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国际电竞大赛,我们看到了「电竞入奥」的一种未来
体育

在这个国际电竞大赛,我们看到了「电竞入奥」的一种未来

2019年12月19日 21:00:00
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在「电竞入奥」的光环下,体育电竞得到了业界的更多关注。

而汇聚了中外战队的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则给国际化的体育电竞提供了一种答案。

文 / 北力

编辑 / 郭阳

肆虐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地吹过。路上都是缩着脖子,拉紧了衣服的领口急匆匆地的行人,空气中到处膨胀着寒冷和干燥……

这样的描写,用来形容12月15日的石家庄再准确不过。当天,被戏称为「摇滚之乡(Rock Hometown)」的石家庄,迎来了第二次下雪,寒冷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与此同时,河北省体育馆却是另外一种景象。随着韩国小将丁材荣战胜对手,狼队电竞俱乐部以3比2的总比分战胜长春亚泰电竞俱乐部,获得了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的冠军。

激情、热血和欢呼交织在一起,使馆内的温度骤然上升。在拥抱过后,狼队电竞俱乐部的四名队员走向了领奖台,举起了属于他们的冠军奖杯。

夺冠时刻,人总是会变得敏感,对于是场上队员还是场下观众来说都是如此。

对于选手来说,在举起奖杯的瞬间,自己刻苦训练、全力付出的时刻都会闪回到自己的脑海中,一切都有了结果。

对于观众来说,鼓掌、呐喊逐渐冷却,你开始意识到这段观赛之旅走向了终结,留下的只是余味和思考。

01

「电竞入奥」背景下,FIFA电竞不断成长

12月16日,一则重磅消息登上了各家媒体的头条。

在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全球发布会上,「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EF)正式成立。在会上,当选首任主席的Chris Chan表示:「GEF将促进电子竞技在国际体育官方组织更大程度的认同。」

可以肯定的是,电子竞技距离入奥只会越来越近。奥委会在此前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上表示,「体育类游戏是电子竞技,其他品类是游戏。」

作为和传统体育最为接近的电竞项目,FIFA品类电竞一直是电子竞技体育化、电竞入奥的先锋军。虽说如此,但相比于《英雄联盟》、《CS:GO》这种已有成熟赛事体系和标准的电竞项目来说,FIFA品类赛事仍处在探索之路。

那这种探索到了何种阶段呢?在现场观看了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之后,我得出了一些答案。

一般我们说到FIFA品类游戏都会想到《FIFA》系列,如《FIFA20》和《FIFA ONLINE》系列。以目前世界上FIFA品类的格局来看,欧洲在《FIFA》系列上的统治力更强,而亚洲选手则是《FIFA ONLINE》系列的霸主。因为用户在两个版本上的分散,实际上导致世界FIFA电竞的实力格局是破碎错位的,欧洲和亚洲间缺少一个度量工具,不知道谁才是《FIFA》品类玩的最好的人。

而此次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请来了亚洲和欧洲八支高水平的队伍。其中不乏《FIFA ONLINE》豪门鲁能泰山SC电竞俱乐部和全欧洲最具竞争力的FIFA战队之一沙尔克04电竞俱乐部。鲁能泰山SC电竞俱乐部曾在2018年的CEFL中国足球电竞联赛上夺冠。而沙尔克04电竞俱乐部自2016年成立以来,先后取得了ESL德国冠军、虚拟德甲冠军和电竞俱乐部世界杯亚军等荣誉。

在选手方面,鲁能泰山SC电竞俱乐部坐拥「大魔王」的陈俊宇,狼队电竞俱乐部则派出了丁材荣、尹亨石这对「韩国双子星」。熟悉《FIFA ONLINE》系列的玩家都知道,丁材荣在2015年曾帮助中国队夺得过EACC亚洲杯的冠军,后又在多项亚洲顶级赛事中夺魁,堪称亚洲FIFA电竞中的「Faker」。

沙尔克04电竞俱乐部派出了Tim Latka和Cristian Knoth的阵容。在上赛季的《FIFA》世界排名中,Tim Latka位列第23名,他也在今年8月造访中国上海。队中另一位选手Cristian Knoth曾在2014入围虚拟德甲联赛决赛,也入选德国电竞国家队。

