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延期了,日本为了奥运会究竟耗费了多少心血?
体育

奥运会延期了,日本为了奥运会究竟耗费了多少心血?

2020年03月27日 07:23:00
来源:壹读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世界爆发的影响开始显现,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

在过去几个月里,主办方日本以及奥组委始终一口咬定今年奥运会将正常举办,并且随着日本疫情逐渐好转,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有力。

但现实总是不遂人愿(图片来自https://www.olympic.org/)

但只有东道主日本的情况好转并不够。作为全球性的体育盛会,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还要看所有国家的抗疫水平。现在奥运会越来越近,全球疫情却似乎没有止步的意思,已经有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两个国家公开决定放弃参加今年的奥运会,安倍晋三和东京都知事昨日也终于松口表示可以接受延期的选项。

前几天,奥运会已经确定延期举办。这一选择对于日本来说并不轻松,因为他们此前已经为奥运会付出了太多。

新场馆

举办奥运会,则必定有一个主场馆,就像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鸟巢一样,无论是大批田径比赛还是举行开幕式闭幕式的场所,都离不开它。此次东京奥运会也为此修建了一个新的主场馆,然而它的命运却出奇多舛。

日本国家体育馆(图片来自Arne Müseler / Wikipedia)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主场馆被日本民众俗称为新国立竞技场,当然它的正式名字并没有“新”字。新国立竞技场所在的位置就是前国立霞丘田径场的所在地,而这个田径场也与奥运有着相当的渊源,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主场馆就是它。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座场馆其实最初并不是单独为1964年奥运会而设计的产物,而是为了1958年东京亚运会与1959年国民体育大会(相当于中国全运会)而建设的场馆,只不过在1964年到来之时继续沿用而已。

1958年5月24日发行的第三届亚运会邮票之一:国家体育馆主题(图片来自:Wikipedia)

对于寸土寸金的东京来说,另辟一处场地新建体育馆在经济上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继续沿用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时遗产区内的地块可以节省一部分开支。但同时为了展示新时代的面貌,直接沿用过去的主场馆其实也说不过去,原址重新修建的事情就逐渐被提上了日程。

其实对于这样一座上世纪五十年代就修建出来的体育场,改建是很常见的。在它已满50岁之时的2008年就有人打过它的主意。当时人们已经注意到了它的场地老旧状态,并曾进行过一系列调查研究,准备将其转型成球场。

一直作为举办体育比赛和演唱会的大型活动场地

(2004年11月3日 图片来自Wikipedia)

时机也在随后到来,东京后来曾申报2016年夏季奥运会,在当时的计划中,准备在晴海码头新建主场馆,而转型后的霞丘田径场则作为足球等比赛项目的场地。可惜一切看似顺理成章,日本却在2016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争夺战中败给了里约热内卢,该计划也随之搁浅。

每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都是基建已相对完善的大都市,也就奥运会这种项目,能这样大兴土木了

(巴拉奥林匹克公园 图片来自AndréMotta / brasil2016.gov.br / Wikipedia)

不过,日本并没有气馁,仍然在追逐新世纪奥运梦。

2011年,东京提出申办2020年奥运会的计划。同年,时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也于7月16日宣布,这次奥运会的场馆设施选择以“绿色奥运”为主,尽量使用既有设施,能不新建就不新建,同时制定了以现有的霞丘田径场为主体育场的申办方案。

支持申奥!(2012.11.11 图片来自高木あゆみ / Wikipedia)

然而在后续的检测过程中,旧体育场依旧不时出现场地设备老化的问题。文部科学省与日本体育振兴中心经过多次研究后,决定改建体育场。好消息也在两年后传来,东京获得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权,计划新国立竞技场作为该届的主体育场,举行开闭幕式及相关赛事。

国立霞丘体育馆内1964年奥运会的火炬头(图片来自Dddeco / Wikipedia)

改建就这样开始了,最初准备采用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团队的设计方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就是由该团队设计),但造价高达三千亿日元以上,超过设定预算1300亿的两倍以上。并不财大气粗的日本政府难以负担如此巨资,方案几经优化,将场馆预算定为2520亿日元,但仍是史上最贵。

全球范围内众多著名的现代大型建筑都是这个团队设计(扎哈团队为日本做的体育馆设计图)

(图片来自ZahaHadid Architects/ youtube)

过高的预算让奥组委和日本内阁受到了巨大压力,无奈之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5年表示重新修订建设计划,同时将经费上限定为1550亿,而这次的评选重点则是削减成本和缩短工时。

2015年12月,新方案由隈研吾团队拿下,总费用为1489亿。不过直到次年12月才正式动工,用了三年时间于去年年底完工并正式开馆。

有些改建比新建还麻烦(2017.9.2 图片来自江戸村のとくぞう / Wikipedia)

同时,日本为了本届奥运会在场馆方面投入的力量不止于此,比如在3月22日正式揭幕的位于东京辰巳国际游泳馆的水上运动中心,也是其中之一,而它的揭幕则意味着本届奥运所有新建永久场馆全部落成。

新交通

每一届奥运会,其实也是一个国家大力发展基建的机会,人们记忆中尚显清晰的就有好多,例如里约奥运会的里约地铁四号线、北京夏奥的京津城际、北京冬奥的京张高铁,不过最为著名的,还得是说1964年夏奥前夕开通的日本新干线。当年这条服务于东海岸的高铁就赚足了世界各国的眼球,还在事实上创造了世界高铁元年。

1964年开通的东海新干线是世界上年纪最大的高铁系统

(图片来自Maruouchi - Japanese National Railways Foreign Dept.)

