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钱江晚报:大审判化疗之后最难将息

2011年12月25日 11:15
来源:钱江晚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很多人进去了,但是中国足球的“门”还没有打开。

一个八千足记时期出道的小哥,到达铁岭的第一天发的微博是:冷,期待着;第二天是:冷,失望着;第三天是,冷,麻木着;第四天是:冷,期待回家中。  

作为一个比他出道早得多的同行,我几乎能感同身受他冒着零下20℃的寒风,站在法院门口看着各色人等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却只能盯着墙上的安民告示,听不见里面惊堂木敲击声的无奈感,还有,每天的进程都似曾相识,想要的桥段和包袱越来越不可能出现的那份惆怅。

在第三天的时候,我在私信里这样回他:要听故事,你随便找家俱乐部干过这一行的人问问就行;要了解细节,你最好找李大眼,他现在不写足球了,但肚子里那本中国足球账本,就是中国足球教练球员官员老板们的阎王账。如今穿着黄马甲垂头丧气的那些主儿,当年西装革履坐在台上呼风唤雨的时候,下过文件封杀过他,让人发短信威胁过他,托人跟他暗通款曲过,因为他逮谁咬谁,今天看来,一咬一个准。

法庭不是百家讲坛,不是讲故事的场所,观众听众不能像看某部大片,伸着脖子扳着指头数哪几个大腕已出场。再说两年时断时续的前戏过后,高潮若有若无也是人之常情,你不能把审判日当作平安夜,等着打开长筒袜看白胡子老爷爷带来了啥圣诞礼物。大审判就是剥洋葱,秘密在层层剥开时散开的味道里,等剥开最里面一层,就什么都没有了。杨一民受贿过千万、南勇家属在胡同里开霸王饭馆敛财过千万、陆俊做球单价七十万美元,最终被证明都是黑通社消息。中国足球界确实到了劣币驱逐良市,到了门口的石狮子都很脏的地步,但它那么小一个洞,不可能蹲级别太高的老妖,只是喽罗众多而已。

我没能想到的最荒唐的事,莫过于吴金贵还得用手表和跑步机去孝敬老同学杨一民,就因为老同学是顶头上司;杨一民还会收受绿城俱乐部5000块钱的超市购物卡。我能想到的理由是,第一,中国足球实在是人穷志短,穷疯了;第二,中国足球不是腐败,是烂到骨子里,靠自纠自查,是愚人愚己。但怎么都想不出理由的是,第一,这场正义的审判为什么要推迟整整十年。十年前,宋卫平把黑哨八骏图交给了足协,民间要求司法介入的呼声震天响。那时候当机立断,能节约多少办案成本、可以挽救多少失足中青年,可以让中国足球少受多少次的羞辱;第二,媒体人士和社会人士掌握了海量假球黑哨贪官的详细路线图,很多时候已经指名道姓欢迎对号入座,提供了可以顺藤摸瓜一网打尽的条件,为什么都没有成为呈堂证供。

直到前天,还有媒体替假球黑哨号脉时拿足球的体制说事,说中国足球的管理部门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是个怪胎,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我普及一下常识:不但是足球,其他一切的球,都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推而广之,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路上开的,只要是体育总局管的,都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足球腐败的温床不限于职业联赛,全运会是个广阔的舞台,那里大有作为。破落户的足球大有作为,比足球阔多了的其他项目,理应更有作为。这是一个比较低级的常识,这里就不展开了。

最有必要普及的一点是,不要在天下无贼与天下大治之间划等号。谢南杨三巨头有本事把自己搞烂不等于有本事把足球搞烂。中国足球很烂,未必烂过意大利。那个国家里欧版西门庆贝鲁斯科尼这样的官商在搞足球,西西里岛上的黑手党也在经手足球,但他们在2006年还拿了世界冠军。中国足协在水军司令韦迪空降、司法机关将大鱼小鱼一锅端后,最近两年连底裤都输掉了。大审判之后,我还是替韦迪担心:审判只是一次化疗,化疗之后最体虚,免疫力最弱,中国足球到哪里找一个可以一直呆着的无菌室?

 
[责任编辑:陈清扬] 标签:审判 化疗 吴金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