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助国足1-0赢世界冠军 前国脚月薪三四千搞青训:光靠热爱远远不够
体育

曾助国足1-0赢世界冠军 前国脚月薪三四千搞青训:光靠热爱远远不够

2020年06月02日 16:53:16
来源:新京报

“中国很多青少年教练是能少踢比赛就少踢比赛,为啥?因为怕输。为什么怕输?因为输多了怕家长都跑了。”因为这样一段吐槽国内青训现状的言论,前国脚汪强再次走入球迷的视线。

从北京人和队退役后,汪强回到家乡大连高新区中心小学搞起了青训。作为一名基层教练,汪强几乎天天手把手地教一年级的孩子踢球。在这个过程中,他重新感受到了足球最本真的快乐,同时也体会到现实的不友好,“在中国搞青训,光靠热爱远远不够。”这是他在涉足青训半年后最大的感悟。

汪强在涉足青训半年后有了自己的感悟。图/Osports

退役

为家庭放弃鲁能邀约

2019年2月,汪强通过媒体的一篇专访正式宣布结束16年的职业生涯。没有退役仪式,没有鲜花和掌声,告别方式一如他16年来的球风和为人,低调而务实。在很多人看来,当时34岁的汪强选择退役有些为时过早,但一向要强的他在这件事上选择顺其自然。

2018年对汪强来说是难熬的一年。本打算与刚刚冲超成功的人和一起更进一步,但右膝软骨的伤势让他的职业生涯陷入停滞。当年在德国接受手术后,人和希望他再踢一年,但汪强那时感觉到身体情况已经满足不了中超比赛的要求,退役的想法就此萌生。

“那时我做完手术,正好合同到期,人和让我一起去冬训,看看伤恢复得怎样,但我当时踢球都觉得疼。”本着对俱乐部负责的态度,汪强没有硬挺着随队前往,“我当时想,去了也坚持不了,给你签了你打不了比赛,不是耽误人家嘛。”

退役后,汪强并不愁下家,老东家鲁能俱乐部曾发来邀约。“当时有机会去鲁能足校当梯队教练,但因为我孩子刚出生,家里觉得还是暂时不要离开大连。”汪强坦言,去不去鲁能任教犹豫了很久,“留在家特别不甘心,去的话又对家里放心不下。”

汪强从小离家练球,当职业球员时没为家乡大连效力过,回家的时间相当有限,“如果退役了还跑到外地,对家人挺过意不去的,不能为了自己的理想就不管孩子,不管家人。”对家庭的责任感,这一次左右了汪强的人生选择。

“也没什么,可能暂时失去了一个好的平台,能陪伴家人也不错。”但在这样想的同时,汪强也在担心,错过退役的时间点,以后恐怕很难再有好机会了,“刚退役下来还有点热度,但过了两三年你就离开大家的视野了。”

汪强选择从基层教练做起,手把手地教孩子。受访者供图

转型

当教练比做球员更难

去年10月开始,汪强在朋友的推荐下,成为大连市高新区中心小学一年级校队的教练。疫情之前,他每周一至周五下午3点到5点带队训练。因为参训的都是零基础的一年级学生,汪强最初执教的大半个月几乎都在维持课堂纪律。“确实累!”说起顽皮的学生们,汪强哭笑不得。

汪强坦言,当球员时压根没想过做青训教练,但退役之后通过看孩子踢球才产生这一想法,“我发现好多孩子踢球方式不对,比如6年级的孩子踢比赛像打乒乓球一样,球一直在空中飞,停球能停到对手眼前,我感觉这些孩子根本不会踢球。”

“有一次我跟一个家长聊天,问他你希望孩子踢到什么程度。他说不敢想,没有钱啊,为孩子踢球已经卖了一套房。我问为啥踢球一定要有钱,我那时也没有钱,也一样踢到职业队了。”汪强并不认同家长的观点,但也承认这是当前社会的现实,“我当时觉得家长特别可怜,都望子成龙,但孩子踢不出来,学习、金钱、时间都耽误了。所以我就想要不自己也干干青训,不管将来怎样,至少能把自己学到的经验传授给孩子们,有几个算几个。”

虽然职业生涯有光鲜的履历,但汪强还是选择从基层教练做起,每天手把手地教孩子,这在搞青训的退役球员里很少见。最开始从事这份工作时,有人担心他坚持不了一个月,但半年多下来,汪强深受学生、家长的认可。

对比球员经历,汪强认为做教练要难得多,“作为教练言行举止必须严谨,小孩的模仿力很强,你教孩子的不光是踢球,还有怎样做人。而且你要考虑更多,孩子的心理,和孩子交流的方式,怎样做不会打击他的自信等等。”

汪强现阶段只想把手底下每个孩子的足球水平提高。受访者供图

落差

校园教练月薪三四千

“中国的很多青少年教练是能少踢比赛就少踢比赛,为啥?因为怕输。为什么怕输?因为输多了怕家长都跑了。”5月19日,汪强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吐槽与其他青训球队约球时遭遇的不快。

为了让手下的孩子感受比赛氛围,汪强隔一段时间就会找其他球队约比赛,之前也取得过一些胜绩。但近期约球时,却被回复“你们老这么联系比赛好吗”。“我心想给孩子联系比赛有啥好不好呢?”这句意味不明的话让汪强琢磨了好久。在汪强看来,孩子光训练不比赛是不行的,国内青少年缺乏比赛,这样的机会应该由教练多创造。

投身青训以来,汪强遇到的不顺事情不只这一件。最初在大连某中学女足队任教时,他因为一些客观原因被迫离开。“很多东西不是你想干就行,不是你踢过中超、踢过国家队就能教孩子踢球的。”这两件事让汪强明白,在国内搞青训,光靠一腔热情是远远不够的。

在大连,校园足球教练的待遇比社会培训机构低得多,一个月工资就三四千。像汪强这样的前国脚、前中超球员,工资不过4000元,疫情期间还要折半。汪强家距离学校车程将近40分钟,每天通勤就要花费一个多小时,工资扣除油钱也不剩多少。汪强承认,如果不是自己踢过职业足球,手头没那么紧,也很难坚持下去。

对于未来,汪强暂时没有自立门户做青训的打算,现阶段只想把手底下每个孩子的足球水平提高,等疫情过去带队参加大连市青少年“周三联赛”。“希望带这些孩子打出水平,最起码让人觉得这些小孩不错,至少你的努力没有白费,其他的顺其自然吧。”他说。

快问快答

新京报:球员生涯的遗憾和最满足的是?

汪强:最遗憾的是没拿过联赛冠军,最满足的是代表国足在友谊赛里赢了法国队。

新京报:踢球时是拼命三郎,做教练是严师吗?

汪强:平常跟孩子交流还是很温柔的,但我在训练、比赛上态度很严谨,按照高标准要求每一个孩子。

新京报:做青训教练之后最难的事是什么?

汪强:找场地、约比赛等很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不过好在现在有个教练帮我一起处理。

新京报:中国足球人才难产的最重要原因是?

汪强:踢球的孩子越来越少,优秀的青少年教练也很少。

新京报:未来会让自己的孩子踢球吗?

汪强:我的孩子是女孩,如果是个男孩我会让他踢球的。

新京报记者 徐晓帆

编辑 王希翀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