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什么东京奥运会不能直接取消?
体育

揭秘:为什么东京奥运会不能直接取消?

2020年03月25日 17:14:37
来源:凤凰网体育

文/蒋丰《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在日本,奥运会从来都不仅是体育盛事,也不仅是经济的助推器,更是政治的大事。说这个话题,自然要翻一些历史的老账。

如今,日本从民间到官方,都喜欢说“1964年,东京奥运会不仅是日本举办的第一次奥运会,更是亚洲国家举办的第一次奥运会。”听话听音,这话,真的是有话外音的。

我这想说,日本想举办奥运会,并不是从申办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始的。早在1936年,日本就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办第十二届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在16个城市的激烈角逐下,东京以获得37票脱颖而出,确定1940年9月21日到10月6日举行东京奥运会。

熟悉日本历史的人都知道,1936年在日本现代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这一年,1000多名日本下层军人发动未遂的武装政变——“二·二六事变”,试图“清君侧”,把权力完全夺到军部的手中。很少有人提及的是,这批军人在政变失败以后,有的被昭和天皇下令杀掉,有的则被派往中国的东北,成为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转眼到了1937年,日本发动了“七·七卢沟桥事件”,也就是全面侵华战争。小日本搞大名堂,举世皆惊!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1938年,中国在国际奥委会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剥夺对外侵略的日本的东京奥运会主办权。

曾有人评论,说世界国际组织当中,国际奥委会是一个最为软弱、最为暧昧的组织。这话在这里无法展开,但1938年的国际奥委会则表示一方面要听日本奥委会的意见,另一方面则秘密地把芬兰的赫尔辛基和奥斯陆作为1940年夏、冬季奥运会的候补地。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日本奥委会得到这个消息后像热锅上的蚂蚁团转,但日本的军部早已把眼光投向东南亚、投向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投向试图进一步“北进”的苏联。东京奥运会在这盘大棋局上已经显得微不足道。

结果,日本奥委会在军方压力下,向国际奥委会“主动”提交一个提案,那就是宣布1940年日本为了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要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因此无法举行东京奥运会。其实,这是日本预计到被侵略的国家不会派代表团前来参加东京奥运会,自己主动“撂挑子”了。因此,这里的“主动”实在是一种为了“政治面子”、“外交面子”的一种被动选择。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政治定位是“日本战后复兴元年的标记”。日本希望以此为契机,一方面向国际社会展示日本战后崛起的姿态,另一方面借此机会重返大众化的国际社会。那时,奥运会圣火就是由1945年8月6日诞生在广岛的一位男性点燃的,而美国的原子弹就是在1945年8月6日投放在广岛的。

果然,1964年日本接待外国游客35万人,其中大多数是西方人。这一年到访日本的外国人数量比日本有史以来2000多年里的任何一年都要多。更给日本面子上增光的是:1964这一年,东海道新干线通车;日本家用电器的“三大神器”——冰箱、电视、洗衣机开始全面普及;这一年,日本的GDP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乘“奥运经济”的东风,日本经济从此走上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将近50年过去了。日本因为上个世纪80年代后“泡沫经济”的崩溃,因为“雷曼兄弟”金融危机的打击,因为2011年“3·11东北大地震”带来的地震、海啸、核泄漏“组合拳”式的打击,日本经济停滞不前,士气一路走低,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也不断地被边缘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日本需要一剂强心针,日本也因此把眼光瞄准2013年国际奥委会,要申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

许多人都还记得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激动地表示“(申奥成功)的喜悦甚至比我自己赢得大选还要强烈”,很多人也会记得4年前安倍晋三出现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玩了一场动漫真人秀。

当然,许多人也不会忘记日本的皇亲、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因为东京申奥丑闻而辞职的事情。法国的调查显示,竹田恒曾经给一家在新加坡注册的名为Black Tidings的公司支付了200万美元,试图贿赂国际奥委会成员。这家公司由原国际田联市场营销官员帕帕·马萨·迪亚克的一位密友经营。日本方面的调查结果则显示,这笔钱是合法支出的咨询费。但竹田恒本人却因此引咎辞职了。

奥运会史学家安德鲁·詹宁斯透露,为了获取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申办权,东京曾经用高级应召女郎来招待国际奥委会的相关人员。显然,这一切显示日本申办奥运已经不是单纯的“体育行为”了。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另外一个意义就是日本将成为迄今为止亚洲唯一一个第二次举办夏季奥运会的国家。这个“第二”,实际就是一个“第一”。无论是在亚洲地域博弈上,还是在凸现大国地位上,它都有政治意义。

叫奥运,太沉重。

正因为有了这些日益加重的政治负荷,日本才试图对2020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严防死守。当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后,日本首当其冲考虑的就是确保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的问题。

其具体表现在这几点:

第一、安倍晋三首相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初期硬话连连,矢口否认任何有关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的传闻。

第二,不惜撒谎声称G7领导人支持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3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在G7领导人的电话会议上,日本如期举行东京奥运会的事情,已经获得与会领导人的支持。谁料,几天后传出新消息,称G7领导人只是表示支持日本以完整的形式举办东京奥运会,并没有谈及具体举办日期的问题。

第三,不得不接受来自美国的压力。3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建议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第二天,安倍晋三立即与特朗普进行电话协商,特朗普表示不能够想象一个没有观众的奥运会。这下,安倍晋三开始发蔫了。

第四,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越来越大。加拿大先声夺人,表示将不派选手参加东京奥运会。澳大利亚紧紧跟上,表示已经通知选手做好延期一年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准备。紧接着,巴西、英国、美国,有的是项目选手表示不会参加,有的是专业协会发表声明,希望延期。

第五,消息人士透露,国际奥委会先是表示在4个星期内将做出东京奥运会是否延期的决定,看到安倍晋三首相仍然执著,便拿出“停办方案”与“延期方案”,逼着他做选择题。在要么取消要么延期的压力之下,安倍晋三无奈地选择了“延期方案”,但却又一次撒谎,声称是自己主动提出的“延期方案”。国际奥委会主席怎么可能在接到主办国领导人一个电话以后,就单独在电话中立即同意所谓的“延期方案”呢?

如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据说,安倍晋三希望自己在位期间,能够做成三件事情:第一,修改日本宪法;第二,举办东京奥运会;第三,与俄罗斯一起突破“北方四岛领土”的瓶颈问题。也就是说,东京奥运会是安倍晋三要实现的“政治大事”之一。

安倍晋三作为连任“三选”的首相,任期到明年夏季将结束。现在,尽管“四选”的呼声已经出现,注重现实的安倍晋三是不可能让东京奥运会的延期超过一年的。

奥运只是延期一年,尚说不上“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是,对于安倍晋三来说,仍有可能感到“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