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运动员荣誉背后的故事 女排队员不能蹲着上厕所

2012年08月01日 05:07
来源:凤凰网体育 作者:TT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凤凰网体育讯 中国体育运动员在国际体育赛场上取得了越来越多的佳绩,原本是值得高兴的事情,然而,当你真正了解到那些金牌背后的故事时,你会发现这是运动员们付出了巨大努力后的结果,而相对于付出,那枚金牌显得并不是那么闪亮。

女排 “没有一个人能蹲着上厕所”

蔡斌在上任初期,冒着亚锦赛损失“重炮”的危险,没有将王一梅放进大名单,而是让她养伤。

王宝泉上任后,训练量猛增,队伍伤情不断。女排精英赛漯河站,魏秋月因阑尾炎不能出场。之后的北仑站,魏秋月还没完全好利索便出场,保证队伍拿了冠军。经历在天津、国家队的双重大运动量训练的魏秋月,膝盖如今已经严重受损,她的一位好友透露:“小魏看到球的时候是真想跑过去调整,可是真挪不动脚步啊。”

俞觉敏上任后,一直宣称要保护队员,控制他们的伤病。但是每场比赛她都会派出王一梅,看几个球打不好后又换下,弄得大梅不仅身体上的伤没养好,心理又出现包袱过多的问题。

记者询问女排队员伤情时,一名队员举例:“光说膝盖吧,我们队里没有一个人能蹲着上厕所。”

马拉松 艾冬梅训练残酷致脚变形

艾冬梅是名马拉松运动员,师从教练王德显,然而在她退役后,一纸诉状把师父搞上了法庭,“我以前是黑龙江队的运动员,原来的教练是王德显的学生,他就把我要走了。从1995年跟王德显后面训练,一直到2003年。说实话,他的训练水平和手段相当高,不少运动员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艾冬梅说。

具体来说,艾冬梅表示:“中长跑(包括马拉松)本来就是一个挑战极限、极度艰苦的运动项目。作为运动员,我们一直生活、训练得非常辛苦,但从来没有害怕辛苦。我们都是一些穷孩子,到王德显手下训练,希望能够跑出成绩。冬天,他带我们去零下40多摄氏度的满洲里;夏天去五大连池,艰苦的训练让我们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人也变得有韧性、有耐心,可以克服一切困难,同时还能静下心来训练。”

可惜的是,王德显训练上的高水平没有用到对队员的管理上。艾冬梅说:“我们那个队,简直就是王德显的‘家族企业’。他爱人、弟弟、妹妹、两个外甥,还有他父母,都是教练或者管理人员。平常,我们没吃、没穿、没自由,还动不动就挨打。

常年的艰苦训练,也让艾冬梅的身体增添了很多伤病,她的双脚已经严重变形。

举重 每天举起三四十吨的重量

举重在国际上开展十分普遍,很多国家都出现了不少顶级高手。尽管中国队历来实力较强,但对手也不容小视。

和女子举重一统天下的局面不同的是,中国男子举重队并没有很多优势,选手们在训练强度大的时候,一个队员一天甚至要举起三四十吨的重量。08年奥运会前期,曾经夺得雅典奥运会金牌张国政还在训练空闲之余向前来探营的记者介绍起举重队员的手茧。

体操 要训练先要热爱

体操被称为“运动之母”,它可以提高人体的基本身体素质,挖掘运动天赋。但在传统的“以量取胜”的训练方式下,中国队虽然成绩辉煌,但伤病情况也层出不穷。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曾称,“中国体操眼前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改变‘苦、累、伤’的传统形象”。试想,当孩子们看到选手们因伤无法上场的泪水时,又怎么会愿意去练习、去热爱它?这也在无形中影响了体操运动的推广和发展。

放眼世界体操界,著名的“体操妈妈”丘索维金娜和保加利亚老将约夫切夫均已年近四十,仍然活跃在奥运赛场上。而陈一冰、滕海滨等功勋元老却已经要考虑起退役的问题。竞技体育是否需要以损害选手的健康作为代价,值得反思。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资讯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资讯",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滕海蛟] 标签:着上厕所 运动员 女排队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