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能倒贴卖队给济南文旅有玄机:组建体育投融资省队乃大势所趋
体育

鲁能倒贴卖队给济南文旅有玄机:组建体育投融资省队乃大势所趋

2020年06月30日 22:50:45
来源:体育大生意

文|付政浩

传闻已久的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大股东变更终于正式官宣!6月30日,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与济南市人民政府举行鲁能体育股权划转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将持有的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40%股权和乒乓球俱乐部40%股权无偿划转给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济南文旅”),济南文旅就此成为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和山东鲁能乒乓球俱乐部的大股东。

据企查查显示,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现有12家股东,在这其中,大股东国家电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占股45%,而其余11家股东也都是国家电网在山东的各类子公司或孙公司,比如鲁能英大、鲁能发展(已更名为山东广大新能源)。此番山东鲁能俱乐部大股东发生变更,属于体育俱乐部控制权从央企向地方国企的一次无偿转让。

同时,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将足球、乒乓球队伍和各级青训队员的管理职责一并移交给济南文旅。两家俱乐部在5年内继续无偿使用目前正在使用的国内训练场地、青训基地、学校等资产设施。作为支持措施,鲁能集团有限公司5%股权也将无偿划转给济南文旅集团,国家电网公司巴西国家电网控股有限公司所属的巴西体育中心(海外青训基地)也无偿划转给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40%股权无偿转让、场地等资产继续无偿使用、母公司股权要无偿“倒贴”、海外青训基地也一并无偿划转……尽管国人早已对体育俱乐部在两家国企之间进行转让时的“零元卖队”现象见怪不怪,但当山东鲁能这家中国足坛屈指可数的老牌劲旅和豪门俱乐部在股权转让时出现了这么多“无偿”字眼,尤其是母公司鲁能集团还为此倒贴了5%的股权,这显然刷新了国内体育俱乐部转让的新纪录。这已不是零元卖队,而是倒贴钱卖队,其罕见程度恐怕也唯有2020年原油期货历史首次出现负价格可相提并论。

在当前我国体育产业日益火热、国外豪门体育俱乐部转让价格动辄创造天价纪录的当下,类似山东鲁能这种稀缺性的国内顶级豪门却只能倒贴转让,一经对比,让人觉得其中大有玄机。过往,中国体育俱乐部在两家国企之间转让要么是出让方收取一个象征性的价格,要么干脆零元转让,如今鲁能的倒贴转让又有何玄机?

此外,山东鲁能球迷对此次股权转让普遍心存一个疑虑: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由央企国家电网变更为山东济南当地国企的济南文旅,新东家未来对鲁能的投资力度是否会削弱很多?毕竟,在常人眼中,成立于2017年的济南文旅无论行政级别还是整体资金实力都根本无法与贵为央企的国家电网相提并论。但在体育大生意看来,由济南文旅来接手并运营山东鲁能是大势所趋,或许短期内不可避免会出现过渡阶段的阵痛,但这却是当前各地破解体育产业投融资困难、用国资耐心孵化体育产业时所普遍采用的新模式。

近年来,无论是中超还是CBA的一些俱乐部在转让时,其新东家不少都是当地政府旗下的“文投集团”、“文旅集团”、“国投集团”、“国控集团”、“文娱集团”等国有新型投融资集团,这绝非偶然。比如山西汾酒集团在2018年将山西男篮转让给山西国投集团,北控集团在2015年收购重庆男篮后将其迁往北京并更名为北控男篮……并且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创立没几年、知名度不高的企业绝非是寻常的国有企业,而是几年间就投资数十家、号称固定资产数百亿、背后有当地财政背书的投融资平台,非常擅长资本运作。

在国家推动经济发展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文化体育旅游娱乐产业的大背景下,各地政府纷纷组建所谓的“文投集团”、“文旅集团”、“国投集团”、“国控集团”、“文娱集团”等地方投融资平台并高调进相应领域,这些集团就是投资发展文体产业的“地方省队”。至于此番由济南政府安排济南文旅来出任山东鲁能俱乐部的大股东,同样是顺应了这一趋势。

国家电网被要求剥离三产,倒贴卖队为确保俱乐部财务安全

毋庸讳言,体育俱乐部在我国零元卖队是很正常的事情。要知道,当前我国职业体育正处于发展初级阶段,体育俱乐部普遍都处于亏损状态。企业投资体育俱乐部短期内不仅无法盈利,反而要背负上数额巨大的运营成本,这也让很多企业对体育俱乐部望而却步。正是基于此,无论是中超还是CBA的一些俱乐部在转让时均会出现零元卖队、无偿转让的现象。其中比较经典的案例有:

2009年,鉴于上海男篮运营困难,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当时的三家股东上海文广传媒集团(持股50%)、上海职业运动技术学院(持股40%)、以及上海虹桥机场(持股10%)决定将俱乐部托管给姚明。各方约定,姚明不需要出钱购买股权,但姚明必须保证每年为球队投入至少2000万元的运营资金,持续注资五年后,俱乐部就划归姚明所有。如你所知,姚明日后也如约从上海男篮投资人转变为上海男篮真正意义上的老板,并在2019年以一个相对不错的价格将球队转售给久事体育集团。

除了上海男篮从国资转让给个人时出现事实上的零元卖队外,国企之间进行俱乐部转让往往是无偿转让或以一个象征性的价格进行转让。山东鲁能的同省兄弟球队山东男篮无论是2014年由山东黄金转让给山东高速集团,还是山东高速集团2018年将其转让给山东西王集团,其转让价格都是象征性的。