经典子弹头的0系列机车组为东海新干线的乘客服务了30多年(图片来自ナダテ / Wikipedia)

不过到了本届奥运会,日本并没有捡起传统艺能,对基建投资几乎为0。

这其中当然是有日本的跨区域交通已经较为完善的原因。但完善总是相对的,即使是东京都内,局部地区仍有不完善的地方。比如这次奥运村所在的晴海地区的轨交设施其实就不是很理想。

虽然到时候运动员大都是以包车的形式前往比赛场馆,但奥运村附近缺乏公交还是说不过去的,不管是需要外出赏景的运动员,还是来此参观的民众,都需要便捷的公交,才能将奥运设施的利用率最大化。

然而此次东京奥运会的奥运村,离最近的轨交站也有1.5公里(这种距离在其他地区较为常见,但在东京其实已经是不可忍了)。

真的狠,从选手村到国立体育馆要这么久...(图片l来自:Google Map)

在强烈的质疑声中,东京都觉得还是应该做些什么。但新开地铁线还是太贵了,只能搞一条临海地区到东京市中心的BRT专线弥补一下。这个专线也依据规划分为好几个档期,比如“奥运档”“后奥运档”“2022后档”,并非在奥运结束后就直接停运,对当地民众交通出行还是颇为利好的。

看这个开通时间和路线,的确是奥运专线(点开看大图)

该线路预计于5月24日正式运营,但可能还要等很久才能迎来使用高峰。

大损失

奥运会是一项可以为国家增加荣誉感的盛事,日本除了为奥运会各种硬件设施做出了大量准备工作之外,软件方面的投入也是巨大的。

比如说奥运会吉祥物的选定工作就是其中一项。与其相关的就是宣传方面的投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不过日本文化产品的高度国际化对宣传工作还是起到了很好的协助作用。除了里约奥运会闭幕时任天堂授权安倍亲自化身超级玛丽以外,与之齐名的世嘉也在此后开发了四款与东京奥运相关的游戏,自去年夏天开始,相继上市。

努力营业的首相(图片来自Fernando Frazão/Agência Brasil / wikipedia)

同时作为旅游大国的日本,也准备借奥运会的契机再一次加大力度推广旅游业,相关行业人士在此前早已摩拳擦掌做足了准备,相关硬件设施添置估计早已就位,就等着奥运会开办前后的日子里大赚一笔。

当然,支撑起庞大旅游业的,是从五洲四海赶到日本线下观看现场比赛的观众。

按计划,很快可以坐上这些“奥运飞机”,但现在不行了(图片来自Morumotto / Shutterstock.com)

四年一次的奥运会让体育迷渴望许久,热门比赛的关键场次必然一票难求。为了疏导人流,日本自去年就已经开始了门票预售,并分多轮。

首轮门票只对日本国内在住者开放,抢票的方法也很简单粗暴:拼人品,以抽奖形式确认。去年5月9日-28日期间居住在日本的居民可以开始申请,6月20日官方宣布了抽奖结果,获得购票资格的幸运儿则可以进入付款阶段,时间截至7月2日。

没有被抽中的人们也还有机会。去年秋冬季,日本奥运会官网开启了门票公开销售,这一轮的获得方式为先来后到,主要拼手速。

最后一轮获得的方式就是现在,2020年春季之后,官网及线下售票点对外售票。

关于门票这个事,几天前还闹了一次乌龙,《朝日新闻》称,根据门票合约以及相关细节,奥运会如果取消,门票则无法退款。之前的幸运儿看到这个消息,以为变成了无法维权的消费者,心中难免五味杂陈。

然而东京奥组委连夜表示,又有媒体想要弄个大新闻,这条内容为子虚乌有(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N3L056SN3KUTIL05P.html)

而对于日本政府来说,被削减的门票收入只是负面影响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过去数年的准备一朝毁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日本政治都有可能形成隐患和冲击,而这正是执政渐有起色的安倍内阁最不愿意看到的。

其实如果奥运会停办,除了给东道主所在国日本的政经带来重大的负面影响之外,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对于其他国家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比如全球有关奥运会的赞助商和利益相关企业就会受到重创,其中不乏一些我们每次都能在历届奥运会上见到的广告常客,其中包括不少国际化成功的中国企业。

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合作伙伴,广告投入在泡汤的边缘徘徊

目前情况已经确定,2020年夏季奥运会最晚推迟至2021年,届时的具体举办流程仍在商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