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振梁80大寿感言:自传不炒作 不在乎他人攻击
2009年12月30日 11:14东方体育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何振梁与夫人切蛋糕

“从黑发奋斗到白首,很值得”

东方体育:80岁才退休,这在普通行业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事。

何振梁:是啊,但这对我而言却是必须的。中国申奥是件大事,也是中国体育先驱张伯苓先生上世纪初提出的“中国何时能派一位胜利的选手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能派一支胜利的队伍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能举办一次奥运会?”三大愿望的最后一件,是整个中国多年来翘首以盼的事。>>您怎么评价何振梁?

新中国申奥,也是我被派驻国际奥委会之初,就深深埋于心底的愿望,我曾预料到那将是段漫长的里程,但没想到会是那么漫长,从1991年中央批准北京申奥报告,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其间我们经历了1993年蒙特卡洛的两票落选,那在一定程度上拉长了我奋斗的轨迹。我无法控制自己从黑头发变得白发苍苍,但却想尽可能控制着去缩短一代奥运追梦人追逐的步伐。好在我们终于成功了,自己退得是晚了点,但总算很值得。

东方体育:回顾您一生的体育生涯,您有何感想?

何振梁:我只觉得当初的选择很正确。还记得1954年的12月,我从维也纳开会回来,在火车上认识了当时国家体委国际司的副司长张联华同志,他也是出差回国,列车上跟我提到刚组建的国家体委需要人手……

那时我们两个就像现在职场面试一样面对面坐着,他对我作了许多了解,对我的情况挺感兴趣,回国后便向兼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副总理作了报告,要把我从二机部调了过去。

现在说来你可能不信,当时调去体委我还很不情愿,因为对体育工作并不了解,以为搞体育不踏实,就是蹦蹦跳跳,没法为建设祖国作贡献。后来才发现自己错了,进入体委后不久,我就投入到了反对“两个中国”的国际体育战线,随后是多年的为新中国在国际奥委会恢复合法席位而战,再到后来熬到白头的申奥大业……体育领域同样大有作为,现在对这句话理解很深,也很庆幸当年的这一选择。

“让他们说吧,我不在乎”

东方体育:奥运会都已经成功了,本来可以皆大欢喜,可前不久袁伟民的书里却针对您翻出一笔老账……

何振梁:关于这件事我已经作出过正式回应。他书里提到的两个点,一是说我申奥期间个人主意大,不听招呼,二是投票给金云龙。关于第一点,我在北京申奥期间一切从大局出发,不计个人得失,在该提出自己意见的时候绝不吝惜口舌,我知道那会得罪到一些人,尤其是一些地位比较高的领导级人物,但是他们对一些国际事务、规范并不了解,你不指出来不行啊。而对我来说,为申奥保驾护航才是第一位的,无论是谁,做出可能给申奥工作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我都必须对事不对人地指出来,造成一些误解和隔膜,也是难免的。有人在背后说我这个那个的,在袁伟民出书前我就有耳闻了,让他们去说吧,我本来就不在乎,那时我只关心国际上对北京的评价。

至于第二点,我也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的票给了罗格,很早前我们夫妇就极为机密地对他承诺了,而为金云龙仅仅是联署签名,确保他有资格参加竞选,至于口头上的答应也只为了保住北京的几张宝贵选票,非常时期,我们别无选择。但并不代表我们就这么投了票。别说为了申奥的“连横、合纵”战术而要投票给罗格,就是出于我个人意愿,要推选一个对奥林匹克事业发展更有利的新主席,也只会投票给罗格。

东方体育:您之前曾提到,申奥期间,您在做其他4位主席竞选者的工作时,可能会不得已地扮演“两面派”,不知您如何看待这个提法?

何振梁:在国际奥委会的历次竞选中,无论是职位选举还是申奥城市竞选,委员们都会在竞选者当面向其探口风时给予祝福,而若被直截了当地问起是否会投自己的票,许多委员都会给予口头答应,这长期以来是国际奥委会的一种内部风气,也是一种礼节。但口头一句答应并不代表他们的票就一定投给你,因为他们也会对别的竞选者给出相同的态度,谁都知道一个人就一张票,但如果同时有5个人竞选,你对其他4个人该怎么说?“我不投你的票,因为我已经支持某某了”——这么说吗?国际奥委会是个大江湖,每个国家的委员都会注意经营与他国委员之间关系,毕竟这不仅关系到自己的“职场人际环境”,也常关系到本国未来可能的奥林匹克利益。

北京申奥前夕,我同时做那4位主席竞选者的工作,就是这么项艰巨的工作,你心里有了投票对象,但你不可能表面上得罪任何一位,甚至你还要给予“口头答应”这样的习惯性安抚,鉴于竞选者都是老资格委员,他们也不可能会天真地把每句应允都当真的听,彼此间都心知肚明,选票只有一张。“革命的两面派”那只是句玩笑话,我不在乎有人断章取义,借题发挥,申奥已经成功,我心头已无牵挂,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

“写自传回忆录绝不炒作”

东方体育:为体育忙碌了一辈子,退休后您会做点什么呢?是否会像萨马兰奇那样在国家需要支持时,从退休岗位上回到一线来呢?

何振梁:我曾对家人透露过,退休后我想完全过一种宁静的生活,想和普通老人一样下下棋、看看书、写写书法。如果身体条件允许,还可以打打我喜欢的网球。当然,一定也会写回忆录写书,当然是为了留作纪念,写给自己看的,所以不会从炒作的角度去写多余的东西,更不会杜撰。

自传,其实就是一种写给自己的东西,它记录了你一生的回忆,翻开它,你能回到人生的任何一个年龄段上,至于那些是非功过,当身后人评头论足时,你已无从插嘴,何必太过在意,只要那不是诽谤,我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说到退休后是否还会出来忙体育工作,我想国家需要时我肯定会再出来。其实说是退休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也没停过,南京最近正在申办2014年青年奥运会,这件事我几个月前就开始在忙了,明年2月份要去加拿大渥太华做陈述,拉选票,一套流程跟北京申奥也差不太多,我只希望在余热尚存之际再帮一下忙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