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的体育事业下,是无数怀抱着为国争光出人头地梦想的体育人,他们为了术有专攻,放弃了学习其他生活技能的机会,牺牲了自己的青春与健康,只为换来领奖台上那一刻的荣耀。然而成王败寇,有人能光耀四方有人却只能成为失败者,当我们回过头去看那些曾经在运动场上挥汗如雨的运动员们时,我们谁关心过他们的明天将是什么样子?我们对于成功的定义是否过于狭隘而这种狭隘是否又在影响一种不正常的价值观,最终这种价值观会给他们的命运带来何种影响?让我们阅读故事,观看命运,思索人生……

#

退役篮球运动员黄成义

他曾与姚明同队集训,因比赛受伤手术失败失去行走能力。

#

退役全国举重女子冠军邹春兰

曾多次打破纪录的女大力士退役后到澡堂替人搓澡为生。

#

退役女子马拉松冠军艾冬梅

因训练导致双足残疾,又因生活所迫与教练反目走上法庭。

#

前亚洲最佳门将张惠康

因抑郁症退役后生活困难,靠卖彩票为生。

#

辽宁退役运动员刘菲

长期训练一身伤病,退役后无法工作只好靠家人照顾。

#

退役亚洲重量级举重冠军才力

项目导致肥胖,退役后靠呼吸机生存,后呼吸衰竭而死。

 
07年开始实施的《运动员聘用暂行办法》

提出了三条运动员退役就业的优惠政策:取得优异成绩的退役运动员应聘各类体育事业单位的体育工作岗位,可直接考核、免试录用;体育部门使用彩票公益金资助建成的体育设施所在单位,必须安排一定比例岗位聘用退役运动员;取得优异成绩且有教师资格的退役运动员,应聘各类学校体育教师、体育教练员岗位,可直接考核,面试录用。

实行职业转换过渡期制度——过去运动员停训后直接办理退役手续,没有相应的职业转换过渡,致使运动员再就业时缺乏心理调适和技能准备。《办法》要求优秀运动员实行职业转换过渡期制度,过渡期原则不超过一年,运动员在这期间的体育津贴按停训前的基础津贴和成绩津贴标准100%发放,并按在训期间的社会保险待遇及规定参加社会保险。

邓亚萍就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

 从5岁开始打球,到24岁退役,19年的运动员生涯带给邓亚萍的不止是令人炫目的18个世界冠军头衔,还有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竞技体育的残酷告诉了我,人生没有捷径,只有靠自己去拼”;而从1997年退役时认不全26个英文字母的“英语盲”,到2008年底在剑桥大学戴上博士帽,邓亚萍经历了无数次成功转型。【详细】

张宁退役后正式上任国羽教练

2008年11月,虽然离开了赛场,但是张宁并没有离开羽毛球。就在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张宁正式走马上任,成为中国羽毛球队的女队教练。在谢杏芳、王琳比赛的时候,她坐在场边,认真地作着笔记,为队员的每一个精彩得分而鼓掌,虽然仅仅上任一个礼拜,但是张宁已经开始兢兢业业地履行起了教练员的职责。【详细】

田亮演雷锋引发网友热议

为了演好雷锋这个英雄人物,田亮不仅恶补了演技方面的知识,而且还与剧组一起见了雷锋当年的战友,了解了更多的背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田亮透露,“我们参观了雷锋纪念馆,见了雷锋的老战友。之前我对雷锋的了解都是书本上学的那些,后来通过剧本了解了更多雷锋的故事。这次见到他以前的战友,更加深刻地了解了雷锋。” 【详细】

 
后奥运时代的结婚潮
 
#

在北京奥运会之前,仲满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击剑运动员。但随着在奥运赛场上一战成名,“黑马剑客”的名字声名鹊起,变得家喻户晓。9月19日,在这个象征着天长地久的日子里,黑马剑客仲满终于成为了白马王子,这一天他和妻子武宗文共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张娜与周靖斌:早在04年便注册的二人为了奥运一拖再拖,终在08年举行婚礼…

 

陈颖与孙晓凯:射击冠军的婚礼低调到连王义夫都丝毫不知情的地步…

 

殷剑与陈勇:中国帆船第一金的婚礼选择在海上举行…

 

陈中与车新港:这是一个关于冠军与陪练之间的浪漫爱情故事…

 

杨威与杨云:这恐怕是奥运冠军婚礼史上最奢华的一次吧,千万婚纱海滨婚礼…

 
#
 
退役后选择经商:李宁

李宁1989年退役后,创立了"李宁"体育用品品牌,经过十年的发展,"李宁"早已成为中国体育用品的第一品牌

#
 
退役后选择读书:罗雪娟

选择急流勇退的罗雪娟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除了一边读书一边治伤以外,罗罗基本没有其他活动。

#
 
退役后选择出国:吴小旋

中国第一位奥运女子冠军得主吴小旋退役后从政了一年选择出国拼搏,但漂泊多年后毅然回国。

本策划虽没有展示更多基层运动员退役后的处境,但仍旧试图通过简单的对比来告诉大家,那些光鲜照人的冠军背后是有个庞大的基数在奋斗,而冠军不过是从这个基数里脱颖而出。同样是运动员,貌美的艺体运动员便可从艺赚钱,而那些风吹日晒的田径选手便只能面对肢体变形所带来的困扰而无法自立,同样是冠军,热门项目的便可人前风光四处走穴,而冷门的只能面对无人相识的冷落。我们改变不了那些无法逆转的条件,比如运动员的天赋和运动员的自身之类,但是我们可以改的是观念,在人才培养与成绩之间平衡的微妙取舍,这点值得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