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足坛“黑哨”案细节曝光内幕惊人

2011年03月31日 03:05
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随着中国足坛“打假反赌”的步步深入,昔日足球场上风光无限的“金哨”“银哨”和部分前足协官员锒铛入狱。

近日,“新华视点”记者采访了身陷囹圄的张健强、陆俊、黄俊杰、周伟新等足坛“名人”,一场场足球交易的黑幕被揭开。这些“球场法官”的忏悔,让人扼腕兴叹,更引发关于“如何拯救中国足球”的思考。

“金哨”陆俊:

分不清守法和犯罪的界限,一切都等于零,甚至连零都不如

2003年11月9日下午3时,上海虹口体育场。中国足球甲A联赛正在上演同城大战,对阵双方是上海申花和上海国际。

之前的三次同城较量,上海申花未尝胜果。更重要的是,积45分、43分的上海国际和上海申花分列联赛前两位,比赛仅剩四轮,双方都为夺冠铆足了劲。

这一切,因赛前的一场交易,让比赛胜负似乎早早确定,也令冠军归属变得跌宕起伏。

参与交易的两个人物是:主裁判陆俊和中国足协女子部主任张健强。

两人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赛前两三天,张健强告知陆俊:给上海申花“关照”。相识20多年的老朋友陆俊心领神会:“行,我知道了。”

比赛在众目睽睽下进行,裁判不可能明目张胆。陆俊说,他主要是在严厉程度上对申花队予以照顾,“如果申花球员动作比较大,我会提示一下,要是对方队员,我该罚就罚了。”

比赛到60多分钟,刚被换上场的上海国际队球员沈晗因一个犯规,被陆俊直接出示红牌罚下,而之前对沈晗进行飞铲的上海申花队员则安然无恙。最终,上海申花以4∶1的悬殊比分战胜对方,从而跻身榜首,并最终赢得“末代甲A冠军”。

“一两周后,申花方面派人把钱送到我办公室,两人把钱分了,每人35万元。”习惯了“帮熟人忙”的张健强说。

“我对这项工作是喜爱的,为这项工作付出很多努力。”陆俊说,但不管你怎么努力,如果分不清守法和犯罪的界限,一切都等于零,甚至连零都不如。

陆俊坦言,自己从“金哨”变“黑哨”也有“体制原因”。他说:“我去国际上吹比赛,没遇到过被收买的事。为什么回到国内,吹完比赛就发生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还有一个氛围的问题,确实需要有一个监管机制。”

“银哨”黄俊杰:

唯一对得起的就是中国足协的那些官员

2009年10月24日晚7时,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倒数第二轮,广州医药队主场迎战青岛中能队。

对广州队来说,此役胜负一定程度上决定球队能否完成“保八争六”的目标。而拥有三名国脚的青岛队,仍有降级之忧。

比赛两天前,尚未接到中国足协执法通知的裁判黄俊杰,就接到青岛队有关负责人的电话,请求给予“关照”。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黄俊杰就接到时任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李冬生的通知,请他执法这场比赛并“关照”青岛队。

“领导安排我吹这场比赛,话说到这个程度,我怎么能以平常心去执法呢?”黄俊杰说,“我对广州队吹得严一点,对青岛队松一点。”比赛进行到73分钟,广州队主力球员徐亮打进一个任意球,被判无效。第85分钟,徐亮又与裁判发生口角,黄俊杰出示红牌直接将其罚下。

最终,本场比赛以0∶0收场。几天后,徐亮被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处以停赛5场、罚款2.5万元的处罚。黄俊杰“安然无恙”。

因为在这场关键之战中拿到1分,青岛队最终实现保级,而广州队最终排名第9,没有实现“保八进六”的目标。黄俊杰则成为2009年足球超级联赛三名最佳裁判候选人,并最终获得第二名。

