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延期了,日本的麻烦还没完
体育

奥运延期了,日本的麻烦还没完

2020年03月28日 11:20:00
来源:日本通

本作者:施晶晶,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委会发表联合声明,原定于今年七月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将推迟到2020年以后,但不会晚于2021年夏天。由此,东京奥运会成为现代奥林匹克124年历史上,首届延期举行的奥运会。

这个决定来得一波三折。此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表态称,东京奥运会将按原计划举办。

转折点出现在3月22日,国际奥委会一份声明称将在未来四周时间内决定是否延期,当天安倍晋三也松了口,如果无法以完整形式举办奥运会,将考虑推迟,并强调完整指的是既不缩小规模,也不能空场。

一天后,加拿大、澳大利亚奥委会先后宣布除非延期,否则将退出2020东京奥运会,直接向东京奥委会施压。全球运动员协会也呼吁延期举办。

反复纠结之后,消息最终在24日尘埃落定——延期。

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公布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回答有关东京奥运会推迟问题

消息并不令人意外。对东京奥运会命运的担忧早在疫情蔓延至日本时就已经产生。

备受关注的钻石公主号事件,是日本疫情危机的开始,随后感染人数上升,截至3月25日,日本国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1277人,情况相对乐观;但新冠疫情遍及七大洲,全球确诊病例超过42万人,病例仍每日激增,多国告急,其中不少是历届奥运奖牌榜的靠前国家。

可以试想,倘若如期于七月举行,在122天的限期里要想完全治愈数十万病例,几乎是天方夜谭。毕竟奥运会就是一次全球人口大迁徙,疫情之中,这无异于一场冒险。

摆在东京奥运会面前的,其实有且只有延期这一个选项。

01

延期的烦恼

从申办至今,日本为了东京奥运已经筹备了八年,延期的烦恼和挑战一点也不小。

先看运动员。受疫情影响,一些运动员正常的训练计划已经被打乱甚至中止,确诊病例里,更不乏运动员的身影。

即使是避开了感染风险的运动员,紧接着面临的问题是,延期后的比赛时间。面对着不确定的举办时间,他们应该怎么安排自己的训练?

和时间关系最大的是天气,作为夏季奥运会,东京奥运会的项目中包含了冲浪、帆船、山地自行车等夏季户外项目,今年是没可能了,可其他季节并不是合适的时间,这些项目的完整性如何保障?

时间越久,处在退役边缘的运动员就更为难了,毕竟16个月的时间,“高龄”的运动员们不一定耗得起。

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安排赛程。东京奥运会原定于7月24日开幕,8月9日闭幕,在之后的时间里,要想腾出这么完整的时间,意味着必须调整随后时间里的其它大型体育赛事,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给出的数字是,至少33项。

如果将东京奥运会的比赛项目分散进行,也将影响到整场盛会的连贯性,其关注度和影响力势必被削弱。如果变成一场场单项赛事,人力成本将大大增加,各项工作更难协调,广告主还可能不乐意。

2月15日,东京奥组委举行火炬接力彩排,赞助商日本生命公司的庆祝队伍在火炬接力彩排中与观众互动

同样需要协调的还有赞助商、供应商和承包商,延期一年,广告金主们很可能不得不继续掏钱资助,奥运相关的供应链也需要重新调整。

为迎接奥运,东京的酒店民宿数量激增,如何处理数百万个夜晚的订单成为一块烫手山芋。因不可抗力造成的奥运门票退订,观众们也只能自认倒霉,各个赛事场馆也面临着长时间的闲置,维护也是一笔支出……

宣布延期,只是烦恼的开始。

02

阴霾中的“奥运经济”

奥运会除了是一场体育竞技狂欢之外,也被赋予政治经济文化的任务,尤其承载着提振经济和文化输出的期待。作为曾经三次成功申请奥运会主办权的城市,东京早就尝过办奥运的甜头。

1964年,第18届奥林匹克盛会在这里举行,奥运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亚洲面孔的东道主。这届奥运向世界展示了一个重建后的日本,见证了日本从战败国到经济快速发展的蜕变,并在1967年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重返国际政治经济舞台。

半个世纪之后的2013年,仍然处在3·11大地震和福岛核电站事故余波中的东京,站上了申办2020奥运会的演讲台,将伊斯坦布尔和马德里淘汰出局,最终如愿以偿。之后的7年时间,围绕奥运经济,日本久违地迎来了新一轮热潮。

2019年3月20日,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大使、柔道名将野村忠宏(右)与火炬设计师吉冈德仁在发布会上为火炬揭幕

日本经济多年被唱衰,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日本的GDP增速放缓,在过去25年内甚至出现了12次负增长。老龄化、产业结构不合理、生产率走低,内需不足的问题挥之不去。尽管近年来入境旅游消费给了日本经济很多刺激,但国内的人均消费却没有明显增加。这些都在日本年度经济财政报告中多次提及。

1964年的奥运振兴契机在前,眼下的经济问题在后,可以说,2020东京奥运会寄托了重振日本的期待。

日本对这场奥运有多重视?

