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国“挂羊头卖狗肉”,实在是侮辱传武的声名
体育

马保国“挂羊头卖狗肉”,实在是侮辱传武的声名

2020年05月20日 21:34:48
来源:有马体育

1

但凡骗子都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大师马保国让人给一拳揍晕,但脑子却清醒得很。被30秒KO以后,大师说,“功夫是不分高低的,都是人类文明瑰宝”。虽然我人输了但我的拳术没有输,我的拳术不是骗术而是人类文明的瑰宝。不得不佩服,大师虽然拳技不行但口技了得。

马保国的拳术听起来很神秘,他的门派叫做“浑元形意太极门”。太极本来就很深奥了,再加上一个不知所谓的浑元,这一门功夫听起来就更神秘了。在中国神秘的东西才有市场,不神秘的东西很难有市场。这又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传统武术里不是没有真东西,比如蒙古跤,技击性就很强。老一代著名评书艺术家连阔如先生,不仅说过水浒、岳飞、三国,脍炙人口,还写过一本书《江湖丛谈》,对旧社会各种江湖骗术、江湖行当大揭其底。武术在传统江湖行当里叫“挂子行”,摔跤是挂子行里最货真价实的一类。有清一代亲王、贝勒、八旗子弟很多人玩跤,甚至于在官办跤场里摔死人不用偿命。

但这种货真价实的东西太不够神秘了,不符合中国人神神叨叨的气质,所以在江湖上一度没落,以至于在天桥练摊都要被人嗤笑。真东西没人看,假东西趋之若鹜,连阔如先生曾对此很感慨。但不得不说,这就是咱们中国人的吊诡之处。

今天马保国这类人说自己是传武,挂浑元、太极这种羊头卖自己的狗肉,用不堪一击的下三滥把式沽名钓誉,实在是侮辱传武的声名,欺负老一辈练家子们不能从棺材里爬出来饱他们一顿老拳。

2

太极这个东西太有市场了,是个人都想拿它来行骗。毕竟国粹、传统文化,是有底蕴和背书的。马保国说自己的拳术是“太极”,李一道长说自己的养生方是太极,各门各类骗子大师们都喜欢打太极的旗号。

其实太极并没有那么神秘,其历史远没有我们想象的古老。太极跟道家关系密切,最早从宋代开始才有比较具体的概念。最初它是一种关于《易经》的学术,后来演变成老道们忽悠人的骗术。

宋朝有一位文学家叫周敦颐。周敦颐就是写“莲出淤泥而不染”的那位。除了喜欢创作《爱莲说》这种散文,周还喜欢研究学术,创作了《太极图说》。周敦颐本来是诠释哲学思想,但他没有想到,从此中国人就开始中了太极的毒。

太极这套理论加持了道家的神秘感,给老道们蒙上一层光环之后,在有宋一代,就很受皇帝喜爱。真宗皇帝就很吃这一套。

有个刘姓太监知道皇帝好这一口,就跟皇帝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个叫王捷的人路遇一道士,道士教了他炼丹术之后,嗖得一下就不见了。道士还告诉王捷,说自己姓赵。真宗皇帝一听,道士姓赵定是本家先祖,一开心就给这姓王的封了一个官做。

明朝的嘉靖皇帝更夸张,因为喜欢符瑞斋谯这一套,谁祝词写得好谁就得宠,甚至让道士邵元节做了礼部尚书。

这种东西听起来像儿戏,实际上是一种佞人政治。上之所好,下必有甚。上头的人喜欢什么人,这类人就会变成红人。上头的人喜欢什么,下面的人就会变本加厉地证明什么,宣传什么。90年代气功火热,如今"伪传武"横行,某种意义上都是这样的产物。

3

佞人政治的传统在当代社会并没有绝迹,很多时候它只是改头换面,换了一种方式。比如,大师王林、道士李一这类人之所以让社会精英、商界名流趋之若鹜,起初都不乏佞人政治的元素。

李一早年走了一泡狗屎运,偶然给一位市领导治好了病,于是领导就安排他在市政礼堂旁边开起了推拿馆。因为搭上了领导这条线,围绕他的人就越来越多。只要有朋友圈,佞人能通天。围绕他的人越是非富即贵,就越是有非富即贵趋之若鹜。你看看王林的朋友圈,有官有商,基本也是这样。

王林空杯来酒不过是个小魔术,李一辟谷是偷偷往矿泉水里打营养剂,他们的骗术都很容易拆穿。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各行各业精英怎么会被王林、李一这样的人骗了呢。其实这些都是表象,无非是有所求。

马保国算是个跑江湖的,连阔如先生所说的“挂子行”。他不像道家同行李一能聚集高端的人脉,但他仍然有法律空子可以钻,有弘扬传统文化的大势可借、大旗可张,有太极、八卦、浑元此类国粹可以包装。他本身虽不足道,但他借以行骗的这一套东西,却足以让我们反思。

4

传统不总是坏的,只是我们在让它变坏。《宋史·陈抟传》记载了太极祖师爷陈抟的故事。陈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道士,据说活了120多岁,很长寿。太极思想据说最早就是从他那里传下来,到周敦颐等学者们手里发扬光大。

宋太宗赵光义听说他道行很深,专门召他来问道,搞座谈会。大臣们对如何修炼很感兴趣,央求他给大家分享一二,陈抟回答他们说,我是山野草民,仙丹滴、吐纳滴、养生滴、统统滴不会,你们做臣子滴恰逢太平盛世,君臣同心同德搞建设就是最好滴修炼,何必再求所谓“异术”呢。

私以为,这才是富有意义的太极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