“这样的‘官哨’我吹得比较多。”黄俊杰说,“按照足协领导的意图达到了目的,我也算完成任务了,对我也是解脱。”只是,“御用”裁判黄俊杰没想到,虽然得到暂时“解脱”,但最终却身陷囹圄。

“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球迷,唯一对得起的就是中国足协的那些官员。”面对记者的采访,黄俊杰泪流满面。

国际级裁判周伟新:

这场比赛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此后,我由一个主力裁判变成替补

2004年10月2日,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第14轮,沈阳金德队主场对北京现代队(现北京国安队),国际级裁判周伟新执法本场比赛。

赛前,金德队领队刘宏打电话给周伟新,请他给予“照顾”。上半场沈阳金德1∶0领先,比赛进行到第80分钟,金德一名球员在对方禁区摔倒,周伟新立即判给金德队一个点球。

北京现代队领队和球员都认为判罚不公,拒绝继续比赛。周伟新说:“我当时觉得,怎么会这样呢。感觉他们反应太大了,劝他们继续比赛。”

5分钟过去,北京队仍拒绝继续比赛,周伟新只好按照规则宣布比赛结束。这也成为中国顶级足球联赛第一场没有完成的比赛。

“点球是错判了。”周伟新说,为了履行和沈阳金德方面的“承诺”,当时自己的行为确实“草率”。

此事还引发北京现代与大连实德、辽宁中誉等7家中超俱乐部就规范中超市场运作、净化中超比赛环境等问题上书中国足协。但最终却不了了之。

事件发生12天后,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作出处罚:北京现代因“罢赛”被罚款30万元,那场比赛被判0∶3告负,还被扣除3分。周伟新则被停止执法当年剩余的8轮比赛。

赛后,沈阳金德方面给周伟新打来电话,对其进行“安慰”:没问题,我们给你20万。“这场比赛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此后,我由一个主力裁判变成替补。”周伟新说,2006年之后,他再也没出现在联赛球场上。

不担任裁判后,“有点茫然”的周伟新把精力转向赌球。2007年7月,英国曼联队在澳门与深圳队举行友谊赛,主裁是黄俊杰。赛前,他与黄俊杰合谋,下注深圳队先开球。最终他获利22万港币,拿出一半给黄俊杰。

面对记者,陆俊、黄俊杰、周伟新等人坦承,比赛中对特定球队“关照”,是业内常有的事。他们对各球队与足协领导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对领导的一个电话或一个短信,也心领神会。因此,他们往往被委派执法“关键性比赛”。

公安机关查明,俱乐部贿赂裁判的方式多样,有的找中间人,有的找裁判,有的则通过领导发话。具体因人而异,因场次而异。

俱乐部给裁判的好处也五花八门,如给钱、请吃饭、洗桑拿、买贵重礼品等,但大多数是直接给现金。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外人看来华丽的比赛背后,因为充斥着裁判导演的“不正常”,有时会被“明眼人”看穿,在足坛引发一场场“地震”。

时间是公平的。那些“打招呼”操纵比赛的俱乐部老板、足协官员也付出了代价。在纪检监察等部门配合下,去年年初,南勇、杨一民等中国足协前高层官员“落马”,去年10月公安部门又依法对谢亚龙、李冬生、蔚少辉三人实施逮捕。

观察

反腐扫黑能否让中超涅槃?

毫无疑问,2010年是中国足坛经历的最漫长最严酷的寒冬。在打假扫黑、反赌反腐的风暴中,两支中超球队因打假球而受到降级处罚,南勇、陆俊、谢亚龙等足协高官和名哨先后落网,一些国脚和俱乐部也牵涉其中。就在这一年,中国女足取得亚运会历史最差成绩并首次无缘世界杯,中国男足在亚洲杯和亚运会上输球又输人。

中国足球的问题不一定全部暴露出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积弱积羸的中国足球,沉疴宿疾彻底发作,困难与挑战汹涌而至。不过,挑战与机遇总在一起,中国足坛需要决心与尊严,尤其需要理智与务实,在谷底洗心革面重新开始。

