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凤凰体育

扫描微博
微博

专访张琳教练:被质疑没有不委屈的

2014-05-20   第29

【背景】陈映红,中国第一位男子游泳奥运奖牌得主、第一位男子游泳世界冠军的教练。尚未退役的张琳赴美求学,陈映红带领新弟子参加在青岛举行的2014全国游泳冠军赛,时过境迁,她不再被众多记者用长枪短炮包围。回归沉寂后,陈映红接受了凤凰体育的专访,分享了关于张琳的一些往事,也感慨了教练生涯的沉浮、起落。

采写/凤凰体育记者张宾青岛报道

人物志

两年前,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会选拔赛,张琳无法达到男子200米和400米的奥运A标,伦敦梦碎。见到记者时,陈映红扬了扬手,径自离去,没有接受采访。这意味着张琳的竞技生涯走向尾声。

陈映红张琳这对师徒在中国游泳史上创造过传奇。北京奥运会,张琳以微弱劣势不敌朴泰桓,获得男子400米自由泳银牌,这是中国男子泳将奥运首枚奖牌。一年之后,张琳在罗马以破纪录的成绩获得男子800米自由泳金牌,中国男子泳将结束了无世界冠军的历史。

陈映红至今抱憾的是:男子1500米张琳原本也有冲金的机会。“泳衣太紧了,(张琳)喘不过气来,游完之后一个小时浑身都是麻木的。”当时,他们对JAKED泳衣讳莫如深,时过境迁后陈映红揭露了这段往事。

一年之后的广州亚运会,张琳突然陨落,他和陈映红曾困惑不已,找不到原因,面对质疑百口莫辩。陈映红的执教也受到了质疑。“其实没有不委屈的,但还是要面对现实。”陈映红如此描述自己的心境。

执教生涯至今,陈映红的弟子两获奥运银牌。她的女弟子晁娜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队主力成员,她们最终获得了奥运亚军。陈映红并没有避讳对奥运冠军的渴望,“也不是没渴望,但你没人,渴望也没有。”她还在等待下个张琳、晁娜的出现。

语录体

【沉沉浮浮】

张琳的陨落至今仍很困惑

凤凰体育:全运会之后,就没有听到张琳的消息了,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是否已经退役了?

陈映红:张琳还没有退役。他去美国主要是学习,充实自己。游泳也没有放弃,还是在原来那所大学(洛杉矶南加州大学),半天学习半天训练。他训练最后不管是不是为了参赛,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喜欢还放不下,就坚持下去。

凤凰体育:出国之前,他还是一直跟着你训练?

陈映红:没出国之前,他帮着我带组里的队员。我觉得,他要当教练的话会是一个好教练,他能把自己的亲身体验传授出去。他与小队员的交流,比我们教练更直接,队员们也更能接受,其中也包括心理方面的工作。别看他现在在国外,有时候晚上12点多还会问小队员的比赛成绩怎么样,很关心他们。

凤凰体育:张琳从最辉煌时刻突然间跌入低谷,令人感到很意外。

陈映红:这也是自然规律,一个运动员不可能永远在巅峰。运动生涯后期,他身体出现了问题,加上多年的伤病积累,导致最后表现不出来,我们也没料到。当时确实很纠结,大家都在问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要是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我们也不会让事情发生了,很多东西解释不了,到现在都很困惑。

他这么多年比较顺,国内比赛一直领先,一旦有对手上来,可能对他的心理造成了压力。新人上来之后,我认为他有一关一直没有完全过去,就是“我输了怎么办?”一个运动员输过几次可能就觉得没什么,他一直在高峰,突然间一输有些(受不了)。

【往昔点滴】

揭张琳泳衣太紧发挥失常往事

凤凰体育:回顾你和张琳共同经历的职业生涯,北京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的银牌是最大缺憾吗?

陈映红:我女子队员拿过奥运会银牌(陈映红弟子晁娜是1996年奥运会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银牌得主),男子队员也拿过奥运银牌,就缺金牌,希望后面还有(弟子能够冲击金牌)。

凤凰体育:2009年罗马世锦赛,张琳最辉煌的经历。800米自由泳以破世界纪录夺冠,这个在意料之内吗?出发之前,大家更看好他在400米方面的表现。

陈映红:在训练的时候,我们就知道800米肯定能破世界纪录了,没有问题。400米他也提高了一秒多,但人家(该项目世界纪录保持者比德尔曼)水平比他高,你也没办法。比较遗憾的是1500米(作为该项目夺金热门,张琳仅获第五),其实他也有机会,泳衣穿得太紧了。我们没有经验,一穿他受不了了。当时那种泳衣(快速泳衣)穿完下一两次水后比较好。他穿上出发时就喘不过气来了,游完之后有一个小时浑身都是麻木的,喘不上气了,他本身哮喘不太好,又憋着气,没发挥出来。

凤凰体育:他运动型哮喘好像是后来查出来。他曾经告诉我,比如200米经常会在150米左右完全游不动了。

陈映红:哮喘是这样,你憋气之后,氧气供不上来,整个人就软掉了。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也会出现这个问题,有哮喘的人更为明显。天气稍有变化,他就老咳嗽、喘不上气来。刚开始没发现他是哮喘,我就问他,“你怎么老上火,老有痰?”2009年没去看,后来越来越严重,上医院一看医生觉得这太严重了,不可能再运动了,没想到张琳还能游到这个水平。

【生涯感悟】

对奥运金牌仍有渴望

凤凰体育:当张琳身处低谷时,外界对他,包括教练组也有很多质疑。甚至一些业内人士也有不同的看法,你们很难去解释,这个过程会觉得委屈吗?

陈映红:其实没有不委屈的,但还是要面对现实。人总要往前看、往前走,老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总是走不出来,人就荒废了。所以,我觉得没关系。在张琳身上遇到这个问题,对我后面带下一批队员会有一些启示。通过张琳身上的经验,让我避免在新队员方面最后再出现这些问题。

凤凰体育:晁娜奥运会拿了一块银牌,张琳还是一枚银牌,作为教练员就差一点,会对奥运冠军有特别的渴望吗?

陈映红:也不是没渴望,你没有这样的队员,渴望也没用。很多事情还是要把细节做好,把该做的事情做好,真碰到好的苗子是你的福气,一切还是要顺其自然。

凤凰体育:通过张琳这个事情,会觉得竞技体育太残酷了吗?

陈映红:其实一切事情都残酷,一定要以平和的心态去对待。老天给你这么个平台,就会有高峰和低谷,关键看你怎么面对。我现在带第三批队员,心态挺好,真要有好苗子碰上,就是尽我能力把他推到他该到的地方。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