此外,由Niklas Luginsland、Stefan Beer和Riad Fazlija这三名来自德甲不同俱乐部的选手组成了德甲电竞之队,他们在赛前也被看做是本届赛事的「X因素」。

随着世界FIFA电竞「欧亚大战」的上演,使本届比赛成为了《FIFA》和《FIFA ONLINE》间少有的度量工具型赛事——欧洲选手对于足球的超凡理解、亚洲选手对于电竞的细腻操作,两种不同风格的正面交锋,让观众对世界FIFA电竞的实力格局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其次,像笔者在前文提到的,如今的电竞「入奥正当时」,体育电竞更是其中的先锋军。因此,既然想要入奥,那么电竞赛事就要拿出和奥运会或者其他大型体育赛事配套的专业化制作能力,其中包括赛事服务和赛事商业化。

众所周知,《观赛手册》作为传统体育赛事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拥有长远的历史。拿足球来说,如果你去观看北京国安、广州恒大等俱乐部比赛,你在入场时会收到一本《观赛手册》,里面有球队和对手的信息、数据等。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是否有《观赛手册》代表了赛事水平的高低。

在这个层面上,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开了国内FIFA品类赛事的先河。

通过收集整理国内外FIFA电竞的一些比赛、选手的数据信息,本届《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整合出了国内FIFA电竞的第一本《观赛手册》。如果借用阿姆斯特朗的名言,「观赛手册是本届赛事的一小步,却是国内FIFA电竞的一大步。」

谈到电竞商业化,可以说LPL和KPL是行业的黄金标准,是人们讨论的中心。但对于国内的FIFA电竞品类来说,其商业价值的探索仍处在行业初期。所以,如何像LPL、KPL学习,扩大自己的商业影响力成为了FIFA品类的必修课。

本届赛事,利用「钛度首开纪录时刻」、「飞耐仕中场来一棒」、「迪瑞克斯MVP」,这种与比赛内包装植入的营销方式,为赞助商提供了最大程度上的权益激活。

只有不断完善自己的赛事服务、商业模式和提高商业化程度,配套其他大型赛事,FIFA品类电竞赛事才能进一步扩大自己的赛事影响力,从而成为真正的「入奥先锋军」。

02

让电竞成为国际化的一种答案

据普华永道201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世界上十大最具增长潜力项目排名中,电竞超越足球排在第一位。

现如今,关于电竞产业的狂飙突进已经不必赘述,这一切都可以总结为一句话「谁不去拥抱电竞谁就将落后于时代。」

此前在接受电竞派(ID:ECO-esports)独家专访时,西甲亚洲区公关经理Javier Ibáñez曾表示,「他认为传统足球世界的球迷分两种,一种是每周都会去现场看球的铁杆球迷,另一种是全世界通过电视观看比赛的球迷。但现在随着《FIFA》等足球游戏的影响力愈大,第三种球迷也在愈加增多——他们着迷于电竞和游戏、会更多会在手机和电脑上玩游戏,借此了解一些球员和球队。」

FIFA电竞作为作为和传统体育最为接近的电竞项目,能更好的将传统体育迷和电竞迷连接起来,在电竞文化比传统体育文化更为发达的国度,通过电竞来反哺足球。

我们再看一组数据。

据DFL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共有3.2亿足球球迷,其中1.76亿对德甲持有兴趣,而德甲忠实球迷数量则达到了8000万。在电竞层面,中国预计将在未来超越韩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电竞市场,仅次于美国。中国电竞产业预计将在2023年前保持21%的复合年增长率,而这里则大约有5.6亿的游戏用户。

不同于近两年才开始在电竞领域发力的联赛,德甲早在七年前就开始了自己的规划。2012-13赛季,「德甲虚拟联赛」(VBL) 成立,德甲成为了首支成立电竞赛事的足球联赛。

如今,VBL已经是一个拥有来自德甲和德乙22支俱乐部参与、参赛人数达到130,000的庞然大物。完整的联赛生态也增加了VBL的招商能力。2018年,VBL得到了泰格豪雅的冠名赞助,转播权也分发到了传统媒体Sport1(德国体育一台)和Facebook这样的网络媒体中。

在中国这个电竞文化极为发达的市场上,德甲通过本届赛事来为国际足球IP本土化提供了一个鲜明的答案。

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上,德甲派出了两支队伍来代表自己的品牌。观众通过本次赛事,近距离的接触了来自沙尔克04、门兴格拉德巴赫、沃尔夫斯堡和斯图加特的选手,完成了对俱乐部和德甲的推广,提升了德甲的品牌价值。

