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如何影响中国军团奥运备战?原地训练 严禁吃外卖
体育

疫情如何影响中国军团奥运备战?原地训练 严禁吃外卖

2020年02月04日 14:33:02
来源:凤凰网体育

凤凰网体育特约记者/张宾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做出了“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的结论。兹事体大,全国进入了非常状态。为了减少聚集,体育赛事首当其冲受到冲击。从1月23日开始,陆续传来了各项赛事被延期或者取消的消息。

CBA、中超和排超(男子)等职业联盟都已经宣布延期。面对疫情这一不可抗力,职业联盟以及各俱乐部应该如何应对呢?正在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军团又将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做了哪些应对呢?

CBA、中超、排超全面延期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国内的体育赛事全面停摆,几大职业联盟受冲击最大。

CBA目前正在联赛中期。早在1月24日,官方就宣布推迟原定于2月1日起的所有比赛。2月3日,CBA各队收到新的通知,联赛不早于4月1日重启,剩余赛程的具体方案仍在研究之中。

疫情发生之后,CBA各队都推迟了归队的时间。效力于上海男篮的董瀚麟透露,他们之前将归队时间推迟到2月5日,计划2月6日正常训练。

新赛季的中超联赛原定于2月22日正式开启。1月30日,中国足协下发通知,宣布2020赛季国内足球各项赛事均延期举行。中超联赛何时打响悬而未决。

与此同时,亚足联也发布公告,宣布因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亚冠小组赛前三轮比赛中超球队均客场作战。不过鉴于澳大利亚出台了限制入境的政策,上海和申花两队首轮比赛有可能再受到影响。2月4日,亚足联将召开会议,商讨对策。

北京国安结束了第一阶段在西班牙的训练之后,目前正在济州岛训练。他们原计划第二阶段前往上海进行备战,但考虑到多方面的情况,选择了更适合的济州岛。球队下一步的具体安排也要视亚足联的会议结果而定。

上海上港和上海申花都临时更改计划,选择飞赴阿联酋迪拜,进行第二阶段的冬训。江苏苏宁、山东鲁能等队也正在迪拜冬训。广州恒大则留守番禺基地。恒大与申花的超级杯也早已宣布将延期举行。

2月3日,中国排协也发布公告,宣布原定于2月、3月由排球中心举办的一切赛事延期。这里面就包括中国男排超级联赛。

职业联盟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

2003年非典期间,末代甲A等职业赛事也曾遭遇延期。17年过去了,国内的职业联盟体系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各职业联盟、各俱乐部应该如何应对呢?

体育产业专家、关键之道CEO张庆表示,无论是中超公司、CBA公司这些联赛管理机构,还是各个俱乐部,首先需要按照疾控中心和各地方政府的要求,做好自我的疫情防控工作,“这里面不仅包括球员们,还包括工作人员,甚至工作人员的家属。CBA有20支球队,中超16支球队,加起来也是不少的数量,相应工作人员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大家需要守土有责,做好自身的防控工作,包括训练场所、办公场所都应按照相关要求,做好防护、隔离工作。”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有可能引发外援解约潮。以CBA为例,一些球队的外援签署的是非保障合同。联赛暂停,不少外援希望获得自由身,另谋出路。《新京报》披露,因疫情影响更换的外援,或将不计入赛季总更换人次之内

对此,张庆表示,各职业联盟应该妥善处理好利益相关方在不可抗力情况下的各项事务。“我们应该目光长远,秉承更大度的原则。在CBA,如果外援签的是无保障合同,他们没有球打,就没有出场费、奖金。这个时候需要考虑法、理、情等多方面因素,在疫情发生的情况下,本着以人为本的角度,进行妥善处理,包括请有关部门及时出具澄清信等。我们必须目光长远,(未来才有可能)吸引(更多)国际球员加入。”张庆说。

俱乐部、球员们在全社会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张庆指出,在疫情当前,他们有责任、有能力传递正能量,“俱乐部、球员们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包括录制视频等方面,对(疫区)进行声援、捐赠,倡导球迷们以更良好的心态应对疫情,在全社会传递出体育界的声音。”

