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检方取消谢亚龙自首认定 称翻供将失去减刑机会

2012年04月25日 08:24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李铮 公兵 于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昨天上午9时,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原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受贿案。公诉机关指控谢亚龙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72万余元。上午的庭审结束之后,谢亚龙的辩护律师对记者表示,谢亚龙在法庭上称,自己曾遭受公安机关刑讯逼供,而且对公诉人提出的大部分指控予以否认。

利用职务谋私利

早晨7时50分左右,3辆警车把谢亚龙从看守所押至法院。当警车行驶至法院门口时,记者透过车窗只能依稀看到谢亚龙的背影。他穿着一件橘红色的“号服”,身形消瘦,头发花白。

8时多,谢亚龙的两位辩护律师抵达法院。此后不久,包括谢亚龙姐姐在内的两位亲属也匆匆赶来,他们与律师简单交流后便进入了法庭。

根据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内容,1998年至2008年,谢亚龙利用担任国家体委群体司司长、足管中心主任和受国家体育总局委派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全民健身器材采购、国足教练任用、球队晋级、裁判员推荐、比赛场地安排、足球企业经营和改制等方面的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折合人民币1727800元。

否认大部分指控

上午的庭审结束后,谢亚龙的两位辩护律师走出法庭。面对围上来的记者,其中一位律师高声说:“谢亚龙说他曾经遭受刑讯逼供,刑讯逼供是我国法律严厉禁止的。根据公诉人的指控,谢亚龙的涉案金额是170万多一点儿,但其中大部分他都予以否认,因为是在刑讯逼供的情况下承认的。”

该律师进一步说:“谢亚龙说他曾被扇耳光,被电棍击打,长时间不让睡觉,还光着身子被人浇冷水。而且,他的妻子也被扣住,有人让他配合。法庭上,公诉人问谢亚龙‘为什么要交代犯罪事实’,他说我要活下来,要对亲人说出真相,要让儿子知道自己是怎样一个人,如果不交代,就活不下去了。”

辩护律师当庭申请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并提供了相关的证据和线索,请法庭进行调查。一位辩护律师告诉记者:“法官问谢亚龙‘谁对你进行刑讯逼供了’,谢亚龙说出了3个警察的姓名,在此我不能透露。”至于谢亚龙的伤势如何,该律师称目前已看不出来。

公诉人撤销减刑

下午开庭前,谢亚龙的妹妹出现在法院外,她和记者说着说着便泪流满面。她说:“我哥哥现在被整成这样,我一直不相信,我真的从来没想过他会变成这样。我一直认为我哥哥是冤枉的,肯定是被人逼的。我相信他的为人,他平常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要求自己很严格,从来没有帮助过任何一个亲戚。”

下午的庭审从13时30分一直持续到晚上21时30分。谢亚龙的律师称,“谢亚龙中午没吃饭,身体很虚弱,几乎说不出话来,所以我们辩护人几次提出休庭,但法庭未予采纳”。

据记者了解,在质证阶段,谢亚龙认为公诉人提供的大多数书面的证人证言都是假的。

全部庭审程序结束后,谢亚龙的律师带着不解的口吻说:“法院应当去调查取证,提取审讯谢亚龙时的监控录像,应当可以看到他被打的证据。”该律师还透露,由于公诉人认为谢亚龙在法庭上的行为属于翻供,而之前他因为有自首情节,原本可以被减刑,但公诉人现在已将减刑撤销。尽管如此,辩护律师仍为谢亚龙作无罪辩护。本报特派丹东记者 高炜

指控

“才子龙”的“变异史”

他在北体大读研究生时被称为“才子”,他曾满怀热情想搞好足球,却兵败如山倒。他叫谢亚龙,昔日的足球高官,如今却涉嫌受贿罪,24日出庭受审。 从当初的“才子龙”到如今的“狱中龙”,谢亚龙短短三年的“足球生涯”发生了严重的变异,令人唏嘘的同时也为中国足球敲响了警钟。

1996年,时年41岁的谢亚龙就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群众体育司司长,可谓春风得意,但腐败就在这种得意下不经意而产生。起诉书称,谢亚龙在1998年5、6月间,利用群体司司长的便利,应时任青岛英派斯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爱国和副总经理石仲凯的请托,承诺在健身器材选购评审过程中关照该公司,为此,他先后11次收受对方的感谢费11万元。

2005年2月,谢亚龙调入足管中心担任主任。起诉书称,谢亚龙在2005年8月至2008年间,接受中国足协下属企业中国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总经理邵文忠的请托,为该公司的业务、企业转制及邵文忠的续聘等方面提供了帮助。为此,他先后收受邵文忠近31万元。

2005年10月,谢亚龙在南京收受江苏舜天俱乐部总经理张玉道所送的5万元,并承诺为江苏舜天队的发展和晋级中超给予关照。2006年中超联赛期间,谢亚龙接受山东鲁能俱乐部总经理康梦君的请托,在裁判员安排等方面对该俱乐部给予关照。最终,该俱乐部在2006赛季夺得中超和足协杯冠军。2007年4月间,他收受康梦君为感谢其帮助及求其继续关照所送的20万元。2006年8月17日,谢亚龙收受原上海联城足球俱乐部投资人朱骏所送价值人民币2万元的北京顺峰饮食酒店消费卡一张,并承诺对该俱乐部给予支持。2007年初,他又收受朱骏所送的20万元,并承诺帮助、支持朱骏获得上海申花俱乐部经营权。

2006年间,他帮助朱广沪留任国家队主教练,此后接受了朱广沪所送的感谢费5万元。而在2007年间,他推荐沈祥福担任广州医药队主教练,并承诺对该俱乐部晋级中超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此,他先后收受广州医药公司副董事长谢彬和俱乐部总经理宁智雄所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近32万元。2007年12月,谢亚龙收受足球经纪人温嘉庆所送的5万元,并承诺为中国国奥队主教练兼中国男足总教练杜伊科维奇续聘一事给予帮助。2007年中国足协招聘中国男足助理教练期间,谢亚龙为王宝山担任助理教练提供了帮助,事后接受对方感谢费10万元。

2007年间,谢亚龙安排中国女足等队伍在位于云南海埂的昆明体育训练基地进行集训。为此,他被控先后接受该基地主任王万钧的感谢费2万元。2007年中超联赛期间,谢亚龙在比赛裁判和场地安排上对长春亚泰队给予关照,该队成为当赛季联赛冠军,谢亚龙被控从俱乐部总经理刘玉明那里拿到3万元的“好处费”。

起诉书称,2006年,谢亚龙帮助耐克体育(中国)有限公司成为中超联赛赞助商。为此,他被指先后收受该公司市场部总监李彤共计折合人民币178400元。 新华社记者 公兵 于力 李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陈清扬] 标签:谢亚龙 自首认定 万大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