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澳退赛,新冠汹涌:东京奥运推迟至2021年幕后
体育

加澳退赛,新冠汹涌:东京奥运推迟至2021年幕后

2020年03月23日 10:12:57
来源:肿瘤情报局

此账号为大风号风铃计划加盟成员,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文/黄绒 (旅美学者)

新冠病毒成为第一个让奥运会推迟时间的传染病

东京奥运会,何时取消或延期已成为一个猜谜游戏。

3月24日,这只悬在日本上空的靴子终于落地。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先后提出如果不推迟今天夏天举办的东奥会后,他们将宣布退出。在压力下,一直坚称不取消不推迟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方与国际奥委会商定后,同意推迟至2021年举办东京奥运会。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称,延期后仍将保留“东京2020奥运会”的名称。

延期的事情其实早有端倪。CNN的消息称,国际奥委会不具名的官员私下透露,一个小范围的核心官员已经完成报告,原则上已决定推迟在今年7月举办的东京奥运会。新的日期是在2022年,即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同年举办。

3月23日,路透社称东京奥运会的组织者已开始悄悄草拟取消今年夏天举办奥运会的替代方案。而在3月20号,奥运圣火刚抵达日本。之前在雅典迎接圣火的体育场上空空荡荡,因疫情困扰,只有几十个人参加了这一庄严的仪式。

但官方的消息,仍然否定推迟举办的真实性。对此事有重要发言权的各方,还没有推翻此前主张:本届夏季奥运会于7月24日准时开幕。但是,国际奥委会3月22日发表的最新声明表明,取消虽然不在选项范围,但推迟极有可能,并可能在经过未来4周讨论后做出最终决定。

声明说,由于不同大陆、各个国家新冠肺炎病例急剧增加。国际奥委会得出结论,需要根据新疫情,就可能出现的特殊状况,重新考虑安排东京奥运会举办事宜。

“人类生命高于一切,包括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声明中写道,“国际奥委会希望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这一战略性的变化发生在3月17日的国际奥委会特别电话会议后。那次会议持续2个小时,参会的有国际体育联合会、各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和运动员代表,会后结论是,所有各方暂时都同意按计划举行夏季奥运会,同时要求对事态做进一步密切跟踪和评估。

但这一态度遭到了众多运动员和多国奥委会的反对,美国田径、游泳协会要求推迟,称由于冠状病毒的限制,运动员不能像往常一样训练。挪威和巴西的奥委会也要求推迟,南美国家则特别要求在2021年举行奥运会。

在宣布不会做出“重大决定”一周后,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表示,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正在考虑推迟但不取消今年夏天在东京举行的奥运会。此前一直咬定东京奥运会按计划推进的巴赫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当然,我们也在考虑不同的情况。多达数国的运动员在隔离中,无法进行正常训练,许多知名运动员甚至已确诊感染,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排除取消奥运会的可能性,如果取消将‘摧毁11000名运动员的奥林匹克梦想’以及所有支持他们的人”。

截止3月24日,全世界有31万人确诊感染,13861人死亡。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蔓延,显然正在将东奥会举办的可能性逐渐扼杀。日本政府与奥委会官方所坚持的如期进行的说法,更多的只是对于日本国民与政府的一种安慰。

事实上,从今年一月疫情爆发之初,它就决定了这届奥运会的结局。新冠病毒将成为第一个让奥运会推迟时间的传染病。它将因此留在奥运会的历史上。

一位戴口罩的女士,走过东京街头

新冠病毒、奥委会?谁将决定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推迟?

随着新冠肺炎在欧洲和美国逐步进入疫情高峰,东京奥运会怎么办逐渐成了众人关注的问题。

就奥运会而言,怎么办的最终决定权在国际奥委会。

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的关系相当于甲方和乙方,奥委会发标举办奥运会和残奥会,多个有意愿的城市投标,东京就是2020年这届工程的中标方。而国际奥委会、日本政府和东京市政府的关系相当于主办方和承办方,各方之间有具体合同约定,什么时候必须完成哪一步,验收完毕再做下一步。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属于百年变局级别的突发状况,合同怎么执行,继续办、推迟还是取消,这事很难拿标准化合同去套定,就需要几方协商。

世卫组织则是不拿钱的顾问公司,负责向甲乙双方提供公共卫生方面的咨询建议,尽管巴赫说过,东京奥运会怎么办,主要听世卫组织的意见。问题是,世卫组织虽然与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有一个特别工作组负责此事,但它恐怕也说不清楚,7月在炎热的东京,这种全新的流行病毒是不是还有活性。

中国研究人员3月初在预印本论文网站发表过一篇未经同行评审的论文称,作为判断病毒传染性的主要指标,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R0),目前估计为2.2左右,而温度提高1摄氏度,便能够令R0值减小0.0383。他们写道:如果按期举办东京奥运会,考虑到夏天正常天气情况,东京地区新冠病毒的R0值将有可能处于1以下的灭绝级别。

取消东奥会的代价:日本GDP将下降1.4%

日本政府肯定愿意看到上述中国研究人员的判断。对安倍政府来说,不能如期举办,损失是巨大的。政治上,这将破坏安倍留下一份标志性政治遗产的计划。从经济上说,对这个已经处于衰退边缘的国家来说,可能会导致经济灾难。日本日兴证券3月10日发布的日本经济预测报告(修订版)计算,如果疫情一直持续到7月,东京奥运会“中止”的可能性很大,一旦“中止”,日本投入的运营费等损失将达到约6600亿日元(约合60亿美元),如果疫情真的从2月持续到7月,经济萎缩与奥运“中止”的双重打击将导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1.4%,约为7.8万亿日元(约合718亿美元),上市企业收益也将减少上约24.4%。

