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足下次杀回中超,不该只是简单的“冲超”了
体育

深足下次杀回中超,不该只是简单的“冲超”了

2019年11月29日 14:04:11
来源:丰臻

除了开局连胜河北华夏幸福和天津天海,2019赛季中超联赛对深圳佳兆业而言全是苦涩。

2016赛季开始,佳兆业在连续高投入之下花了三个赛季才从中甲艰难冲上中超,结果中超一年游结束。过去几个中超赛季,升班马至少都能在第一年保级成功,深足成了特例。与深足一同冲超的武汉卓尔本赛季甚至杀进了中超前六,他们的投入低于佳兆业之上。很确切的事:深足的备战以及引援存在问题,最终转化成了教训。

2018赛季中甲联赛最后一轮,深足靠梅州客家帮忙阻击绿城才惊险冲超成功,他们甚至不忌讳直接把梅州客家俱乐部总经理兼主帅曹阳请到了冲超庆功宴现场,由得球迷带头高呼曹阳曹阳。这种略微张扬的庆祝,预示着深足的急迫感,也预示他们或许没有为扎根中超做好准备,而只是简单地追求“冲”。

卡罗率队成功冲超,获得了中超的执教资格。过去三个中甲赛季,深足从埃里克森到唐尧东,从西多夫到王宝山,再到卡罗,换了多任教练,球队在不同战术风格之间切换,阵容变幅很大。可以说深足最终是靠最最简单的足球打进中超的——卡罗对双箭头普雷西亚多和奥汗德扎的依赖肉眼可见。

又似乎,佳兆业入主以来只是想冲超,其它东西没有再想。如今降级的结果也倒推出了这种结论。球队确实冲超成功了,但没有通过冲超形成打底的技术风格、球队凝聚力、更衣室文化。随手举个例子,深足更衣室领袖有吗?分两派立山头的也行。但没有。

有时候倒还觉得球霸不是贬义词。

佳兆业在征战中超第一年反而有谨慎投入的意思,比起他们在中甲的大手笔而言。奥汗德扎上赛季一结束就决定转投王宝山的河南建业。在中超向来投入较低的建业反而可以当机立断给一位中甲球员满意的合同。这说明什么?如果是卡罗嫌弃他,那卡罗看走眼了。如果是佳兆业提供的合同还不如建业,那冲超过后未免有点后劲不足。

年初,内援市场上深足试图从富力引进此前已经租界过来的叶楚贵。叶楚贵是在球队在冲超赛季的助攻王和本土第一射手,佳兆业理应想办法引进叶楚贵。但他们只愿意给足协官方设定的上限2000万人民币,富力当然不卖。

深足本赛季在进攻端显得人员单薄,他们购入的金强、王鹏、李源一、国威以及赛季中途租借的刘奕鸣这5人都是中场后场球员。这也符合卡罗的思路,屯兵后场,前面打防反。但深足选择的外援中锋卡马拉、中场塞尔纳斯、中卫姆本格,再加上中锋普雷西亚多,似乎又不足以让球队打出有效防反。

深足引进的外援价格都不贵。当你选择的外援身价不太高的时候,那就有较大的赌运气的成分。深足首先在卡马拉身上赌输了。这位挪威国脚既不能提供速度,也无法跟队友形成好的配合,还多次浪费机会。上半赛季卡马拉出场5次,0进球,夏季窗口只能离队。

卡马拉是在赛季开始前几天才加盟球队的,根本没有时间融入球队,这笔引援效率极低。普雷西亚多和塞尔纳斯在经历了赛季初的高光之后,很快陷入沉寂。唯有中后卫姆本格踢出了稳定的水准,成为后防核心。

夏季窗口,在保级线上徘徊,外援阵容必然要调整。但不知道是卡罗和俱乐部管理层认识的经纪人太少,还是其它原因,深足引进了梅州客家的中锋约翰马里,以及从葡萄牙联赛弄来了高中锋迭戈索萨。

