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独家追问:转岗是变相恶心人 不评论篮协“扯皮说”


来源:凤凰体育

人参与 评论

“我是业务干部,从事篮球训练和教练工作三十多年,你让我当俱乐部副总经理这样的行政职位,这不是对我的侮辱,和对人才的不尊重、浪费吗?你不觉得他们做这件事有点变相恶心人吗?”

李昕(资料图)

北京时间7月29日,被解雇的李昕将与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在杭州西湖区劳动仲裁法庭对簿公堂。昨日,她发布了一份声明,介绍了事件的前因后果。随后,凤凰体育就声明中未阐述的问题进行了追问。李昕并不担心因为打官司而影响自己未来的执教生涯,“我不会为一百个不喜欢我的人而自杀,我也不会为一百个喜欢我的人而活着。”而对于篮协相关负责人的“扯皮说”,李昕则不作评论。【相关推荐:独家:保障性合同并非法律用语 球员工会只是镜花水月

采写/凤凰体育记者张宾

凤凰体育:你将浙江稠州银行送上被告席,在中国篮坛并不常见,期间经历了怎样的内心挣扎?

李昕:从4月27日出现这个情况,到6月3日提出劳动仲裁,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可以说是特别纠结的一个月。我一直希望能在双方彼此尊重、友好协商的情况下把事情解决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生活挺美妙的,生意不在仁义在,用不着对簿公堂,谁也不希望去打这官司。

但是就像我说的,做人得有做人的底线,做事得有做事的底线。首先,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严重违约,之后它再给我来个霸王条款。这触犯了我做人做事的底线,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李昕做人得有我的底线。

凤凰体育:你在声明中也提到了合同是保障性合同。我想再确认一下,合同中是否没有任何成绩约束条款?

李昕:合同里面指标是说2013年到2014年完成WCBA总冠军指标。但是,这个合同第二条还标明了冠军奖金多少,第二名奖金多少,第三名奖金多少。这说明你取得不了总冠军,你不要这个奖金而已,并不影响你的年薪收入。同时,合同里还有一条,取得总冠军后每年工资递增10%。我没有取得总冠军,无非是不要这个递增额度罢了。(没拿总冠军)并不能作为俱乐部恶意解除合同、违约的理由和借口。

凤凰体育:浙江曾安排你转岗担任副总经理,合同中针对转岗有无规定?

李昕:没有。你不觉得这是他提出的霸王条款吗?(不觉得)这是他们提出给我三个月补偿我不接受后,他们使出来的下作的手法吗?我是业务干部,从事篮球训练和教练工作三十多年,你让我当俱乐部副总经理这样的行政职位,这不是对我的侮辱,和对人才的不尊重、浪费吗?你不觉得他们做这件事有点变相恶心人吗?

凤凰体育:今天,在杭州进行的劳动仲裁,你会去现场吗?

李昕:我不会去。这本身就是一个小范围的调解,你们(指媒体记者)也不用去。(之前,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董事长赵兵曾邀请媒体来旁听,这也是官方至今唯一的解释。编者注)它不是开庭诉讼。

凤凰体育:你这次诉讼的最终诉求是什么?是履行完后两年的合同,还是仅仅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

李昕:首先,我要求继续履行合同。我是职业教练,希望这个事情能有个妥善的解决。你看我提出的要求,我并没有说把后两年的钱都要出来。但我现在找工作等机会需要时间。我是职业教练,得生存,保障生活是最基本的。我并没有无理要求,我还退让了,第三年的工资不要了。作为老百姓来讲,我能一年几十万薪水不要,可俱乐部却步步逼,步步逼人。

凤凰体育:你有没有考虑过,打官司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你未来的执教?

李昕:我不会为一百个不喜欢我的人而自杀,我也不会为一百个喜欢我的人而活着。我相信守法的,健康有序的,更具职业化、专业化的,甚至先进管理理念的俱乐部还是大有人在。

凤凰体育:针对这个事件,篮协相关负责人表示你们是在扯皮,不变干涉。对于篮协的态度,你是怎么看的?

李昕:这个我不作评论,对于篮协的态度不作评论。

凤凰体育:从劳动仲裁的角度来看,你觉得个人胜算的概率有多大?

李昕:就跟比赛一样,我不能没打之前就在考虑胜负。我打这个官司是为了尊严和尊重,为了公平和公正走到这一步的。我走到这一步,是被逼无奈。

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道。教练和运动员虽然是弱势群体,但我们不能任由俱乐部想违约就违约,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法律不是他家开的,法律不是他家定的。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昕状告浙江女篮

独家解读

本人声音

各方回应

[责任编辑:孙放]

标签:李昕 浙江稠州银行 女篮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