前几年的中超联赛,一直饱受假、赌、黑等问题的困扰,投资者不断更替,赞助商越来越少,球迷在伤心失望中“珍爱生命、远离国足”。中国足球的衰落不能完全归咎于存在问题的中超,但中国足球面向未来的良性发展,必须以中超为基础,以反腐扫黑之后清风徐来、生机勃发的中超为基础。

今年初,国家体育总局先后召开了足球工作会议和联赛总结会议,中国足协随后颁布了新的“职业联赛俱乐部标准”和“职业联赛俱乐部审查和监管办法”。

无论对于规范联赛健康运行,还是对促进俱乐部健康发展,这些举措都具有积极意义。然而,这些举措还远远不能为中超带来清风与生机,更无法建立起让中超保持旺盛生命力的长效发展机制。

事实上,中超存在什么问题、应该怎样改革,不需要组建专家团队进行长时间的调研或争论。圈内人士其实有着专业而深刻的认识,而外界的建议也已说得自己都觉着无趣了。只不过,足协和俱乐部很多时候是在提口号、玩概念,一直不能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把事情做起来。

中国球迷也许不太狂热,但是诚恳而厚道。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能理智地接受主队的失败与挫折,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是早已知道比分的不真实、不干净的比赛。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如果反腐扫黑能成为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那么处于严冬之中的中国足球,只望春天不要太远。

(综合新华社报道)

专访

“现金,全是100元的”

——陆俊落马轨迹

19岁便开始足球裁判生涯,1991年成为国际级裁判员,是中国足坛唯一一名执法过世界杯的裁判,是什么原因让“金哨”变成了“黑哨”?不久前,记者对身陷囹圄的陆俊进行了采访。

记者:你从事裁判工作时间很长,能具体说说吗?

陆俊:1959年出生,1988年成为国家级裁判,1991年成为国际级裁判,2004年退役。

记者:裁判是赛场上的法官,对裁判最主要的要求是什么?

陆俊:我理解对裁判的要求有这么几条:保护运动员,公平竞赛,使比赛顺利进行。最近几年,国际足联又做出新规定,要求裁判要通过执法让比赛富有观赏性。

记者:你执法了总共不下200场比赛,舆论曾普遍对2003年上海申花和上海国际队的比赛存在质疑。赛前发生了什么?

陆俊:那场比赛前两三天,我到张健强(时任中国足协女子部主任,曾长期从事裁判管理工作)的办公室,他告诉我,这场比赛我是主裁,让“关照”一下上海申花队。

记者:“关照”的意思是什么?

陆俊:就是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不让申花队吃亏。

记者:你当时怎么答应他的?

陆俊:我说“我知道了”。他说这句话我就明白了。

记者:当时有没有金钱的暗示?

陆俊:这个有暗示,如果有赢球,申花队会有所表示。

记者:那场比赛很重要,当时上海国际积45分联赛排名第一,申花积43分排名第二。两队都想夺冠,又是同城大战,前三次比赛都是国际队赢。在比赛中你是怎样帮助上海申花的呢?

陆俊: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有电视转播,还有慢镜头播放,裁判不可能明目张胆去做,只能是态度、严厉程度上,尽可能让被照顾方感觉舒服一些,让申花队员感觉到心理上放松,有利于发挥。

记者:能否具体说说怎么把这个度拿捏好?

陆俊:比如上海申花队球员如果犯规动作比较大,我会提示一下,要是对方队员我可以不管,他们往往就会越踢动作越大,我该罚就罚了。

记者:有些报道说,如果你向着甲方,有时乙方刚形成进攻时候,你吹他几次犯规,这个攻势状态就变了。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陆俊:你说的是有利犯规掌握上,确实有这种情况。

记者:很多规则都有自由裁量权,松一点紧一点,对球队的影响大吗?