很多球队、球员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苏宁外援米兰达专门录制了为武汉打气的视频,吴曦、李昂、吉翔等多名本土球员共同购买了47箱N95口罩。目前物资已经抵达武汉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

休赛期,俱乐部在内容方面也可以有所作为。张庆建议各俱乐部利用这个机会加强球迷社群的建立和维护。“这其实是一个机会。俱乐部可以利用官方自媒体,及其他移动互联网手段,建立社群关系,活跃社群,包括录制视频内容,也可以提供历史镜头、精彩花絮,甚至开通短视频账号等。过去,俱乐部在自媒体方面有所作为,但与商业企业对社交媒体的使用相比,俱乐部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目前,疫情还处于发展阶段,球队在这方面可以多下功夫。”张庆说。

据张庆了解,无论是中超公司,还是CBA公司,都制定了相应的预案。他强调,在现阶段,联赛管理机构最重要的一点是做到信息透明,“实际上球迷、舆论都能理解。当危机在面前的时候,管理机构应该进行真诚的沟通。同时,可以考虑在疫情结束之后创新一些赛事,或者追加一些赛事。”

对于是否应该相应压缩赛程,以及需要对赞助商进行补偿,张庆坦言这需要赛事方做出评估测算,并与利益相关方沟通后才能确定。

奥运项目原地备战、国内不移动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仅剩下几个月的时间,这个阶段正是奥运备战的关键时期。个别项目还在为奥运资格而努力。因为疫情,很多奥运资格更换举办地、延期,为中国军团冲击奥运资格增加了难度。

女足奥运预选赛从武汉移师澳洲(中间一度有消息称将在南京举行)。中国女足抵达澳洲后进行了为期两周的隔离,比赛也被延期。原定于在武汉举行的奥运会拳击资格赛也改到约旦首都安曼举行,比赛举办时间则被顺延了一个月。

乒乓球、羽毛球、体操、跳水等中国奥运军团的王牌项目,并不涉及奥运资格的问题。但很多重要的赛事也被延期或取消。原定于2月28日至3月1日在海南文昌举办的乒乓球亚洲杯被延期,同期的2020中国(陵水)国际羽毛球大师赛也被延期。

国际泳联跳水世界杯系列赛北京站则直接被取消了。一名“梦之队”主力成员透露,加拿大站的比赛是否取消则需要看情况,而作为奥运会之前最重要的赛事——跳水世界杯目前处于待定的状况。队员们在体育总局进行封闭训练,不能外出,一旦私自外出归队后需隔离14天。同时,他们也被严禁吃外卖。

另一项被取消的赛事是原定于2月中旬在南京举行的亚洲室内田径锦标赛。此外,原定于今年3月13日至15日在南京举行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将推迟到2021年3月举行。

日前,在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国家体育总局疫情应对办公室副主任刘国永透露,各支国家队没有一例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发生,“所有的队伍不在国内进行移动,原地进行训练。”

夏奥项目之外, 冬季项目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原本计划于2月中旬在内蒙古举行的全国冬运会也被推迟举行。不过,各冬季队伍参加国际大赛目前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中国花样滑冰队正如期在韩国首尔参加四大洲锦标赛。

大众赛事也普遍受到了波及。中国田径协会早在1月24日就下发通知,4月30日前举办的马拉松及相关赛事可通过异地、推迟、取消的方式降低风险。

“我们一定要根据疫情发展情况,要根据赛事举办地、当地政府对大型体育赛事的有关要求来统筹,一定要把运动员的安全和广大市民百姓的健康放在首位。”刘国永认为,体育赛事的延迟、取消是恰当的。

病毒肆虐,除了必须的外出比赛任务,封闭训练应该是最佳的应对方案了。幸运的是,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队伍大多进入了冲刺阶段,距离北京冬奥会还有2年时间,疫情对于中国军团的影响尚在可控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