俱乐部最终在下半赛季选择了马里、索萨、普雷西亚多三名风格相近的中锋,以及中场组织者塞尔纳斯,放弃了姆本格。回过头看引进马里没有什么问题,当时普雷西亚多断断续续有伤在身,球队需要强有力的箭头人物,而且他也先于索萨。后到的索萨这笔引援在当时就引发了很大争议。

都知道球队缺少的是速度和突破。索萨是中锋,而且他当时正处于欧洲联赛的夏季休赛状态,跟深足签下合同后需要至少三周时间才能勉强达到比赛状态,这跟球队十万火急需要保级的节奏明显不符。

前29轮赛事,深足总共赢了4场球,而在夏季更换外援之后的深足,只赢了1场。这说明外援的更换没有起到作用。

5名进攻端的外援里,马里的数据是最好的,出场14次9球。普雷西亚多出场24次5球5助攻。塞尔纳斯出场26次4球3助攻。索萨出场9次3球3助攻。卡马拉出场5次0进球1助攻。比赛过程中所有外援都踢得很艰难。因为进攻端球员结构配置的不合理,深足的整体套路非常单调。

球队有中方球员私下向记者抱怨:“都知道外援的重要性,而且我们队本土球员的底子跟天海的底子没法比。踢中超什么外援好用,可能卡罗不一定很清楚。比如塞尔纳斯是百分百好球员,但他不适合踢中超。至于前锋位置就不说了。没有一个速度快的外援,弱队怎么踢中超比赛?太难了。你看看人家的阿切姆蓬和小摩托。”

如果深足赛季中途早点换帅,或许新教练在转会市场也能做出针对性的调整。但动作迟了。俱乐部决定换帅是在联赛第19轮过后。联赛第20轮,多纳多尼在南京奥体看台上见证卡罗带队打的最后一场比赛,球队输给了苏宁,正式落入降级区。10轮的时间虽然够长,但外援结构已经固定,多纳多尼在战术层面没有太多改变空间了。

换帅肯定是换迟了。而换的这个意大利教练本身也值得商榷。多纳多尼带队打了9轮,只在主场赢了在那场比赛中呈放弃状态的广州富力。多纳多尼带队1胜4平4负,卡罗带队3胜5平12负,两人带队拿分率差不多。当然这么比对多纳多尼不太公平,前面也说了他对球队没有改造空间。

一般情况下,一家中超俱乐部在赛季过半之后陷入危机,而且涉及到保级,救火队员会请土帅。土帅的作用不仅在于场内,还在于场外,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佳兆业请来的是对中国足球完全不了解的意大利人。这个选择跟当年他们突然选择西多夫一样让人觉得诧异。

数据上看,深足场均进球1.07个,排在中超倒数第二,仅高于北京人和。如果深足最后做客上海不赢上港,那么球队一年只赢下4场比赛,胜率仅比今年降级的北京人和2013年降级的武汉卓尔要高,与2015年降级的上海申鑫和2017年降级的辽宁沈阳宏运持平。

如果不是天津天海本身遭遇了不可控的负面事件(老板束昱辉被刑拘,天津体育局托管了一年),深足以这样的表现可能早就掉队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能是天海的局面太糟糕,让佳兆业在赛季中途稍微乐观了,以至于没有当机立断最后反而手忙脚乱。

退一步说,引援和换帅失误也未必一定会导致失败,毕竟天海这个底垫得有点深。在中甲三年打下的底子太薄,是今年降级的主要原因之一。三年的冲超之旅倒有点空中楼阁的意思。

年初首个主场,有35000名观众到偏远的龙岗大运中心看深足回归中超后的首秀,踢到与建业的保级战,球迷只剩10000左右。球迷的热情在一个赛季之后被消磨了很多。

反正佳兆业有心长线经营深足,今年倒是一个不错的教训。对很多本土球员而言,一年的中超历练在技术层面也会有积累和收获。只是下次杀回中超,不该只是简单的“冲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