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庆晨报:知道足坛黑没想到这么黑

2011年12月20日 05:52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黄德强 何艳 包靖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仅仅两年,曾经梳着乌黑背头的谢亚龙,已经一头白发,形容枯槁;仅仅两年,蔚少辉曾经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红润圆脸,也变成了泛着土黄色的方脸;仅仅两年,胡子都白了的杨一民,怎么都看不出只有55岁。回想此前的权力和风光,身陷囹圄的他们此情此景,不知作何感受。昨天,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足球反赌扫黑案件,虽然昨天仅有原中国足协裁委会主任张建强出庭受审,但对包括南勇、谢亚龙和杨一民在内的足协巨头的审判,也只是时间问题。昨天,南勇、谢亚龙等人首次出现在央视《法治在线》镜头中,对自己的涉案情况进行供述。身穿囚服,面容苍老,眼神飘忽,当曾经的金钱和权力化为今天的愁容和白发,曾经的“黑金刚”们,只能用自己的自由填补这其中的落差。

南勇(原足管中心主任)

“大鱼”供述:“当时沈阳为了保级,就想和对方建立联系,但是他们领导是刚上任的,并不认识对方,他们就找到我,希望通过我和对方建立联系,但是我也不认识敖东方面的人。我就跟分管的(延边)州领导打电话,让客场(海狮)的人到延边见面,就是方便沟通一下。他们之后怎么谈的,跟谁见的面我就不知道了,但应该和对方谈的是比赛的问题。后来等到全年比赛结束后沈阳海狮的总经理找到我,感谢我对他们俱乐部的关心,给了我20万块钱。”———在1999年甲A联赛中,沈阳海狮客场挑战吉林敖东中,沈阳通过南勇买球,最终奇迹保级。

涉案事件:2006年,英国网络电话通信营运商爱福克斯,同中国足协签订600万欧元的冠名合同,当时合同的签订者就是南勇。不过爱福克斯仅仅在一年之后就退出了中超的赞助,直到2007年6月才将第一笔冠名费60万欧元汇至中超公司。正在中超公司酝酿打官司讨钱时,南勇再三阻拦。尽管他后来同意打官司,但同时暗示钱要不回来。后来法院发现原来签订合同的代理公司已经转让过一次,新的公司随后也破产,这导致这笔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拿回来。2009年年底,中国媒体收到一封匿名信。这封信矛头直指南勇,称他在引入国家队前主教练阿里汉和中超赞助商爱福克斯时存在问题,可能从中接受了利益。

南勇还在决定国家队比赛地点的事情中获利,江湖上曾有“不塞钱就拿不到国家队比赛”一说。以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主场选择为例,最终确定的承办城市是天津和昆明,盈方的工作人员表示,合同是足协最终决定的,在国家队比赛城市的安排上,南勇负责具体的工作。显然,南勇在其中大捞了好处。

谢亚龙(原足管中心主任)

大鱼供述:“鲁能给了我20万。2006年中超鲁能主场对阵国安的比赛中,他们(鲁能)问我来不来,我说我来。鲁能说他们在家门口,希望比赛能公平公正,不要出问题。当然,山东方面肯定希望夺冠,虽然他们话没说,但是肯定希望能给点帮助。我也考虑到那么多球迷,还牵扯到球场安全,赛前我就跟南勇说,山东这场比赛确实要考虑一下裁判的公平公正,别出问题。南勇说你放心,我安排好。我想南勇也理解了。山东也盼拿冠军,毕竟在他们的地面也希望拿冠军。”———2006年在鲁能主场对阵国安的比赛中,在裁判的选派和执法上,谢亚龙伙同南勇给予鲁能照顾,事后收取鲁能20万元贿赂。2008年,谢亚龙又接受杜伊科维奇经纪人贿赂5万元人民币。

涉案事件:安排裁判操纵比赛,只是谢亚龙在足协黑幕的冰山一角。在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前,对于谢亚龙为何协助警方调查,外界谈得最多的是爱福克斯案。南勇是此事的具体经办人,谢亚龙在当时作为实际负责足协工作的一把手,在这一事件上也难脱干系。

谢亚龙还通过安排“官哨”,利用规则照顾行贿联赛俱乐部,甚至包括操纵比赛结果来达到赌球赚钱的目的。谢亚龙还操纵国家队比赛,通过赌球赚钱。2008年杜伊率领的男足征战世界杯预选赛,主场打卡塔尔、伊拉克时候,南勇和谢亚龙指派一名国内裁判去做当值裁判工作,结果对方拒绝这名裁判的“意思”。最后,中国队连输两场,丧失小组出线权。

收受球员、教练和俱乐部贿赂,换来国字号经历,也是谢亚龙涉案的内容。贾秀全为了获得国青队主帅、进入2008国奥队教练组,而向谢亚龙“进贡”。谢亚龙任上,各级国字号队伍教练组更换频繁,数十名教练进进出出,“黑金”可能达到数百万之巨。

蔚少辉(前国足领队)

“大鱼”供述:“吃饭的时候接到闫峰的电话,说:‘领队你在哪儿吃饭呢?我过去看看你。’当时我们要走了,他来了说‘都吃完了,没给你买单’,这时候他就给我一张卡,卡里有10万块钱。”

