兰的公司,Christophe Henrotay还充分利用家族资源:比如他的同父异母兄弟Martin Henrotay就在摩纳哥注册了一家公司Vision Foot SA这家公司也是卡拉斯科与摩纳哥续约时,支付给Christophe Henrotay的100万佣金的受益方

Christophe Henrotay的父亲Roger Henrotay则在卢森堡注册了一家公司名叫Samart SA,这家公司在2017年蒂莱曼斯从安德莱赫特转会到摩纳哥的时候,成为了150万欧元佣金的受益方。

甚至还有一些完全与Christophe Henrotay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根据披露,在2017年蒂莱曼斯转会摩纳哥的时候,另外的620万欧元的佣金进入到了一家叫做Tanguillo BV的荷兰公司。

从表面上看,Tanguillo BV与Christophe Henrotay没有关系。但是在Christophe Henrotay与安德莱赫特的佣金协议上,他曾经将一个叫做John Willekes MacDonald作为受益人写入合同,而这位John Willekes MacDonald恰恰是Tanguillo BV的名义主管。同时,John Willekes MacDonald还在名义上管理着另外9家位于各种避税国家的公司。

(蒂莱曼斯转会佣金示意图)

说完荷兰之后,我们来到塞浦路斯:2018年6月Christophe Henrotay在塞浦路斯创立了一家BFI Agency Limited的公司,这家公司背后同样由多个公司控股。当标准列日球员卢因达玛转会加拉塔萨雷的时候,这家公司成为了佣金受益方。

不过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一次Christophe Henrotay吃了瘪:2019年9月,比利时财政部与检方就卢因达玛转会对Christophe Henrotay进行起诉,起诉的名义为“经营腐败,刑事犯罪,伪造文件”。

(卢因达玛转会佣金案件)

而有些黑色幽默的是,事发公司BFI Agency Limited最开始的名字叫做Pilgrim Sports Agency Limited,很眼熟对不对?这和接受库尔图瓦转会佣金的Pilgrim Holland BV几乎同名。

说完转会佣金,Christophe Henrotay在名下球员们的肖像权上也是设计了一套网络来实现利益最大化,纳税最小化。

Football Leaks披露了一份2018年1月,以库尔图瓦的父亲名义发给切尔西方面的邮件,其中非常明确的表示:“由于HRMC相关的事宜,我们已经要求Global Image SA停止发送相关发票,Global Image Right UK Limited,蒂博本人名下的公司,将收回全球范围内的肖像受益权。”

而在2018年8月,也就是库尔图瓦已经转会皇马之后,库尔图瓦的经纪人Christophe Henrotay又一次给切尔西主管Robert Hamblin发去邮件:要求将最后一笔关于耐克方面支付给切尔西的肖像权益重新转移到Global Image SA,并且标注“高度紧急”。

(库尔图瓦一家三代)

HRMC,也就是Her Majesty's Revenue and Customs,英国税务海关总署,负责所有的英国居民的税收问题。Global Image SA则是一家位于卢森堡的公司,Global Image Rights UK Ltd则位于英国本土。

要想解释这半年之内库尔图瓦肖像权受益权的反复横跳,就需要解释英超球员的肖像权益问题:根据英国规定,一些高收入特定人群,可以将自己的知识产权等收入分散在两家公司,一家在英国本土,至少20%收益,一家在海外,最多80%。

而英超很多俱乐部与卢森堡当局达成协议,很多的英超球员都将这80%的收益转移到卢森堡,这样,他们在英国本土的20%收益需要缴税29%,但是在卢森堡的80%那部分,就只有5.2%的税率,这也是一个优惠和吸引高水平人才的方式。

不过,库尔图瓦方面对此并不满足:根据Football Leaks披露,他们除了在卢森堡设立了Global Image SA这家公司之外,还在马耳他开了一家叫做了Alter Domus Trustee Services Limited的公司,这样当切尔西方面将来自赞助商的收入打入Global Image SA之后,Global Image SA又将这部分钱直接转入Alter Domus Trustee Services Limited。卢森堡实际上成为了中转站,而在来到马耳他之后,实际上基本上不需要征税。

但是在2017年夏天,英国税务海关总署宣布对高收入人群,包括高水平运动员的缴税进行规范,这使得库尔图瓦方面的套娃策略完全无法继续。所以在2018年1月收到新的一笔肖像权收入时,他们要求直接转入英国账户。而在2018年夏天库尔图瓦已经转会到皇马之后,避开了英国政府监察,他们重新开始了套娃。

(库尔图瓦肖像权收益示意图)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