看看首相安倍晋三的表现就知道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的日本八分钟,安倍以人气游戏“超级马里奥”的角色出现在舞台,亲自下场为东京代言。

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安倍都亲自到场参加开幕仪式,更频频出访,广结良友,中日关系也回暖,似乎有意为2020年的东京提前铺垫一场“奥运外交”。

日本观光厅的2019旅游白皮书显示,2018年前往日本的外国游客约为1895万人,他们为日本创造了4.52万亿日元的收入,约合人民币289亿元,中国大陆贡献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其次是韩国。观光厅数据还显示,2019年外国游客数量达到3188万人,即使日韩关系紧张,数据依然保持增长。

3月6日,在日本东京银座,行人戴口罩出行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还定下了小目标:2020年,我们要邀请4000万外国游客来日本!2030年,要提高到6000万人次。如果没有眼下的疫情,这第一个数字应该能轻松实现。但现在,它成了未知数。

《读卖新闻》援引东京都政府的估算称,从申办到奥运会结束后的10年,即2013到2030,17年的时间,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收益可达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5万亿,还将为约194万人创造就业机会。

与这些期待相对应的是巨额的投入。奥运会是门烧钱的生意,根据日本会计检察院去年12月4日公布的报告,日本奥运会的预算在135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65亿),光新国立竞技场就花了1200亿,更不用说超预算是奥运会的老毛病。预算中的1500亿由政府买单,剩下的则依靠民间投资和赞助。

延期将给日本带来多少经济损失,有说60亿美元、有说3.2万亿日元,考虑到奥运带来的辐射作用,这笔账真的算不清,况且单就办一场奥运会来说,就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3月13日,在日本东京,佩戴口罩的行人经过一处电子股指显示屏,受隔夜欧美股市全面暴跌、美股再次触发熔断机制等因素影响,东京股市13日开盘大跌

此前也有人担心延期甚至取消可能引发日本国内的财政和金融危机,而前两周美股10天内4次熔断,日本股票也应声下跌,无论疫情还是经济,全世界都进入了“挺过去”模式,日本更不幸,屋漏偏逢连夜雨,面临着东京奥运会延期方案和日本国内经济发展的双重难题。

而这一切都是后话,解铃还须系铃人,2020东京奥运会命运走向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在接下来的一年的时间里,新冠疫情能控制到什么程度?全世界的信心能否恢复?人们愿不愿意走出国门,看看一个新的东京。

03

保留火种等春来

日本的樱花开得正盛,本是最好的赏花时节,2020年的夏天,本该有的热度也没能酝酿起来,东京奥运会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被扼住了喉咙,被唱衰30年的日本经济在新的十年开年仍然曙光黯淡。

从高度的期待到巨额的投入,再到已经显现的损失,人们提前给生不逢时的东京奥运会打上了“史上最惨”的标签。

四年一度的盛会,走过了31届,除了战争原因被迫取消外,奥运会总是如约而至,人们从五洲四海赶来,全世界将目光投向一座充满魅力的城市,就像一场神圣的仪式和朝拜,沉浸在竞技的狂欢。

因为疫情而延期,这是现代奥运史上的第一次。1964年,东京让全世界看到了“重生”,半个世纪之后,东京奥运会将见证世界从疫情之中重生,这是跨越时间的因缘际会。

生命健康优先于一切,宣布延期,虽是剜肉般痛苦,也是奥委会应有的人道主义和责任担当。不过老话说得好,好戏不怕晚,短暂的隔离是为了更好地相会。

3月12日,2020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古奥林匹亚举行,扮演女祭司的演员在圣火采集仪式上手捧点燃的火种罐

3月12日,东京奥运会的圣火已经从希腊的赫拉神庙采集,它的火种也将继续保留在日本,并存着一个希望,等待2021年的到来,而它就像巴赫说的那样:

“我们都将走到这条黑暗隧道的尽头,尽管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但是,奥运圣火将在这条隧道的尽头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