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夜晚,孙杨和检测团队在哪些环节分别存在瑕疵?
体育

那个夜晚,孙杨和检测团队在哪些环节分别存在瑕疵?

2019年07月31日 20:50:47
来源:轻功水上飘

null

2018年9月4日晚,IDTM团队受FINA委托,前往杭州对孙杨进行飞行药检。这随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国外媒体披露,CAS(国际仲裁法庭)将于9月份召开听证会,究竟是孙杨,还是WADA将胜诉,届时将得出最终的结论。

日前,FINA呈送给CAS的59页报告流出。根据报告内容,孙杨和检测团队都有环节的处理方式不当,可能受到比较大的质疑。

当晚大约11点,孙杨抵达自己在杭州的别墅。双方都同意在别墅附近的一家会所采集血样和尿样。一间比较安静的房间成为了兴奋剂检测站。

主检测官出局了IDTM的授权文件,血检官出示了护士证,而尿检官仅出示了个人身份证。孙杨不认可尿检官的身份,要求对方必须提供相应的证明。主检察官表示,血检官和尿检官都签署了保密协议,但这一协议她并未带在身上。

到现在为止,孙杨的一切行为都是合理的。他有权利对尿检官的身份提出质疑。至于尿检官是否应该出具IDTM的相应文件,则需要CAS的最终认定。亚当-皮蒂等国外选手表示,主检测管仅需证明尿检官是和主检测管一起来的即可。目前,关于这一疑点,各方说法并不一致。

大约11点35分,孙杨接受了抽血。血样被放置在密封的容器中。关于取尿样的争论仍在继续。孙杨的态度是:IDTM派遣一个具有相关资质的尿检官过来,他将配合提供尿样。但是,主检测官并不同意孙杨的这一提议。

这个时候,主检测官提出,孙杨的妈妈可以监督尿检官的工作。这一提议略显荒唐,被孙杨一方严词拒绝。主检测官提议孙杨自己监督尿样,也被否决。

一个比较大的质疑点随机出现。在主检测官与IDTM打电话时,孙杨独自一人去了厕所。当尿检官发现的时候,试图警告孙杨的行为并不合理。孙杨很快回到了检测站,并告诉检测官他只排空了部分膀胱,仍可以完成尿样的提取工作。此后,孙杨在多次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进行了排尿。

主检测官认为,当晚让孙杨完成尿样提取工作已经无法完成。于是,她让孙杨签署一个血检的表格。孙杨表示表格中的评论部分需要他的医生巴震来填写。

此时,孙杨发现尿检官在拍摄他的照片。他勒令尿检官打开手机,删掉了相关照片。主检测官表示,照片只是他们抵达别墅区后拍摄的周边环境的照片。尿检官表示他的手机里从未有过孙杨的照片。这是一个无法互证的矛盾点。

巴震抵达现场之后,查看了ITDM团队的证件,认为血检官和尿检官的资质都不符合规定。血检官不具有抽血资质。他拒绝ITDM团队将血样带走。主检测官多次重申,如果她不能带着血样离开的话,孙杨一方涉嫌违反相关反兴奋剂条例。

当主检测官再次和她的上级通话时,她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她走进会所,发现孙杨和安保人员打碎了一个存放血样的容器。安保人员手里拿着锤子,而孙杨站在一边,用手机打着闪光灯。主检测官被要求破坏另一个存放血样的容器,但被严词拒绝。主检测官告知孙杨一方,他的行为是不合规,涉嫌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

此后,巴震书写了一个当晚发生了什么的情况说明,ITDM团队的三个工作人员都进行了签名。

这基本就是当晚事情的经过,孙杨团队将被质疑的点包括:1、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排尿;2、涉嫌为安保人员打闪光灯;3、曾经受到过禁赛处罚的巴震出现在了兴奋剂检测现场。

ITDM团队将被质疑的点包括:1、尿检官的身份存疑;2、尿检官是否私自拍了孙杨的照片;3主检测官始终不同意另派一个具有资质的尿检官过来(孙杨已经表示多晚都可以等);4、她们在巴震提供的情况说明文件上进行了签名,而没有主动将当晚发生了什么记录下来。

正如首先报道这一事件的《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格雷格-洛德所言,双方都存在瑕疵,至于CAS最终将做出如何判决,取决于CAS进行怎样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