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产业规模将破10亿美元,中国电竞如何在疫情之后领跑全球?
体育

电竞产业规模将破10亿美元,中国电竞如何在疫情之后领跑全球?

2020年02月26日 19:12:18
来源:轻功水上飘

“全球电竞市场在今年的发展将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蓬勃,而随着整个行业的成熟,各类商业化模式也将更加广泛的实施与改进,整个产业规模也将在短时间内再上一个新台阶。”

Newzoo联合创始人兼CEO Peter Warman与该公司电竞业务负责人Remer Rietkerk在新发布的《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报告》中表达了对2020年全球电竞产业发展的看法。

当然,对于这些观点,Newzoo均在《报告》中给出了详细的数据支撑,其中有几个重要数据值得关注。

以历年电竞产业的增长速率为依托,2020年,全球电竞产业规模将突破10亿美元大关,行业总收入将达到11亿美元。

商业赞助依然是电竞产业最大的收入来源,2020年,电竞行业的商业赞助收入将达到6.369亿美元,高于2019年的5.435亿美元。

全球电竞观众的用户规模将达到4.95亿人,其中电竞爱好者数量预计将达到2.229亿人,同比增长2500万,观看频率较低的电竞观众数量将达到2.72亿人左右。

中国仍然拥有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收入预计将达到3.85亿美元,占全球总收入的35%。在拥有全球最大市场规模的同时,中国地区的电竞观众人数也在国际中遥遥领先,数量预计将达到1.63亿人。而作为全球第二大的北美电竞市场,无论是是在收入还是在观众数量上均远落后于中国。

值得思忖的是,当国内在2020年初遭遇新冠肺炎的冲击,大量产业蒙受损失的情况下,中国电竞将如何在开局不利的情况下继续领跑全球?

2

疫情对国内电竞产业的冲击不可谓不大,首先,由于国家体育总局的一纸禁令,国内所有线下体育活动、赛事全面停摆。对于电竞行业来说,线下赛事的停摆不仅意味着中国地区电竞赛程相对于国际环境的落后,更重要的是,线下赛事停摆意味着门票收入进入空白阶段,各类赛事的场馆租金成本无法有效回收,赛事组织方、运营方的收入遭遇了明显打击。

另外,广告赞助商权益也由于线下赛事的无法展开而受到了严重影响,这势必会导致各类赛事对赞助商的吸引力下滑。而除了赞助商权益无法有效保障以外,拥有赛事版权的媒体方也承受着不小的损失,由线下转而试水线上进行的KPL与LPL有可能对各方利益进行止损,然而大量不具备线上运营能力的赛事则只能在疫情的冲击下无限期推迟甚至是取消赛程安排。

当然,将线下赛事移植线上也并不是万全之策,线上竞赛环境的维护、监管以及设备的高需求也需要组织方进行较大的成本投入。显然,这些不得已而为之的各类举措正在严重阻碍国内电竞产业的商业化进程与整体发展速度。

不仅如此,抛开疫情对整个产业的宏观影响不谈,国内的电竞硬实力也恐怕会遭受一定的打击。由于选手“禁足”,各个职业俱乐部的赛训质量便存在疑问,同时这些俱乐部还必须面临缺席近期国际性电竞赛事的窘境,缺少高质量训练环境以及缺少赛事打磨,国内的整体电竞水平极有可能会出现整体下滑。而这样一来,中国职业俱乐部在国际赞助商金主眼中的抢手程度也必然会受到影响。

3

既然疫情对国内电竞行业的冲击十分明显,那么这是否会牵连中国电竞行业在全球的领跑地位?其实不然,当疫情对行业造成冲击时,也为行业创造了新的风口。

首先,在疫情期间内,各类游戏产品的用户数量均出现了规模不一的上涨,王者荣耀在春节期间的DAU曾高达1.2亿至1.5亿,直接打破了产品的历史记录。而和平精英的DAU也大幅上涨至接近7000万。同样的情况几乎在各类游戏产品中都有出现。作为拥有热门电竞项目的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或者英雄联盟等游戏,大量新用户群体的涌入无疑为这些作品背后的电竞赛事提供了潜在的观众资源。

与此同时,以学生群体为主要用户的电竞赛事在转入线上之后,在疫情期间获得的关注量势必会远超常规时期,如果这些线上赛事在流量方面拥有了保障,那么赛事对赞助商金主的吸引力也可能不减反增。

另外,例如KPL、LPL等赛事,在线上办赛的试水过程中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运营方式,这些经验能够为游戏厂商以及赛事组织方提供全新的办赛以及商业化思路。例如LPL通过线上公开训练赛来对广告赞助商权益进行保障,及时为各方进行止损。

而且这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办赛方式并不是疫情期间的“一次性”产品,在电竞行业中,线上本就是开展全民性赛事的沃土,当国内厂商具备了线上办赛的经验之后,大可将这一宝贵经验延续下去。无论是KPL还是LPL,都是相对封闭的特许经营联赛,庞大的游戏玩家群体缺少参与度,而当线上运营环境稳定之后,这些游戏厂商大可利用现成资源举办全民性质的电竞赛事,通过这些赛事来提升玩家的粘性。同时还可以为一些预算较低的小型广告赞助商开辟第二战场,提升自身的商业变现能力。

不仅如此,如果凭借这一时期打下的线上运营基础将线上赛事的形式保留下来,将全民性赛事成功落地,那么这些赛事将极大提升国内电竞的造血能力,充分挖掘来自民间的好苗子。

在电竞行业本身之外,国内的电竞行业政策环境也在更加快速的成熟起来。在疫情期间,国内的游戏产业与电竞产业展现出了良好的抗风险能力,在多个城市的经济文化发展中起到了支柱作用,在这一现状下,北京市不仅首当其冲肯定了游戏产业的重要作用,同时对游戏、电竞产业的发展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政策。

而在今天下午,上海市在疫情工作通报会中也提出了对电竞产业的一系列扶持政策。与北京相同,上海市作为国内电竞产业发展的头部城市,不仅鼓励电竞赛事充分发挥能够移植线上的行业优势,积极吸引大型赛事落地,同时也提出了加快对电竞、游戏相关出版内容的行政审批速度。显然,当两大头部城市开始广泛为电竞、游戏产业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时,很可能会吸引更多的地方陆续出台产业扶持政策,从而使整个行业迎来一波政策利好环境,如此一来,国内的电竞游戏产业不仅能够在疫情之中保证发展态势,在疫情之后也很可能迎来大幅的爆发。

诚然,新冠肺炎确实对国内的电竞产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但是也为行业在扩充用户规模、探索新的商业化道路、完善电竞生态以及推动政策出台等方面提供了新的风口。这样来看,Newzoo此时仍然预测中国是电竞第一大国并不见得就是为我们扣了一个高帽子,而在疫情期间放慢步伐的中国电竞产业也很可能在阴霾散尽之后迎来一次难能可贵的冲刺机会,巩固自己领跑全球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