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或取消?IOC与东京奥组委面临一场对赌
体育

东京奥运会或取消?IOC与东京奥组委面临一场对赌

2020年05月22日 21:35:06
来源:体育大生意

文|张佳曦

今年2月疫情开始在全球爆发以来,东京奥运会的种种消息牵动着人心。从坚持如期举办再到疫情面前“妥协”延期,各方消息辟谣了几个来回最终拍板。

做出历史性延期决定后,就费用承担等各方面问题,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来了一场长达一个半月之久的博弈。直到5月中旬,国际奥委会确定为奥运会延期承担8亿美元财务支持计划后,关于延期费用问题暂时告一段落。

然而,5月20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的:2021年是东京奥运会的最后选择,如果那时疫情仍然无法控制,奥运会不能无限延期。这样的言论预示着已经延期的东京奥运会或许会再添变数,毕竟距离举办还有一年的时间,这其中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能知道。

耗费人力财力延期的奥运会延期在明年能够如期举办,这或许会皆大欢喜。但以上结果的反面也面临着,好不容易拖到了明年,结果还是取消了,所有的准备一场空。现在,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面临的就是这样一场长达一年多的险赌。

“奥运取消论”早有苗头

巴赫面对采访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曾传达出明年夏天是奥运会“最后的选项”:“我部分理解,不可能永远雇佣3000或5000人在奥组委工作,不可能每年都改变所有单项赛事联合会的全球赛事,也不可能让所有运动员处于不确定之中。”

巴赫

该言论基于安倍晋三在4月末国会讲话时表示的如果疫情到明年得不到有效控制,已经推迟的奥运会会很难举行。必须在运动员和观众都安全参与的情况下奥运会才能以完整的形式举行,病毒无法控制,奥运会就将很难完整进行。

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曾发表过和安倍类似的言论,日本医师会会长横仓义武以及神户大学医学研究科教授岩田健太郎也表示过疫情在明年得不到控制,奥运会也很难进行,如期不太可能。

安倍晋三

即便“奥运会取消论”只是一种可能,但在巴赫也表示了该说法后,自然又激起了舆论的反应。于是在5月21日东京奥组委的线上记者会上,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进行了回应,他表示取消的说法并非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的共识,“森喜朗主席的意思是要积极备战奥运会,争取在2021年举办。巴赫主席也在多个场合表示,距离奥运会还有一年,我们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奥运会如期进行。”

确实,巴赫所说的取消并非眼下的结果,而是各种可能性中的一种,他自己也表示了:“所有不同方案都在考虑范围之内,我为什么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选择太多以至于无法轻易决定。”

因此现在,各方还在为东京奥运会做准备。

准备中的东京奥运会是场艰难对赌

奥运会的延期决定是历史性的,打破了4年一届的周期。同时也很突然,突然到打破周期并未写进国际奥林匹克宪章。没有延期先例的奥运会也让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各体育单项组织、运动员、赞助商等稍显慌乱。

国际奥委会这边已经确定了8亿美元东京奥运会延期的费用,其中6.5亿美元用于延期奥运会的组织费用,其余的资金用于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各国家奥委会和其他国际奥委会认可的组织。

东京奥组委和日本方面在准备中,包括对于奥运会各个环节的改变策略:简化火炬传递、奥运会开闭幕式方案的探讨,赛场距离的保持等。据悉,目前东京奥组委的3803名员工的雇佣形式未发生变化,他们依然在远程或实地进行办公。日本方面也表示,为了东京奥运会2021年7月能成功举办,将大力推进特效药和疫苗的开发。

此外,运动员目前也在进行居家训练、运动队进行封闭训练......由于奥运会与明年多项国际赛事撞期,运动员无法兼顾,田径世锦赛等比赛已经为奥运会的延期进行了让路。

对于日本国内的赞助商而言,现在政策还不太明确,疫情期间本身经济形势不好,或许会面临破产的风险,而现在还要考虑在奥运赞助期间要不要赞助。

随着夏天的临近,全球新冠疫情的形势目前并未好转,这让准备中的奥运会犹如一场赌约,形势并不明朗。大概,现在各方都在担心,到底还能不能在明年如期进行?如果能够进行,皆大欢喜,一切准备都是值得的。

那反面呢?据悉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需要的费用将超过28亿美元,增加投入再加上日本各方面的准备如果到头来一场空怎么办?再者,那些已经为奥运让期的赛事,为赛事准备的运动员或许将错过最佳时间。

如巴赫所说,奥运的延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现在的也不是最终确定的时刻:“如果到了最终决定的时候,我希望你们给我更多时间与运动员们、世界卫生组织和日方的伙伴沟通。”

疫情决定奥运“赌约”结果,奥运开幕将是世界恢复正常标志

新冠疫情和奥运会大概仅有一个共同点,并不是某个人、某个国家单方面的事情,需要的是各方面的联手。只有疫情形势好转,奥运会在2021年如期进行才会明确。

虽然近期德甲、K联赛等国家级足球联赛空场复苏,让全球体育赛事回归正常有了一些希望,但这不代表奥运会就能100%回归。毕竟,与这样的单项国家联赛相比,奥运会需要全球的运动员、观众等汇聚一地,疫情不大范围的好转,赛事也无法进行。

“奥林匹克精神之一就是让体育爱好者团聚,这是奥运会的独特之处,来自全球各地的体育迷齐聚场馆。”巴赫表示。奥运会需要全球的运动员,更需要来自全球的观众,这才能构成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奥运会。

就在近日,上海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表示过:“体育赛事,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如果问我世界什么时候回归正常,我强烈希望大家关注明年夏季奥运会,东京奥运会准时开始,这将是一个标志,全世界真的恢复正常了,但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到。”

此前,东京奥组委表示,将会在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中加入新冠元素。确实,全球共同抗疫后疫情的奥运会有着特殊的意义,森喜朗也表示:“如果顺利举办,这将成为战胜降临在全人类头上灾难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