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中国留学生艰难回国路:单程机票1万8 有人坐几千公里大巴通关
体育

在俄中国留学生艰难回国路:单程机票1万8 有人坐几千公里大巴通关

2020年04月02日 13:32:13
来源:凤凰网体育

口述 | 秋莎

作者 | 滕海蛟

我是秋莎,目前在俄罗斯留学,2019年10月来到圣彼得堡国立师范大学读预科,学习语言,为接下来去圣彼得堡国立体育大学攻读运动心理学研究生做准备。

俄罗斯的新冠肺炎疫情在3月份迎来了快速增长期。我们预科班在三月中旬的时候停课。学校的本科、硕士以及博士在3月10号左右就已先行停课,现在只能以网课的形式进行学习,作业相比以前多了很多。

3月24日,俄罗斯开始出版首个俄文版抗击新冠的科学指南,该指南是根据中国医生们基于2019年底至2020年初的抗疫临床经验编写的,可以看出,俄罗斯对中国的抗疫经验很重视。

3月26号左右,俄罗斯政府宣布开始全国放假,这个“放假”的意思,就是让大家宅在家里。但是放假的前两天,很多俄罗斯本地人就真的觉得是放假了,他们不在家待着,而是去公园踢球,去郊区烧烤等等。然而到了放假的第三天,政府对莫斯科开始强制居家:要求人们待在家里,谁再出来就会严罚。

据说现在莫斯科已经有警察上街巡逻了,在莫斯科市内只有持特殊通行证才可以上街,通行证由莫斯科市政府办理。

戴口罩被视为“病毒” 酒吧有后门,对暗号进入

街上的警察也会戴着口罩,并跟民众科普戴口罩的必要性,这一点跟我们中国一样。但是在我下楼扔垃圾的时候,街上还是鲜有人戴口罩,有些当地居民是因为买不到口罩只能裸奔,有防患意识的人,就用围巾遮挡口鼻,好在一些服务人员,比如便利店的收银员已经开始戴上口罩、手套了。

2月初的圣彼得堡地铁站

在戴口罩方面,包括俄罗斯人在内的外国人,跟我们中国人的观念确实不一样。三月初的时候,我邀请了一位俄罗斯朋友来家里吃饭。我准备戴上口罩下楼买点儿东西,他表示很诧异。在他看来,有病的人才戴口罩,没感染的健康的,凭什么要戴口罩呢?

目前,圣彼得堡疫情虽然相对安全,但也暂时关闭所有的非生活必须的商场,餐厅、酒吧、博物馆、以及电影院等等。但是我在圣彼得堡这个防疫群与其他华人交流得知,还有些酒吧并没有真正关闭,正门是关着的,但是顾客可以从后门进去,有些酒吧还要对暗号进入,在里面该喝酒喝酒,该嗨就嗨。

驻俄大使馆为留学生发放防疫物资 目前暂无撤侨计划

针对我们这些留学生群体,中国驻俄大使馆也一直保持跟我们的联络沟通。一月中旬的时候,大使馆就已经开始在网上让大家填写问卷,标明学校、院系、住址,从而统计在俄、在圣彼得堡的这些留学生的信息。一周前,还成立了各个学校的通讯群,每天都会有通讯联络员在群里通知最新的疫情进展,包括在哪个地区又感染了多少人,并且提醒大家不要出门。

目前使馆还没有撤侨的打算,但也在尽力给我们寻找防疫物资,有能力搞到口罩的华人也会向使馆捐献口罩。现在使馆已经对部分人发了莲花清瘟的药以及口罩。不过我在三月份的时候已经托人花高价,通过各种渠道弄到了一些口罩,就没有申领,毕竟目前的救援物资大家也不够分。圣彼得堡一共有6000多中国留学生,但第一批供应口罩是2000个,第二批有多少还不清楚。有的同学就放弃了领取物资,毕竟出门一趟也有潜在危险,还得浪费一个口罩,不如留给那些更有需要的人。

从中国进口的调料较为“昂贵”

在圣彼得堡生活还算方便,刚开始担心粮食不够,所以我就囤了三个月的吃的,主要就是土豆洋葱干粮和速冻蔬菜,菜少肉多,但肉都比较便宜。网购和外卖也都还算方便,比较搞笑的是,原来俄罗斯的外卖效率特别低,被我们吐槽是“饿死了”,不过疫情期间效率大幅提高,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都能送到。但在取外卖时,发现很多俄罗斯送餐员还是没戴口罩,相比之下,中国的外卖小哥送货都防护的特别到位。

这里外卖价格跟北京的消费差不多,折合人民币大概三四十块钱,再加上配送费就是50-60元吧。这个对我这个学生党来说还是比较贵的,我就几乎没在上面点,毕竟现在已经是彻底的“无产”阶级了。

