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面前看淡生死,是什么给法国人的这份淡定?

2020-04-01 19:28:14凤凰网体育

目前法国确诊52836、治愈9522、死亡3532

3月底,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仍旧不断蔓延,欧洲局势也十分严峻。疫情之下,欧洲体育赛事也纷纷宣布停摆。半个月前,法甲官方宣布暂停比赛。26日,法国体育部长表示,今年的环法自行车赛可能不允许观众在路旁观赛,原定于6月27日至7月19日举行的比赛也有可能延期或取消。

除了赛事,海外华侨华人和留学生群体的状态同样牵动着国人。疫情之下,他們运动、生活、工作又会受到哪些影响?凤凰网体育联系到侨居巴黎谷小丹,从她的口中来了解一二。

谷小丹12岁就到了法国,居住在巴黎,在法国从初中读到研究生。所以他不算传统的留学生,因为谷小丹的家人也在法国,跟着家人一起生活。

从2014年至今,谷小丹就一直在旅行社工作。她深深感受到这次疫情对旅游行业的打击。基本上所有从中国去的团组,从二月份到九月份都取消了。而法国去中国的团组,到九月份之前的团也基本上取消。根据法国人的习惯,很多公司都是前一年就做的计划。哪怕是去旅游,都是提前一年计划。甚至有很多公司的活动,比如产品推介会,他们甚至提前两三年就在做规划。当规划被打破,经济将遭受损失,因此市面上各种股票也大跌。如今能让谷小丹感到些许欣慰的,或许只有巴黎的天比以往更蓝了。当地媒体也报道称,卫星云图里发现巴黎、米兰、马德里的污染基本都消散了。

谷小丹知道疫情是因为今年春节前,她跟先生回国过节。他们除夕前几天到江西,就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当时他们在药店买了一包口罩,就前往江西一个很小的城市乐平,在那边过年。过年期间基本上都没有出门,乐平城市小跟外面接触也少,没有人感染。但是当时看到新闻中各种疫情报道,还有武汉封城之类的消息,原本谷小丹是预定在二月中旬回巴黎的,就在二月初飞返程了。

飞回巴黎后她发现华人和本土人对待疫情出现了2种不同的态度和行为。

华人抢购物资 法国人不当回事

二月初,那个时候法国的疫情才刚刚开始,每天仅新增几个人。当时法国媒体也并不从重视,仅拿新冠病毒跟流感相提并论,宽慰市民不用太恐慌。所以当时的法国,特别是本土人,就没太当回事。但是在法国的华人就已经开始担忧了,大家就开始从药店买口罩、囤口罩。那段时间也是国内最缺物资的时候,谷小丹身边也有人在法国尽可能地找物资。法国、德国的医疗物资在很多国人的帮忙下运到中国,帮助解决武汉的困难。

那段时间,许多国内朋友发微信问谷小丹能不能协助找物资。谷小丹也帮他们联系过法国的专门给医院、诊所、药店提供物资的医疗批发商,但这些大批发商都直接告诉谷小丹:手里没有任何的东西,都已经被买空了。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在买,把这些物资运到中国。

华人可能因为国内新闻的刺激,觉得这个病毒像瘟疫一样非常严重,会做比较高的保护措施。抢口罩和抢洗手液的行为,最开始大部分是华人,物品一部分是自己用,一部分是做代购。相比华人的买买买,面对疫情法国人的做法和态度完全是不一样的。谷小丹分析称:“18、19年法国因为病毒没少死人,所以一开始他们没有特别惊恐。觉得反正这种病毒无论是流感还是其他,都会引起传染死人,见怪不怪了。

为何两国国民,对待疫情会反应不一呢?这是因为一个民族的群体意识,往往同他们的生活方式息息相关。

如果疫情没有来临 滑雪才是冬天主题

一月到三月是欧洲人滑雪的季节。这个时间段,12月底有圣诞节,2月份还有冬季节,两个节日,孩子们各有两个星期的假。所以家长们一般会在这个时间段带着孩子们去滑雪。法国有三处滑雪胜地,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还有在中央地区的一座高山。其中,阿尔卑斯山区的人是最多的,因为山脉最长,滑雪道最多。

同往年一样,谷小丹今年二月底也是去滑雪。今年跟朋友们一起,选择去瑞士境内阿尔卑斯山区的采尔马特。阿尔卑斯山主要连接着瑞士、法国、意大利。一般来说,住在靠近阿尔卑斯山的居民都会滑雪。瑞士人滑雪也是很厉害的,因为他们常年都可以去雪山滑雪,像采尔马特的马特雄峰,基本上365天都能滑雪。滑雪是他们平日很常做的运动之一,甚至有人专门住在采尔马特的小镇上,就是为了能滑雪更方便。