涉案事件:昨天,蔚少辉面对央视镜头供述,2009年7月26日,其在参加时任长春亚泰队队长杜震宇的婚礼时,接受原长春亚泰队国脚闫峰10万元的贿赂。据相关当事人的证词显示,闫峰给蔚少辉送钱的目的是希望得到其“关照”。2009年,闫峰入选高洪波的第二期国家队集训名单。而正是在其贿赂蔚少辉的那天,闫峰在国足3:0轻取鱼腩斯尔吉斯坦的比赛中替补出场,完成了自己在国家队的首秀,也是唯一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场。本场比赛结束后,国足就地解散,闫峰返回亚泰备战中超。

蔚少辉不仅收过闫峰的钱,还收过其他队员送的钱物,甚至利用国家队领队的身份在一些商业比赛中收受钱款。据统计,蔚少辉在担任中国队领队期间,中国队前后有一百多人入选国家队。

蔚少辉还收受国脚的名贵礼物,队员们经常会给他带些礼物,有一次某球员打电话让他下楼,然后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袋东西,上面是两盒麻花,而下面则是价值700多美元的欧米茄运动手表,这是该球员去迪拜比赛时特意给“四叔”带的。

为了获取钱财,蔚少辉曾直接暗示国脚,“帮我捏捏背,你又不给四哥送钱,那就帮我按摩按摩吧。”

1991年之前,蔚少辉一个人负责裁判员的管理工作。那个时候,大家都不是太富裕,逢年过节或到北京出差,总要捎一些土特产给领导。蔚少辉总是把话挑明了:“去去去,下回直接带钱来!”

蔚少辉因为与前国家队主帅不和,甚至上演逼宫闹剧。在2008年世预赛最后一场比赛后,蔚少辉在休息室带领国足全体队员高喊“杜伊傻×”羞辱性词语。而据杜伊离任后抱怨,蔚少辉总是向自己推荐一些球员,希望这些球员能够上场,而在与自己交恶后,蔚少辉故意不给杜伊的翻译订飞机票,结果自己到场,翻译却不见踪影,“他简直就是球队的黑社会!”

李冬生(原足协裁委会主任)

大鱼供述:“2009年,青岛有可能降级,当时青岛方面希望能派一个高水平的裁判执法他们的比赛,不希望自己在裁判身上吃亏。我拿了钱后,就尽量选择水平高,不容易出问题的裁判。青岛先后4次给了15万。当时我给裁判(黄俊杰)打电话说这场比赛涉及降级,非常关键,不能在保级队上出现错漏判,各方面也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就想最好比赛是平稳过渡,别出大问题,影响到降级,这就是理想的结果。”

涉案事件:作为裁委会主任,近几个赛季中超、中甲的裁判安排都由李冬生负责,他和张建强一样,掌握着所有裁判员的生杀大权,而裁判员的评级等也要经过他们的同意,他也借此大肆收受贿赂。

俱乐部想要做通裁判工作,南勇、杨一民想要安排裁判操控比赛,都要经过李冬生的安排。在李冬生担任裁委会主任期间,也是中国足坛假赌黑现象较为严重的一段时间,联赛中多次出现争议判罚,并且发生过国安罢赛事件。2001至2009年仅中超联赛发生的影响比较大的争议判罚就有7起,最著名的是2004年北京国安和沈阳金德之战,国安因为对主裁判不满愤然罢赛,随后引发了轰轰烈烈的G7革命。

2007年亚俱杯,北方某豪门俱乐部为了主场获胜,通过李向韩国主裁判行贿5000美元。双方见面时,李以为韩国人是假装客气,就趁着对方不注意把钱留在了房间的桌子上。比赛的结果是主队获胜,皆大欢喜。但没有料到的是,韩国人赛后却把钱上缴了亚足联,亚足联为此追查很长时间,最后在张吉龙以及南勇、杨一民的斡旋下,这桩试图操控比赛的丑闻不了了之。

杨一民(前足协副主席)

大鱼供述:“体测之前他们有打招呼,我就和负责体测的人员交代了一下,在不违反大规则的情况下给关照一点,三四个月之后我去江苏当比赛监督,他们晚上来看我,放下了一万美金,就跑了。”

涉案事件:除了靠体能测试捞钱外,杨一民在“冠名、赞助和广告”上也涉嫌收受贿赂。

杨一民任职专职副主席期间分管女足,看似清贫的女足同样油水丰厚。女足球员为进国家队,向领导送礼送钱早已不是秘密。因为进入国家队,意味着她们运动员级别从“一级”到“健将级”的提升,背后同样是待遇的区别。更重要的是,一些地方体育局,考虑到万一女足在奥运会拿到奖牌,全运会加分和政绩双丰收,也愿意源源不断进贡,为的只是自己的省份可以多一两个“国脚”,杨一民作为有最高审批权者,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本版文/重庆晨报记者 黄德强 何艳 包靖

 
[责任编辑:庞洪涛] 标签:谢亚龙 蔚少辉 足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