德甲中国区代表Patrick Stuber清楚地知道,在任何时候,投用户所好总是不会错的。在接受ECO氪体专访时也对此表示,「对我们来说,这样的电竞赛事给德甲和德甲俱乐部带来了向中国粉丝展示的绝佳机会。电竞是德甲的核心财产,也是德甲大发展战略中的一部分,所有与电竞相关的活动都会对德甲整体品牌价值的提升带来益处。」

通过电竞推广国际足球IP,可以说,2019FIFA ONLINE 4 国际大奖赛很好的完成了这个任务。

03

电竞,让所有人同场竞技

「C罗在弧顶拿球,起脚射门,球进了!」

在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与德甲电竞之队的第二局比赛中,伴随着解说激情的呐喊,游戏画面中的C罗用个人能力敲开了对手的大门。

进球后,转播镜头的重点不再是游戏,而是变成了赛事的核心——选手。坐在显示屏前的选手虽然坐在轮椅上,但与游戏里和解说席上的激情四溢相同,遏制不住激动情绪的他,也挥臂高呼了起来。

正是因为有这些风格各异、充满故事的选手存在,我们通过游戏画面感受到的激情才有了可能。作为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选手中最「特殊」的一个,我被来自德甲电竞之队Niklas Luginsland所吸引。借着珍贵的采访机会,我了解了属于他的故事。

现年22岁的Niklas,患有先天性脆骨病,这使得他要依靠轮椅才能行走。

对于Niklas来说,5岁是人生的分水岭。他人生中多数骨折事件都发生在5岁之前,超过了40次。但也是在5岁那年,他第一次现场观看了斯图加特的比赛。

此后,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变。

「在我第一次观看斯图加特的比赛时,我就爱上了这支球队。」 也是在这个时候,Niklas把为斯图加特效力当成了自己的梦想。

但是,由于生理缺陷,Niklas不同选择传统的足球道路。尽管如此,Niklas没有放弃自己的职业梦,电竞成了他实现梦想的途径。

正所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决心加入斯图加特的Nikals也开始埋头苦练。虽然与其他人相比,Niklas所要付出的更多,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2019年,在他第一次现场看球的17年后,他终于加入了斯图加特电竞俱乐部。

「对我来说,这是梦想实现的一天。斯图加特是我最爱的俱乐部,我们家里人也都是斯图加特球迷,我一直都想为斯图加特效力。」

实现梦想的滋味是美妙的,但人生的旅途不止于此。成为职业选手,意味着Niklas要不断的在高水平的舞台上竞争,为了荣誉而战。对他来说,更大的挑战还在前面。

除了电竞选手的身份之外,Nikals还有另一个身份——体育管理专业的学生。因此,当我问道你如何安排训练时间时,Niklas表示 「在周末,我会每天训练15小时。周中,因为有学业安排,所以时间不定。」

一天15小时,这就是实现梦想所要付出的代价。就如Niklas本人所说「只要足够努力,任何人都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

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的竞技舞台,是奥林匹克精神的重要表现。由于在传统体育中对身体机能的较大要求,残疾运动员不可能和健康运动员同场跑步,那么残奥会的概念应运而生。

而电竞与传统体育不同的是,电竞对身体机能的邀请相对较小,这使得像Niklas这样身患残疾的运动员能够有机会和健康运动员同场竞技,在比赛表现上几乎均势,这无疑是对电竞奥林匹克精神的一种升级。

从完整专业的赛事运营,到国际足球IP本土化的解决方案,再到关照残疾运动员、对电竞奥林匹克精神的诠释,毫无疑问2019 FIFA ONLINE 4国际大奖赛在赛事本身之外,已经找到了更吸引人的多元化价值。

电竞与传统体育,就像是一对多年不见的亲生兄弟,或许在一开始见面时会有许多的隔阂与不适,但到头来终归会走向融合和统一,相互为体育这个大家庭做出时代化的贡献。可能我们现在来谈电竞入奥的未来还有些遥远,但体育电竞入奥或许已经近在眼前。

对于不断向全世界做出表率的中国电竞赛事,有越来越多这样的赛事出现,我们才能更接近想要抵达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