陆俊:应该有影响。是潜意识里的东西,压力之下,人会变形。你自己主观上想,我没有去偏袒谁,没有照顾谁,可能自己认为是公正的,实际上不可能。如果心里很干净,在判罚的坚决程度上,是不一样的。

记者:最终比分是4比1,上海申花达到目的。后来钱怎么给的呢?

陆俊:大概过了两星期,在张健强办公室,他把钱给了我。

记者:现金还是其他?

陆俊:现金,全是100元的。

记者:怎么给你的?

陆俊:装在一个纸袋里。

记者:多少钱?

陆俊:35万。张健强说他也有35万。

记者:这钱数可不少啊。

陆俊:当时心里也有所忌惮。2001年中国足球曾经“打黑”。

记者:比赛前要打点裁判,是不是成为一种风气了?

陆俊:确实有这种现象。

记者:不打点裁判会怎么样呢?

陆俊:有一些比赛,确实有不打点裁判就出现不利判罚的现象,客观上也助长了这种风气。

记者:打过招呼一般都给钱吗?

陆俊:有些打过招呼,比赛不赢也就不给钱了。

记者:花钱买平安,是不是有这样的意思?

陆俊:希望左右裁判的工作,从心理上买一个平安。

记者:你曾经是甲A十年联赛最佳裁判,中国裁判界的标志性人物,怎么看这种情况?

陆俊:现在再提这个,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够格,也没有资格谈论这个了。我没有能力抵御住金钱的诱惑,虽然也不能完全靠个人去抵御,但现实是我没有做到。

记者:但陆俊是“金哨”,你给别人的形象一直是公正的,别人吹“黑哨”可能还可以理解,把你的名字和“黑哨”联系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事。

陆俊:如果一个人能够一直保持这样,是最好的,但我没有做到。“黑哨”是事实,毕竟我收了这钱。

记者:你跟龚建平应该很熟吧。

陆俊:很熟。

记者:1994年甲A联赛开赛的第一场比赛,你是主裁判,他是助理裁判。他后来因为吹“黑哨”进了监狱。这件事对你有触动吗?

陆俊:触动很大。其实我一直在告诫自己,这种东西千万不要碰,但自己没能抵御住金钱的诱惑。

记者: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这样?

陆俊:这是自己做的,就应该承担法律的公正裁决。我对这项工作是喜爱的,我为这项工作付出很多努力,但努力不代表可以犯罪。一个人努力一生,到了最后成了这样,就如同你说的从“金哨”一下变成“黑哨”,当时喜欢我的人无法接受,我有时也解释不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

记者: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你走到这一步?

陆俊:我也在总结,觉得就是人的贪婪。吹完比赛大家挺高兴的,给点钱,没觉得违法。但我去国际上吹比赛,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为什么回到国内,吹完比赛就发生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还有一个氛围的问题,确实需要有一个监管机制。

表态

北京国安:总算还了我们清白

昨天,看了周伟新收受贿赂操纵比赛的报道之后,分管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工作的中信国安集团副董事长、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深有感触地说:“虽然这一天来得晚了一些,但总算还了国安清白。这证明国安当时被迫选择‘罢赛’不是无理取闹,更不是故意和中国足协叫板。”

时任国安队教练组组长的杨祖武目前仍在国安负责青少年培养工作。昨天,谈起国安因“黑哨”吃亏的往事时,他早已无当年的愤懑和无奈。“对周伟新等‘黑哨’的惩罚是公正的,而且也证明我们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们决定终止比赛,是觉得继续踢下去已无意义。我们是用自己的行为净化足坛,同时表达一种对赛场丑恶现象的态度。国安的牺牲是值得的。另外,希望足协今后加大对裁判的监管力度,健全各方面的制度与规则,防止出现类似的情况。”

本报记者 高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标签:黑哨 足坛 比赛 裁判 记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