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女足冰封十年:饱尝内耗之苦 衰落早有迹象

2011年09月12日 09:09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郭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比赛第50分钟,小将尤佳替下28岁的老将韩端。半年前还因为腰椎有伤无法参加训练的韩端,完成了自己在国家队的最后一场演出。主教练李霄鹏给了韩端一个感激的拥抱,韩端已经决定在这场比赛之后退役。

赛后离开济南体育中心时,韩端脸上带着微笑:“尽力了,有点遗憾,但没有后悔”——自2000年12月进入国家队之后,韩端在国家队中熬过了中国女足最为艰辛的10年,这10年中,中国女足几乎与一切荣誉无缘,留下的尽是反思与自嘲。所以,韩端在想了想之后说:“我们就是铺路的。”

最后演出自我安慰

中国女足到达球场之后,听说朝鲜队以5∶0轻松战胜泰国队,拿到伦敦奥运会资格的同时,也消除了中国女足出线理论上的可能——5名主力队员被禁赛、靠“90后”队员担纲的朝鲜女足,在这次亚洲区预选赛中发挥极为出色,五场比赛三胜两平,所平两场一是对阵东道主中国队,二是对阵世界冠军日本队,其竞争力不言自明。

这使得中国女足本想奋力一搏的最后一场比赛显得无足轻重,日本队派出大量替补队员例行公事,中国女足则不知终点在何方,只是在济南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尽力地拼到终场哨响。

“不怪队员,我为她们感到骄傲,我也感谢她们,明知这场比赛没有意义,还坚持拼到最后。”主教练李霄鹏赛后很是平静,这原本就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只不过屡战屡败的中国女足要给自己找一个体面的出局台阶,“至少在精神上我们没有输。”

“精神胜利法”是目前中国女足的看家法宝,技战术层面的差距难以在短时间内弥补,李霄鹏只能不断让队员增强信心,“以勤补拙”。

“打平韩国和朝鲜队,输给澳大利亚队这三场比赛,我们本来都有机会取胜的,但比赛就是这样,我们只能接受被提前淘汰的命运。”李霄鹏说。

0∶1输掉这场出局之战并不会增加中国女足的难堪,从教练到队员从来不认为这支球队“一无是处”,只不过在决定性比赛中,中国女足也从来没有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事实上,中国女足赢得“铿锵玫瑰”的称号,也仅凭1996年奥运会和1999年世界杯的两场决赛——而这两场决赛中国女足均不敌美国队,十余年之后,中国女足不但相继与世界杯和奥运会无缘,就连亚洲杯也争不到前三。

十年倒退步步惊心

“实际上,2003年打完世界杯以后,女足的衰落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那时大家对女足的印象还不错。”一位参加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女足队员告诉记者,“2003年,刘爱玲和温莉蓉都退役了,中后场根本就没核心,后来孙雯也退役了,如果不是抽签好,女足连雅典奥运会可能都去不了。”

2003年,女足的颓势已经无法逆转,仅在亚洲范围内对朝鲜和日本两强队就难有胜绩,而2004年雅典奥运会,亚洲区只有两张出线门票,因此,时任中国足协女子部主任张建强在雅典奥运会预选赛分组抽签时“做足了功课”,让日本和朝鲜队同组“火拼”,而中国女足则从另一小组中脱颖而出——只是,“官方动作”只能让中国女足出现在雅典赛场,却无法延缓甚至改变中国女足战斗力明显下降的事实。

“第一场就被德国队打了个0∶8,感觉特别丢人。不过,队员们也都尽力了,那就是实力上的差距了。”尽管已是陈年往事,但那位女足队员回忆起雅典奥运会还是有些感慨,“那时候,组队就说锻炼年轻人,所以队里基本上都是20岁出头的,比如韩端她们,但要打比赛了,就重提保四争三,队员场上动作都是紧的,输给德国队以后能打平墨西哥队就不错了。”

现在想来,雅典奥运会更像是亚洲女足发展趋势的一个分水岭——那届中国女足“取巧”出线但被最早淘汰,日本女足则在当届奥运会中进入前八,一退一进已然显出差距。

“2002年我带队在武汉打日本队4∶0,赛后足协说赢得太少了,当时我就说,日本队已经有模样了,他们觉得我是在找借口,后来釜山亚运会我们和日本队打成2∶2,让朝鲜拿了冠军。”在2003年美国世界杯后“下课”的原中国女足主帅马良行告诉记者,2004年女足雅典惨败之后,就再也没翻过身来,“后来,2005年我第二次带国家队,多哈亚运会输给日本,一看人家就已经比我们强很多了。”

日本女足循序普及和发展的10年当中,中国女足却饱尝“内乱”之苦——马良行曾根据中国足协女子部的授意制定发展规划,但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女足依然每况愈下。

“大家可以数数这些年我们换了多少主教练,成绩大家也都看到了,谁带都一样,该赢不了球还是赢不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足主帅商瑞华谈到中国女足10年倒退时说,“这说明中国女足的问题不是国家队打比赛的问题,是没有一个人才培养体系的问题,我们现在还是靠几支专业队,每个月挣3000多元工资,再加上点训练补助,所以,从目前的情况看,领导重视,女足日子就好过点,领导不重视,女足就艰苦点。就这个基础,没法跟人家拼。”

校园足球尚不现实

“在俱乐部培养年轻队员”不但需要俱乐部和教练们足够的耐心,还需要管理部门发展规划的指引和政策的支持——以日本女足为例,尽管日本女足联赛当中半数球员尚不属于职业球员,只在本职工作结束后参加训练比赛,但日本中小学校际联赛为这些“半职业球员”打下了极为专业的技战术基础,“她们从小就在学校里接受正规的足球训练,高中球员水平就不低了,不比我们足校出来的差,而且日本不只一支大学校队参加职业联赛。这就是她们半职业化还能拿世界冠军的道理。”马良行说。

因此,强调“职业化”不是振兴女足的正确出路。相反,足球在中小学校园中的普及程度,才是让中国女足重新成为世界强队的衡量标准。

“刘爱玲那一代球员可遇不可求,她们那个时代有她们的发展规律,现在再那么干肯定不行了。”北京女足主教练王海鸣说,“不过,要想让足球在校园里得到普及,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实际上,男足喊了很多年进校园,现在也才刚刚开始有一点进度。所以,女足想在校园里普及很不现实。”

如果之前的一系列失利是中国女足在低谷徘徊的标志,那么连续与世界杯和奥运会无缘,则代表着中国女足将要面临长时间的冰封期,至少在两个奥运会周期之内,中国女足的整体实力不会发生“质变”。

“别说校园足球了,现在就连职业队的训练场地有时候都没法保证,基础问题解决不了,国家队出不了成绩。”商瑞华说,“这场比赛完了又该有几个队员退役了,国家队明年就一个亚洲杯,看足协怎么协调吧。”

按照国管部的说法,足管中心领导将在总结会后讨论中国女足是起用本土教练,还是寻找外教,“我们的标准就是找一个最适合我们的教练”,但无论是“土教”还是“洋教”,中国女足需要的是厚积薄发。

“我们已经意识到这是一场持久战了,哪怕用4个奥运周期,我们也会把工作重心放在打造青训体系上,还有教练员的培养。”足管中心副主任于洪臣说,“因为请外教只是针对国家队层面,我们必须培养大量基层教练,才能完成自己的青训计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庞洪涛] 标签:女足主教练 女足主帅 女足队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