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停摆球员哪家强?乔治·希尔自建占地5000亩野生动物园
体育

NBA停摆球员哪家强?乔治·希尔自建占地5000亩野生动物园

2020年05月30日 19:00:00
来源:体育大生意

凌晨5点30分,当乔治·希尔开着他的道奇皮卡行驶在泥土路上时,天还黑着。

他将车停在路边,然后顺着梯子,缓缓爬上一个离地面12英尺高的小木屋内安顿下来,静静等待日出。

希尔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印有他所在球队密尔沃基雄鹿标志的帽衫,他一边等待着,一边玩着手机游戏,时不时还会眺望远处他的动物们的身影,包括袋鼠、角马、驴、马鹿、羚羊和斑马等等。

“我就像是在非洲野生动物园工作。”希尔说道。

希尔牧场景色

自2008年被马刺队选中至今,希尔已经在NBA征战12个赛季,如今已经34岁的他也开始思考、筹划退役后生活,他把自己从球场上抽离出来,花更多时间来学习动物护理知识,照看他那有850英亩(约5160亩)之大的牧场和其中来自异国他乡的动物们,当然他也正在监工一些项目,例如牧场内正在建设的湖泊和私人住宅。

2017年8月,希尔在德克萨斯州希尔郡买下了这片土地。每年休赛期,他都会和家人在其圣安东尼奥的家中度过,这片土地距离那里只有35分钟车程。过去几年间,这片土地被逐步雕刻、装饰为一个宏大的牧场。

今年3月初,NBA由于新冠疫情而陷入停摆期,随后不久,希尔便带着他的妻子,以及他们4岁的儿子扎登和2岁的女儿佐伊从密尔沃基返回德克萨斯。这里再一次成为希尔一家的度假胜地。

“我只是想让我的孩子们看到一些很酷的事情,让他们拥有不同的东西。”希尔说道,“每个人都会养一只狗或一只猫。我只是选择养其他动物。”

牧场动物多达几十种 最贵单价2.5万美元

黇鹿是希尔为其庄园引进的第一批动物,随后他购买了黑貂、棕白相间的非洲羚羊、弯角剑羚、阿拉伯剑羚、来自新西兰的红公鹿、鸵鸟……现在他已经拥有几十种不同的动物。

三年前,希尔买下了他饲养的大部分斑马,今年5月初,他又购入了一头斑马。“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希尔说。

希尔牧场内的斑马

这些动物是希尔从德克萨斯州的特许专业饲养员那里购买的。据一位野生动物饲养员介绍,斑马的价格在3950美元到5750美元之间。这还是希尔手中最昂贵的野生动物,最贵的是雌性黑马羚和捻角羚(一种非洲大羚羊),每只的价格在2万到2.5万美元不等。据介绍,希尔只饲养食草动物。

希尔还为其中一些动物取了名字。去年庄园内出生的一匹小斑马被命名为苏琪,这个名字源于雄鹿队的体能教练苏琪·霍布森。希尔的儿子扎登还为一只袋鼠起名为 “霍比”。

其中一些动物会和人接触,但大多数动物不会如此。希尔养的几只鹿从出生起就被用奶瓶喂养,所以它们偶尔会允许希尔一家以及农场工人们抚摸它们的鼻子或给它们吃零食。“白尾鹿真的很喜欢花生,”希尔分享道。

牧场内的鹿

这些动物也过得非常自在,因为它们有足够大的生存空间,因为希尔这个占地850英亩的牧场幅员辽阔,甚至让一些动物园都相形见绌,德州维多利亚动物园占地仅仅只有106英亩。“大多数动物都在牧场里休憩和繁殖。”希尔介绍称。

平时,希尔会尽量不让自己打扰到动物的生活,但如果它们看起来有生病的迹象,他或他的工作人员就会赶快介入。两年前,希尔注意到他的一只马鹿不爱进食,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这只马鹿变得越来越瘦,希尔最终请来了一位兽医。“我原本以为它要死了。但是兽医过来给它打了两针抗生素,它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健康,和以前一样雄壮。”

牧场内的鸵鸟

这些动物和这片牧场是希尔总体计划的一部分,实际上,他多年来一直想要这样一个地方。2010年,当希尔还在印第安纳步行者队效力时,他就和他的朋友兼队友C.J.迈尔斯谈论着他的梦想。