单程机票一张1万8,有同学坐国际大巴通关

疫情在全球蔓延,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留学生选择了回国。有一批比较幸运的同学,他们在三月份之前,因为国内有事情,就提前订票回去了,那时候机票还比较便宜,大概是2000多块钱一张单程票。我男朋友也因为个人原因不得不回国,他在二月初订的票,3月14号出发。结果我送他去机场那天,就看到机票已经从2000多块钱涨到了一万八左右,非常可怕。而到后来,暂且不说票价贵与否,陆续的停航和封国闭关,导致机票很难买到,每个星期一条航线上只有一个航班能飞。

也有同学想回国,不单纯是因为疫情原因,比如异地恋,非常想念男朋友的,或者国内有业务必须本人亲自办理的,也会选择回去。我听说有一个非常辛苦、非常极端的回国旅程案例是,先从圣彼得堡飞三个小时左右到叶卡捷琳堡,然后在那坐几千公里的国际大巴,赶在3月30号陆路闭关之前,回到黑龙江省黑河市,在那里接受隔离。

家境好的同学,有的会选择包机回去;家境一般的,没什么渠道,也抢不到票,即使抢到票可能也买不起,折腾回去还冒着生命危险,索性就不回去了。圣彼得堡这边的防护服是1000人民币三件,10件起售。如果不是组团购买的话,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从这个角度看,我选择宅在圣彼得堡也挺好的。

“爸妈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反而我要操心他们多一些”

我这个人独立能力比较强,平时跟家里的联系,本来也不是特别紧密。疫情爆发之后,父母对我自我保护能力非常的信任,所以也并没有过多的关心,我也不会专门跟他们汇报说这边情况怎么着了,反而我可能有时候会更多地关心一下家里的一些情况,比如缺什么东西了,就买一点儿回去,虽然人在俄罗斯,但是天猫还是可以用的。

在我们留学生的各种群里,据我观察,大多数人还是倾向于在俄罗斯好好待着,原地不动,等待疫情过去。俄罗斯政府非常自信地说,2-3个月把疫情压住。我们都做好了长期战斗准备,囤了很多的粮食和消毒水。有的朋友,之前家里打扫卫生可能是一个星期打扫一次,然后现在变成了天天打扫消毒。

我来这边,目标非常的明确,我是来读书的,现在就是要学好语言,本来六月份要入学考试的,先不看疫情发展如何,我就是要专心备考。反正哪也去不了,那就沿着目标一直走就好了。居家隔离期间,基本上就是学习,学累了就看看剧,憋得慌就开开窗户透透气。

惊魂一场:从中国返校后,她感冒了

这张照片是在一月下旬拍的。老师为什么戴着口罩呢?

因为我们班有一个同学,过年的时候回了一趟家,她家里宝宝生病了,而且她自己本身有鼻炎,回来之后有一些感冒的症状,同宿舍的两个人就非常害怕,劝她去检查一下,但她不听,不同的同学询问她身体情况,得到的答复也完全不同,导致同班同学们也开始慌了。开始她的舍友向系主任举报,未果,后来我们班同学集体戴着口罩去学校找系主任举报。

学校知道这个情况后终于比较重视,叫了救护车过来,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并且把她拉上了救护车带走隔离观察一周,我们班集体停课一周各自居家隔离。所幸检查结果就是普通的感冒和鼻炎,但在圣彼得堡地区还是引起了一定的恐慌,大家都以为有确诊的了,也有很多谣言传出来。因为出了这件事情,中国大使馆对留学生安全更加重视,当即出了问卷追踪各个春节前后返俄的同学,在疫情还在没彼得堡流行前,主动配合彼得堡防疫。

但这件事让老师对我们班同学非常不满,她认为我们欺负了自己的同学 。所以她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就戴着口罩,用这样的行为艺术对我们表示抗议。

老师让我们给这个同学道歉,我们也就道歉了,怎么说也是一场本可避免、令人惊心动魄误会,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从这个乌龙事件中,也能体现出我们留学生对于疫情的重视,也让更多人意识到,疫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欺瞒和轻视。

一个艰难的回国旅程

我男朋友的回国历程可以说相当波折。他买了口罩、手套、还有俄罗斯当地的一种药,据说抹在鼻子上就可以防止病毒,每两个小时要涂一次,飞了十多个小时,期间不敢摘口罩吃喝,飞机刚落地在首都机场,就被分拨儿了。量体温、填表格,等待了大概三四个小时后,被挪到了国展隔离点。然后又从国展被派发到相关省市接待处。近两天的旅程中,靠着泡面和水撑了下来,很辛苦。人在高度劳累的情况下也会免疫力降低吧,何况途中还要接触那么多人,被感染的几率又成倍增加了,所以我还是觉得能不回国就不要回去。

他回老家山西的路上,乘务员一路盘查、量体温,当地政府和居委会的电话几乎没断过,每隔十几分钟就会打过来一个。回到山西后,先在酒店隔离了大概一周多,接受了核酸检测,确认健康后,被父母接回家。居家隔离之后再次接受检测,结果还是正常,终于可以办了健康证。

不过,虽然他已经有了健康证,但是合作伙伴也都不敢见面,工作无法开展,他的奶奶也谨慎地离他200米开外……

(应采访对象要求,口述者秋莎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