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记者在乌克兰遭遇潜规则 一百美元全当买路钱

2012年06月09日 08:00
来源:重庆晨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诡异的故事情节,令人瞠目的讹诈,抵达乌克兰的第一天,我们就淋漓尽致的体会了一个“真实的乌克兰”。也许正如很多人所言,欧洲杯放到乌克兰举行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当然,这一切与足球无关。

“希望你们还能记得来时的路,拜拜”,这位英俊的乌克兰警察微笑着向我们告别,驾着他的本田车绝尘而去。而此时的我们,身在乌克兰Boryspil机场附近一个七拐八弯的偏僻地方,看着扬长而去的乌克兰警察,万千感慨加上些许的后怕涌上心头。当然,我承认这其中也多少带有一些刺激后的兴奋,刚刚这两个多小时里发生的一切,形容为一部谍战大片绝不为过,而这位乌克兰警察和他的同行们,则向我们展示了在其他很多国家恐怕都无法体验到的荒诞一幕。

“敬业”的乌克兰警察

因为是第一次到乌克兰,所以我们在入境时就遭遇了不少麻烦,仅仅是在入境检查口,就滞留了近两个小时。虽然我和天津的一位同行因为护照上拥有众多的各国签证记录而被提前放行,但另外四名同行却很是被折腾了一通,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通过乌克兰海关。当然,对于这样的遭遇我们倒是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毕竟是第一次入境乌克兰,而且人家即将举办欧洲杯,谨慎小心可以理解。

在走出Boryspil机场后等待出租车的时候,两位高大的乌克兰人又走到我们身边,神秘地掏出钱包里的证件,表明了“乌克兰移民局”官员的身份。随后,示意要抽查我们的护照和邀请函。但两名官员在检查完证件后,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等你们离开的时候,我们会再见面的……”当来接机的中国人Sasa替我们翻译了这句话后,我们大惑不解,签证和护照都没有任何问题,此话何解?当然之后我们就明白了,这是乌克兰警察对中国人特殊的“礼仪”……

原来我们被警察盯上了

在三名同行搭上一辆出租车离开后,我们和Sasa一起前往停车场,准备坐他的车前往市区的驻地。但在我们刚刚放好行李,一个看上去颇有几分影星气质的乌克兰男人又站到了我们车前,掏出了证件,这次不是移民局官员,而是乌克兰国家安全部的警察,依然示意我们出示护照和邀请函。Sasa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但看上去他很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看过我们的护照和邀请函后,这位警察表示要验证我们的邀请函真伪,然后走进了马路边的警察局,即便我们再三表示对这样频繁检查的不满,并表示我们由乌克兰大使馆发出的商务签证并无任何问题,但这位警察还是把我们四个人晾在了停车场。

大约15分钟后,这位警察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表情严肃的告诉我们邀请函有问题。当我们再三解释,如果邀请函有问题乌克兰大使馆不可能给我们签证。而且我们是为欧洲杯而来的中国媒体,理应得到礼貌的对待,不应该从入境开始就被连续纠缠,这位警察不给予任何解释,再次带着我们的护照和邀请函离开。

中国人成了他们的摇钱树

在等待这无厘头事件如何发展的时间里,Sasa向我们解释起这其中的玄妙。原来,过去这些年,有不少中国人到乌克兰做外贸生意或者打工,其中有部分中国人用钱买来邀请函后,到了乌克兰后就非法滞留。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很多乌克兰警察、移民局官员,却把这当成了新的敛财之道。他们并不严格按照相关的遣返法则,反而是收取这些非法中国居留者的保护费,有的是按月收取,有的是见面就查,而这些中国人也只能交钱了事,所以慢慢养成了乌克兰警察把所有中国人都当摇钱树的习惯。

