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难阻中国攀岩速度!冲击东京奥运,这支新军准备好了
体育

疫情难阻中国攀岩速度!冲击东京奥运,这支新军准备好了

2020年05月19日 07:56:39
来源:澎湃新闻

已经锁定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潘愚非。

“成功只有一次,但是失败会有很多次……”

说出这句话的,是已经锁定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中国攀岩队队员潘愚非,自从国外疫情爆发,他跟随中国攀岩队一组全能小组返回国内,一直在北京怀柔的国家登山训练基地训练。

每周五个训练日,每个训练日保持6-8小时的训练时长,中国攀岩队没有因为疫情而阻断向上的“攀爬”,继续着备战东京奥运会的脚步。

目前,中国攀岩队已经拿到2个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年底的亚洲锦标赛同时也是东京奥运会的资格赛,中国攀岩队副领队赵雷期待,“目前拿到满员(奥运资格)的只有日本、美国、法国,中国争取再拿一到两个。”

封闭管理,防疫备战双管齐下

疫情,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攀岩队备战东京奥运会的部署。

原本按照安排,中国攀岩队的三个小组分别在海外和国内集训,一组全能小组在西班牙毕尔巴鄂训练基地,一组速度小组和二组在北京怀柔国家登山训练基地,各自备战奥运会和奥运资格赛。

但随着海外疫情的爆发,一组全能小组从西班牙撤回了国内,与一组速度小组和二组一起在怀柔国家登山训练基地,开始了全封闭训练。

怀柔基地的全封闭管理模式包括:每日体温监测,宿舍与训练场所消毒,暂停快递外卖,基地内部设置具体隔离区、并且国家队所有人员不得出内部隔离区,必需物资进入基地由专人负责消毒与对接等。

尽管生活上可能会带来些许不便,但队伍的训练却丝毫耽误不得。

已经锁定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潘愚非想了很多,“这段时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自己静下心来,不断地思考,自己还有哪些需要提高的地方,可以放多点心思研究自己各个方面,优势或者是弱势,再进行训练的安排。虽然没有比赛,但这段时间也挺充实的。”

潘愚非、钟齐鑫和宋懿龄(从左到右)。

聘请外教团队,加大训练难度

虽然不用高频率参赛和旅途奔波,但中国攀岩队给队员们在日常训练中加大了难度。

潘愚非介绍,“训练的线路会比比赛的难很多,这样才能不断地去摸索各种各样风格的线路,而且线路会比较新,每一条线路都是不一样的。”

这样的训练安排又让潘愚非对于攀岩这项运动有了新的感悟,

“成功只有一次,但是失败会有很多很多次,但是那一次成功,就是给自己鼓舞和成就感的瞬间。”

除了给队员们安排区别于比赛的训练难度,中国攀岩队还在训练器材上做了特别的安排——引进了一部分和东京奥运会攀岩比赛规格、材质相同的岩点,为的就是让队员们提前适应东京奥运会的比赛条件。

不仅如此,队伍还配备了来自西班牙、意大利、俄罗斯等6个国家和地区的外教团队,保障队员们的技术动作和体能训练。

担任主教练的托尼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中国队员具备很好的攀岩水准,但他们需要完善更多的细节,积累更多的经验,他们现在还在成长,我希望帮助他们打好基础,未来他们会更强大。

再拿一两个奥运资格,期待攀岩运动的春天

按照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的安排,中国攀岩队又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积累经验、打磨细节。

中国攀岩队副领队赵雷说,“从攀岩入奥以来,我们就全力以赴地备战东京,(现在)我们的难度和欧美强国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推迟一年可以说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快速追赶。”

尤其是原定于今年4月27—5月3日在重庆进行的亚锦赛因为疫情被推迟至12月10日至13日在厦门进行,又让中国攀岩队有了更多的时间备战,也更坚定了赵雷对于队伍的信心。

“目前拿到满员(奥运资格)的只有日本、美国、法国,今年12月的资格赛,我们还是很可能拼下入场券,中国争取再拿一到两个(奥运资格)。

中国攀岩竞技水平在提高,而伴随着攀岩入奥,也让攀岩这项运动在中国愈加走入大众的视线、备受欢迎。

走访北京朝阳区某购物中心的室内运动乐园,澎湃新闻记者就看到乐园内攀岩墙处有不少人在排队,他们踩着攀岩鞋、穿上专业的保护设施,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等待享受攀爬的乐趣……

正如登山协会攀岩部部长厉国伟曾在和澎湃新闻记者的交谈中说的那样,“从职业到业余、从群体到竞技、从赛事到文化,我们相信攀岩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2024年奥运夺金我们信心满满,到那时候,攀岩在中国的发展将会是一个标志性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