美国《外交政策》期刊估计,日本已经为2020年奥运会花费超过1万亿日元(约合90亿美元),这一数额是最初估计的7倍多。同时,还有一些人估计,这届奥运会的成本高达250亿美元。日本企业还向组织者支付了逾30亿美元赞助费,国际广播公司也投入了巨资,仅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就为获得转播权支付了14亿美元。

从疫情防控角度说,日本为了保奥运会已经付出了冒险性的举措,譬如减少检测数量以控制确诊病例总数,不实施特别严格的旅行禁令和隔离措施避免对国际奥委会决策产生负面影响。日本政府3月13日通过了《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修正案,授权首相为防止疫情迅速蔓延,可随时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各都道府县行政长官的权限也将增大,但同时又说地方官员要慎用这些权力。日本共同社评论说,若实际发布宣言,则等于对外宣布日本很危险,将为东京奥运会带来重大风险,选手及观赛游客访日或将受到影响,因此才要求谨慎判断。

奈良女子大学体育社会学副教授石坂友司指出,“发布宣言就意味着失去奥运”,因为在其他体育及商业活动主动取消、学校停课等社会整体停摆的背景下,仅推进奥运筹备将更难获得理解。石坂解释称,若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只能在回避宣言的基础上,一边控制国内情况,一边观察海外动向,实际很困难”。

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日本不松口,自己也不好现在就下定论。

东京奥委会两遇传染病因扰,被“诅咒的东奥会”,何去何处?

奥运会遭遇疫情,这是一个新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

3月19日,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日本国会发表讲话时,认为2020年奥运会“被诅咒”,他列举了因二战取消的1940年奥运会和1980年遭抵制的莫斯科奥运会的例子。“每40年就会出现一个轮回,遇到一个重大问题。”他在国会说。传染性疾病对于日本来说记忆犹新。

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东京以外出现了霍乱病例,预防疫情蔓延成为当时的重大课题。1998年长野冬奥会期间赶上流感大流行,也曾一度引发担忧。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期间,美国发端的H1N1流感肆虐,一度也有停办声音,好在开幕前研发出疫苗,温哥华冬奥组委要求各国参赛选手提前接种。

最近一次,2016年8月里约奥运会开幕半年前,世卫组织宣布寨卡病毒为全球紧急公共卫生事件。当年5月,有加拿大教授向世卫组织发出公开信,要求里约奥运会延期或是改在其他地点举行,获得了全球超过200名专家支持。后来国际奥委会向里约派驻了官员,与世卫组织合作,同时推进防疫措施和赛事准备工作。最终,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如期举行,其间未报告有参赛人员和观众感染病例。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回忆说:“我们应该进行更多沟通以消除担忧,例如里约奥运会举办期间恰逢巴西冬天,蚊子活动并不活跃。”

至于经济因素,倒不是国际奥委会主要考虑的问题。巴赫3月19日明确表示,国际奥委会不会因经济利益而坚持开奥运会,因为国际奥委会有相应的风险管控政策和保险,所以最终能否如期举办的决定将不取决于经济利益。除此之外,国际奥委会要考虑的是各国政府是不是支持相关决定、各国运动员届时是不是愿意冒险参赛、运动单项协会的各级备战和预选赛准备工作能否顺利展开,以及由于全球实验室都在从事抗疫工作,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测会不会受影响等等。

日本奥委会副主席田岛晃三确诊新冠病毒感染

为何要延迟至2021年?是在夏季还是秋季?

虽然安倍晋三已经宣布在2021年举办,但事实上,宣布在明年何时举办,之前的一些预选赛的资格问题等,仍需要一个更周密的安排。在这期间,国际奥委会还要与东京奥委会协商,提出更详细的规则以及方案。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告诉路透社,推迟一年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由于2021年夏季的赛事日历已经很拥挤,要找到一个新的日期可能会很复杂,而2022年将会举办足球世界杯和北京冬季奥运会。

至于具体推迟到何时,一种意见是推到2021年更凉爽的秋季。本来,日本定于7月举行奥运会就曾引发外界对东京夏季酷暑的担忧,并促使国际奥委会将奥运会的马拉松和竞走活动转移到了较为温和的北部城市札幌。东京上一次举办奥运会是在1964年10月,正是天气凉爽的月份。

但是,这么做有一个明显的障碍就是商业利益,因为美国和欧洲大量拥有高收视率的职业赛事已经因疫情被迫中止,如果秋天疫情结束,他们正常情况下肯定会延续完成本赛季的剩余比赛,以决定年度冠军归属,这就会与奥运会时间撞车,双方赞助商都不乐意这种安排。与此同时,由于当前大量运动员已无法正常训练,而少数有体系保障的运动员则还可以按计划训练,推迟到明年秋天,就会出现竞技状态不公平的问题。

东京2020年奥运会的吉祥物Miraitowa和残奥会的吉祥物Someity

所以, 一位日本高级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延迟1到2年举行本次奥运会是最现实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即某些获得2020年奥运会参赛资格的运动员再参加预选赛的时候可能无法晋级了。

《日刊体育》3月18日报道说,东京奥组委理事高桥治之提出的东京奥运会延期到2022年举行方案,已有多名国际奥委会理事表示同意。报道称,东京奥组委理事高桥早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奥运会可以延期1年或2年举行。而今最新想法是改到2022年举行,这样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同年举办,2022年将成为引人注目的"奥运年"。但安倍首相公布的时间,显然让这个方案被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