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金昶伯:不是第一次被弟子排挤 短期内不再执教

2011年12月02日 20:47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李一男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时至今日,金昶伯仍然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满怀热情走向上海女子曲棍球队,却被对方无情拒绝,而且拒绝自己的人中竟然还有自己昔日的弟子和助手。

近日,前中国女曲韩籍主帅金昶伯从上海返回北京。大约一周前,他提着行李走进上海女队,但仅过了47小时,他就又不得不提着行李原路返回。

金昶伯一心想提升上海女曲的水平,但他到上海后不但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受到全队的热烈欢迎,甚至有小队员明确表示,希望他离开。金昶伯走了,上海女曲也被上海市体育局勒令停训整顿。

昨天,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金昶伯。这位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十余年的韩国人已不愿回忆在上海的不愉快经历,他表示自己接下来会好好陪伴正在读高二的小儿子,短期内不会再拾起教鞭。

事件回顾

到上海47小时就走 老金不想做“眼中钉”

11月29日,某上海媒体发表了题为《47小时内发生了什么?》的文章,描述了金昶伯应邀执教上海女曲,于11月23日下午3时抵沪、11月25日下午2时离沪的过程。金昶伯与上海女曲之间的矛盾被搬上桌面。

据文章介绍,金昶伯在抵达上海的当天,就拉着翻译去附近的超市买好了牙刷和毛巾,准备在上海扎根。但他入住宿舍后一直房门大开,却没有一位队员或教练去房间找他。

次日上午,金昶伯和上海女曲的教练组见面,整个见面过程中只有金昶伯一人在陈述组队想法,中方教练不但无人回应,甚至没有人愿意正视老金的眼睛。

更让人惊讶的是,金昶伯的发言结束后,他带中国女曲时的得意门生程晖及当年的助理教练崔英彪都表示,不希望老金来上海队执教。

跟金昶伯素未谋面的小队员则直接发问:“金老师,我们这么练已经9年了,我们只适应现在的模式,适应崔教练、程教练的方法,没法适应你的。”“金老师,你不是都已经拒绝体育局三次邀请了,这次为什么不能第四次拒绝?”

这样的待遇让金昶伯感觉自己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他当晚就离开了上海女曲驻地,并于第二天下午返京。

回京的路上,老金向上海市体育局某领导发短信称:“我一生从未在赛场上向任何强队屈服,但今天却只能在闵行却步。你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士可杀,不可辱。无奈走矣。”

11月 30日,上海市体育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题为《市体育局严厉批评安于现状的上海女曲:此风不可长》的声明。据悉,12月12日至18日在广州进行的全国女子曲棍球甲级联赛,上海将不组队参赛。

独家对话

昨天下午,记者几经周折终于通过电话采访了金昶伯。这位56岁的韩国名帅自1999年起执教中国女曲,并带领中国队在悉尼、雅典、北京三届奥运会上依次取得第5名、第4名和亚军的成绩。

金昶伯告诉记者,没能执教上海队,他很遗憾,他的执教生涯也会在此时写下一个“逗号”,他会暂时告别教练席,回归家庭做个好父亲。

已不愿再提“上海事件”接下来进入休整期

FW:能再简单说一下您在上海的经历吗?

金昶伯:这个我不愿意再去说了,上海有媒体已经进行了报道,而且情况基本属实。

FW:自从执教中国女曲以来,您和韩国媒体的关系一度不好,上海事件发生后,有没有韩国媒体采访您?

金昶伯:没有。我其实是个不爱接受采访的人,在韩国也是这样。这次的事件也并不是作秀。

此次事件中,我与弟子的想法不同而产生分歧。其实事件的过程已经很清楚,我不需要多说什么。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自己的心情,也不想说弟子们不好。

因为这件事,很多媒体都在找我,包括《人民日报》、《体坛周报》等在内,但是我都没有见他们。正如我之前多次说到的,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

FW:有没有回韩国发展的打算?