谈话间,Sasa的电话响了,是他的一位老乡,同样是在乌克兰非法滞留了近半年时间,今天打算回国,结果在出境时遇到了麻烦,她按照“行规”在护照里夹了50美元,但却被出境窗口的官员把她的护照扔了出来,表示要按照规定罚款。Sasa非常熟门熟路的叮嘱这位老乡,“50块钱哪够呀,这帮人贪着呢,你至少得放150到200美金”。挂断电话后10分钟,老乡打来电话表示他已经“顺利出境”,让一旁的我们瞠目结舌。

而按照Sasa的说法,即便是拥有了乌克兰永久居留权的他,除了在基辅还能正常生活,到了更混乱的哈尔科夫和敖德萨等地,警察一样可以随时刁难他,“大多数时候都只能是塞一点钱给警察了事,从几十格里到一两百格里不等(“格里”是乌克兰货币,和人民币的汇率大概是100格里=80元人民币)”。在Sasa看来,乌克兰警察在一些中国人的纵容下,已经把在中国人身上随意敛财当成了主要的生财之道,“一般的乌克兰警察,一个月的工资不过3、4000格里,但他们很多的生活水准都不差,这其中就有不少是灰色收入,这已经是乌克兰警察公开的秘密。”

有理讲不清的抗争

在我们唏嘘不已的接受Sasa的“扫盲培训”时,那位警察先生第三次走到我们面前,扬了扬手中我们三人的护照,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只能是“公事公办”,首先我们得去警察局,不排除还要去法院的可能。就在我们愤怒的打算拍案而起时,Sasa拉了拉我们的衣服,示意我们冷静,然后对警察说“让我们考虑一下这件事情怎么解决”,警察先生再次离去。Sasa指着不停在机场内外频繁进出的这位警察说,“看来这位今天的‘业务’还挺忙的,今天应该有不少中国人入境乌克兰。”

对于我们的强硬态度,Sasa劝说我们“还是自认倒霉算了”,而且他也不会支持以及帮助我们和警察硬抗到底。“他们很可能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报复我,我还得留在这里做生意呢,可不想惹这帮警察。这些都是乌克兰的现状,你可以选择抗争,但最后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而且会耽误很多你的时间,我们就留在这个停车场过夜都很可能。”

在挣扎了许久之后,我们不得不向现实投降:首先没有Sasa的帮助,我们在语言上完全无法和警察沟通,几乎99%的乌克兰人都只会说乌克兰语或者俄语;其次,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市区办理相关的入住手续,同时还需要时间完成当天的稿件;最后,Sasa提醒我们,警察可以查到我们何时离境,届时必然有新的纠缠和刁难,甚至可能影响我们按原计划离开乌克兰,“这里的警察和移民局、海关的人都是一伙儿的,不达目的决不罢休,除非你们就决意和他们抗争到底,但这带来的麻烦将是无穷无尽的。”

一百美元的买路钱

半个小时之后,这位似乎充满无穷耐心的警察先生,第四次走到我们面前,在Sasa向他表明我们愿意“私了”后,警察先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示意“不在这里解决,你们跟我来”。

跟着这位警察的本田小轿车,我们离开停车场,驶上了机场附近一条偏僻的小路,七拐八弯走过一片非常荒凉的区域后,警察的车在一个看似废弃工厂的地方停下,掉头,驶到我们车旁。在Sasa向我们讲解了“市场行情”后,我们提出了一人一百美金的“解决方案”,警察先生满意的笑了,但依然很仗义的表示“这算是给了你们很大的面子了”。就在我们掏出现金时,这位警察忽然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示意我们停下,然后随手递过了一份报纸,让我们把钱夹在报纸中给他。然后如文章开头时的一幕,这位警察先生友好的向我们告别,之前的一切都因为这每人一百美金的“买路钱”而烟消云散。

在重新出发驶向基辅市区的路上,车厢内一片沉默。Sasa告诉我们,类似的纠缠与讹诈,几乎不会发生在欧美人或者日韩人的身上,“因为在乌克兰警察眼中,中国人是来捞世界挣钱的,而人家那些发达国家的人到乌克兰,是来旅游和花钱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滕海蛟] 标签:Sasa 格里 礼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