“早在印第安纳州的时候,他就是个乡下孩子。我知道他迟早会找到一个属于他的世外桃源。”迈尔斯说,“但对我来说,养袋鼠简直是疯了,我害怕它们。”

而德克萨斯州确实适合希尔,因为在这里居民拥有斑马和袋鼠等野生动物是合法的。不过,根据州卫生和安全法规,他们需要持有“危险野生动物”的许可证。

休赛期曾到海外打猎灰熊、马鹿 牧场内动物不用来狩猎

不过,希尔强调道,虽然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猎人,但他牧场上的动物不是用来狩猎的。

“我在自己的庄园里只狩猎野猪和土狼,因为它们会造成很多问题。” 希尔说道,这些野猪会在篱笆下挖洞,然后吃掉供他动物食用的玉米和草,而土狼则可以溜进牧场杀死他的小鹿。

希尔是在2008年被马刺队选中后才有了狩猎的爱好,当时他认识了马刺的季票球迷威尔和格洛丽亚·德拉什夫妇,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希尔亲切地称他们为 “干爹干妈”。

2008年夏天,希尔被马刺选中

在希尔新秀赛季的全明星赛休息期间,德拉什夫妇邀请希尔到他们位于得克萨斯州西部,有着150英亩之大的牧场参观,并教希尔如何射击。

“我告诉我的丈夫,让他不要给希尔威力最大的猎枪,因为我不想看到他的肩膀受伤,这样的话波波维奇就会找上门来,我们就没法再去观赛了。” 格洛丽亚·德拉什回忆道,“当然,他们没有听我的指示。”

从那以后,希尔就痴迷上了狩猎,他会去花费更多的钱去打猎,在休赛期,他曾前往阿拉斯加打猎灰熊,去加拿大捕捉马鹿。他还曾与雄鹿队副总裁亚历克斯·拉斯里一起狩猎过野鸡。三年前,希尔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他在直升机上猎杀野猪的视频。

打猎中的希尔

希尔表示,他努力成为一个负责任的猎手,他会雇佣专家来识别哪些动物已经衰老或者能够被猎杀,他也会获得狩猎许可证,从而能开展狩猎行动。不过在他的社交媒体上,粉丝们的意见已经两极分化,一些人会表示很高兴能够在他的社交账号内看到狩猎内容,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他的行为过于残忍,希望他不要再猎杀动物。

希尔对此表示:“我也注意到这些观点,但大多数反对狩猎的人其实也是去餐馆吃牛排或点汉堡的人。所以我总是说,如果你真的看到所有这些动物都被放进盘子,你对猎人的看法可能会有所不同。”

“如果你只是为了杀戮而狩猎,那你就有问题了。”希尔谈道。

牧场为退役生活准备 未来传给子女

早上7点,希尔的牧场里已经熙熙攘攘。

在新冠疫情期间,希尔仍然坚持雇佣工人,但是保持社交距离已经是他和16位牧场工人的常态。“你已经离另一个人100英亩远了,所以你不管做什么,都必须乘坐卡车。”希尔说道。

在这16位工人中,四个人正在清除杂草和修补篱笆;四个人正在为希尔扩建一个湖泊,因为希尔还是一个狂热的渔夫。还有四位工人正在建造一套三居室的住宅,这是最令希尔兴奋的项目之一,现在这套房子的上层门廊已接近完工,几十个点缀在天花板上的盏灯也已经完成安装。另外四名员工负责管理牧场内的动物们,需要确保喂食器和水槽都是满的,同时还要监控动物们的身体健康。

希尔牧场内正在修建湖泊

最终,这就是希尔退役后想要生活的地方。希尔正在吸收他所能吸收的一切知识。“我只是换了一份工作,和他们交谈,向他们询问我是否可以帮忙做一些事情,这样我就可以学习。”希尔表示。

希尔计划在下午2点之前回到他正常的生活状态中:陪伴家人,与孩子们一起玩耍。

眼下,在疫情影响下,希尔努力经营的这片牧场已经成为了他们全家的“避难所”,他希望有一天能够把它传给自己的孩子们。

“如果这就是退役后的生活,那它确实比我想象地要好。”希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