金昶伯:那些关于我要离开中国,回到韩国以及去日本、澳大利亚等地执教的说法,只是记者的误读。

现在发生的事,虽然让我有些失望,但我对中国的曲棍球项目发展并没有意见,这也不是我与中国的体育管理部门之间的矛盾,更不是我与中国国家队之间的问题,这仅仅是我与上海曲棍球队之间的恩怨。

FW:是否考虑到中国其他的地方队执教?

金昶伯:现在,我的小儿子在北京读高二,高中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三年。以前我执教中国女曲期间,没能照顾好我的孩子们。趁现在有时间,我希望用心照顾小儿子的学习。

另外,我还想学点曲棍球项目先进的理念、新技术、新战略等。之前由于带队忙,我没能好好学习。这段时间对我而言就是休整期、准备期。即使有队伍邀请我,现在也不是我再去执教的时机。

被昔日助手爱徒“嫌弃”对自己感到很失望

FW:上海队现任主教练崔英彪曾是您在国家队时的助手、教练程晖是您的爱徒,正是在您的帮助下,他们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这次他们对待您如此冷漠,您是否很失望?

金昶伯: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我了。

我这次去上海执教其实并不是为了钱。我的弟子都在那里执教,这支队伍从创立之初,我都一直保持关注,但没有料到我到那里,会面临这种场景。可能弟子们有自己的想法和执教理念。

相比之下,我对自己的失望更加强烈。

FW:您知道上海体育局对女曲进行停训整顿吗?

金昶伯:我个人认为,如果上海女曲不改变自己的态度和想法,可能……可能……可能很难得到发展。其实并不是我的去留影响了这次整顿计划的实施,上海体育局是认为上海队的确需要这样的一次整顿,才下了这次命令。

FW:您觉得上海女曲原本就存在问题?

金昶伯:上海队的问题并不是存在于技术层面。目前,队中的18名队员仅有4人来自上海。而只有重视地方运动员的栽培,地方队才能得到发展,从而才能提高整个国家的曲棍球水平。

相信自己的为人被认可 对中国生活很满意

FW:有媒体称,您北京奥运会后无法与国家队续约、这次在上海又有如此遭遇,这都说明您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存在一定问题。您对此认可吗?

金昶伯:这个无法由本人评述。了解我的人都明白我的为人。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我曾出任广东男曲的顾问。今年9月,国家队队员以及我在地方执教的队员们都特意来北京为我庆祝生日。这些在训练场上以及生活中接触过我的人,如果不认可我的为人,也不会一直和我保持这样的关系吧。

来到中国执教,我始终没有后悔过。评价我的话,应该由我的弟子们来说。对于不相干的人的评价,我没有必要多想。

FW:您在中国十多年,对生活满意吗?

金昶伯:很满意。结束国家队的执教以后,我拿到了中国的“绿卡”,而且在中国结识了很多朋友,奥运会结束后与朋友始终保持联系和沟通。

现在,我的孩子一个在韩国工作、一个在中国工作,还有个小儿子在中国上学。可以说,我和我的家庭对于在中国的生活都非常满意。

●官方态度

上海方面下决心 要把老金请回去

昨晚,上海市体育局分管上海女子曲棍球队的领导刘建胜详述了对上海女曲的处罚决定:“一,队伍停训;二,停止参加比赛;三,全面进行思想作风纪律的整顿。”

刘建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海体育局之所以希望金昶伯这样的高水平教练执教上海女曲,就是希望改变球队的低迷现状。“队伍这几年成绩一直在走下坡路。2005年全运会获得亚军后,队伍的情况一直不好。虽然在今年11月的全国锦标赛中获得亚军,但是别人的队伍根本没上主力,他们都是用梯队和我们打,这个亚军根本没有含金量。”刘建胜说。

他同时还透露,上海方面已经决心把金昶伯再请回去,但以老金目前的态度来看,回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本版文/记者李一男实习生张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庞洪涛] 标签:金昶伯 执教 女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