谷小丹住在巴黎,离阿尔卑斯山还是有一段距离。但从小就会跟父母去滑雪,基本上每年一次。法国小朋友一般都会是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父母去滑雪。基本上每个雪场有滑雪学校,还有一些私人学校。那里的课程长度一般在一周左右,每学完一周就会拿到一个小凭证,上面会盖章,告诉你已经通过滑雪几级。这种针对业余兴趣爱好者的凭证有六个等级。如果达到第六级,就基本上什么雪道都能滑,包括野雪。

或许是从小经受滑雪运动带来对身心的淬炼,让法国人在面对疫情升级多了一份淡定。当谷小丹从瑞士滑雪回来,时间进入了3月份,欧洲的疫情也逐步升级了。

死亡或早或晚 生活如常何须恐慌

随着疫情蔓延,法国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政府开始要求尽可能在家办公,但没有说要封城。现今,巴黎已不允许随意外出,基本上等同于封城。政府在网上颁布一个证明表格,外出者需打印并填好要出门理由。官方设定几个允许外出的理由,比如不得不出门的工作,外出采购必备食品,围着家周边小区跑跑步、遛狗。如果没有证明,遇到警察检查就会被罚款。一开始罚几百欧元,被抓三次就要进警察局。

部分法国人,特别是年纪大的,也开始觉得事情严重,开始去药店买口罩。然而这时市面上口罩、洗手液已经没有货。但是法国人并没有因为买不到口罩而变得非常恐慌。比较大的反应是在,宣布不能外出,居家远程办公的那个周末。超市人流大增,货架都被买空了。但也仅限那几天,之后大家发现超市每天都进新货,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法国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特别恐慌的状态。

甚至很多法国家庭到现在一个口罩都没有买。可能有两个原因:想买买不到;觉得不需要,连尝试都没有。在法国有这么一个说法,即使口罩能遮住鼻子和嘴也遮不住眼睛,依然会被感染。现在到在街上,看到的法国人99%都是不戴口罩。

在法国常听到一句话:人固有一死,为何恐惧。法国人觉得当下要活得开心,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关心未来。人们甚至说,被感染的死亡率比被车撞死的几率要低。

徒最野的步 拍最好的纪录片

谷小丹听说的一个故事,很好的解释法国人身上的这种乐观豁达的精神。

谷小丹的一位美籍的华人朋友,从小在美国长大,年轻时跑到土耳其边打工边玩。在土耳其的一个小镇打了两三个月的工,赚了点小钱就想去下一个村子。他听当地人说翻过两个村子之间的山就能抵达。为了省钱他带了些生活必需品、水和食物就徒步出发。

结果半路水和食物吃完了,他累得瘫在地上。正在心灰意冷的时候,出现一个正在徒步的法国人,给了他一瓶水。他特别开心觉得自己受到上帝的眷顾,拿着这瓶水又接着走。快到村子但还没有完全下山的时候,水又喝完了,又累得不行。正在他怀疑自己能否下山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对情侣,又是法国人。最终,他用情侣给的半瓶水,坚持走到村子。

所以他就跟谷小丹说:就是通过这个事情,他发现就是越是人迹罕见的地方,如果你能发现人,那个人一定是法国人。他发现法国人有这种特别愿意探险的精神。世界上有很多纪录片,做得好的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加拿大,一个是法国。因为他们很具备这种探险和冒险的精神。

有一次在美国大峡谷的徒步经历,同样让谷小丹印象很深刻。她们四个人从早上7点出发,晚上7点才出峡谷,整整12小时。长途跋涉让谷小丹身心疲惫,一回来倒头就睡。而带她去的人就非常享受徒步体验,觉得风景非常的美。在谷小丹的印象中,12岁以前在国内生活里是没有什么徒步概念,顶多踏个青。但是来到法国之后,就会被带到各个地方去徒步。谷小丹感慨道:法国人实在太爱徒步了。

不仅家长爱带着小孩,法国的老年人同样热爱徒步。每年夏天法国人都要去度假,度假分两种,一种去海边,一种去山里。去山里的就是为了去徒步,尤其年纪越大越喜欢徒步,冬天就在雪山徒步。年纪大的人滑雪怕摔,穿着长得像球拍一样的鞋子,在雪山上徒步就成他们最喜欢的运动。

相比之下,华人里参与滑雪、徒步运动会相对少很多,可能从小也没有养成这种习惯。虽然华人去阿尔卑斯山滑雪越来越多。但从雪场里基本没有会讲中文的滑雪教练可以看出来,滑雪人数还远远不够,达不到配备教练的需求。

徒步、游泳、滑雪,法国人一生亲近自然、不离运动。环法、法甲更屹立于世界顶级联赛之林。或许,是体育教会法国民族应对万物变化多一份淡定和从容。

责编:闫小龙 PS03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