同年,山西汾酒集团将山西男篮转让给山西国投集团时,则是在行政指令下通过一纸文件进行转让的。2017年9月份,持有青岛男篮100%股权的青岛双星集团将俱乐部90%的股权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转让给青岛国信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国信文体公司,俱乐部也从此更名为青岛国信双星篮球俱乐部……类似的零元或低价转让球队有很多,但主要集中在国企之间。

不过,近年来随着中超运营成本激增、亏损幅度加剧,中超俱乐部即便不涉及到国企也会出现零元卖队现象,比如2020年天津天海就公开宣布零元卖队,但前提是受让方必须承担俱乐部的的债务。虽然在天津市体育局的积极斡旋下,万通集团一度与之签下股权转让协议,但最终双方还是不欢而散,天海被迫进入破产程序从此后会无期(详情可参阅《》、《》)。

和上述的零元卖队情况相比,此番鲁能足球俱乐部股权转让的条件更为优渥。不仅俱乐部股权无偿转让,还倒贴了母公司5%的股权以及价值不菲的海外青训基地,国网山东电力公司明确表示,集团5%股权和海外青训基地的无偿转让是对体育俱乐部的支持举措。更直白地说,这些无偿赠送是为了确保鲁能足球俱乐部在大股东发生变更后不至于为运营资金而担忧。分手之际不仅分文不取反而还送出慷慨的助攻,这无疑显示了鲁能集团作为一家负责任央企的胸襟和对山东体育的深厚情谊。

从1998年鲁能集团应山东省政府之邀接手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至今,22年来持之以恒进行投资,鲁能集团对鲁能足球俱乐部的投入力度和坚持精神有目共睹。只是,近年来,国家电网被有关方面要求聚焦主业、剥离三产(通俗而言,非电力行业未经特批不得投资进入)。所以,此番转让鲁能足球俱乐部股权也是为了遵循国家政策使然。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股权划转协议签订后至俱乐部工商变更登记过渡期内,足球和乒乓球这两家俱乐部仍由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通过俱乐部董事会履行管理职责。过渡期后,济南文旅将择优选用在俱乐部投资、运营方面富有经验的专业化人才,组建新的管理团队。

济南文旅接手球队乃大势所趋,各省均在组建文体投融资平台

作为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新的大股东,济南文旅成立于2017年6月,非常年轻,但使命在肩。公开资料显示,济南文旅是济南市委、市政府成立的市属六大投融资平台之一,主要负责全市文化、旅游、体育产业资源整合、建设与运营,负责文旅项目投融资和城市文化旅游产品、品牌对外推广,负责市级公园、景区、体育场馆资产统一运营等。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济南文旅的唯一股东正是济南市国资委。济南文旅对外投资的企业多达24家公司,其中多是餐饮、园林景点运营、健康科技、户外运动等文旅类公司。

显而易见,体育正是济南文旅的核心业务之一。具体而言,济南文旅在体育层面负责济南体育产业资源整合、建设与运营,创新“体育+旅游”模式,打造一批有影响力的体育品牌赛事和基地,推动全民健身活动,加快体育与文化、旅游、会展、娱乐等联动发展。

从济南文旅的业务描述来看,体育资源整合、运营无疑是其核心业务,而放眼山东体育界,最核心最优质的体育资产正是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所以从这点可以看出,济南市政府和国网山东电力公司选择由排济南文旅来出任鲁能足球俱乐部大股东,绝非匆匆找了一个接盘侠,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济南文旅的核心使命之一就是要发展好山东体育产业,此番接手山东鲁能俱乐部后旨在通过更好地运营俱乐部从而拉动当地文体旅游产业的发展,这和过往的国企接手体育俱乐部单纯只是为了履行社会责任有着实质性的区别。

济南文旅这么一个市属国企是否有能力和资金来运营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很多山东足球产业人士都对此心存疑虑。毕竟,济南文旅的资金体量根本无法跟国家电网相提并论,过渡阶段若出现阵痛也属正常。但从长远角度而言,由济南文旅来运营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属于专业机构干专业事,如你所见,济南文旅的核心业务之一就是体育。

更重要的是,济南文旅绝非常规的国有企业,而是济南市专业负责文旅产业发的新型投融资平台。这类投融资平台的最大优势就是资金撬动能力突出,募资规模巨大。简而言之,这些地方性的投融资平台最不缺的就是钱,并且投资体育则除了能孵化当地体育产业发展外,还是尽快打造平台知名度、彰显自己财力雄厚、让投资人安心投资的一个捷径。

体育大生意记者发现,几乎全国各省和一线城市均设有类似济南文旅的文体投融资平台。这类投融资平台最早发轫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我国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当时缺乏资金的各地政府均开始通过设立各类新型的投融资平台来融资。这类投融资平台的融资逻辑就是政府将当地的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和竞争性业务打包在一起进行重组,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平台性国有企业,然后安排其上市融资,或者发行债券或直接到银行借贷。

最初这类投融资平台主要是负责推动城市基建,所以那几年各地一窝蜂都设立了“城投集团”、“国控集团”来专项负责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融资。近年来,随着国家大力倡导发展文体旅游产业,所以各地又纷纷发起成立“文投集团”、“文旅集团”、“文体集团”、“体投集团”、“文娱集团”等花样繁多的文体投融资平台。

具体到各省,其表现形式也不一致,实力雄厚者成立大型体育投融资平台,以此来投资并运营体育企业;而相对实力弱的省份则先发起成立文体投资基金,暂时只涉及到投资入股而不介入实际运营。不知道读者诸君所在省市有没有“文投”、“体投”、“文旅”这类投融资平台?据体育大生意了解,在这方面,目前已经出现了一批体育产业投融资案例:

比如,成立于2015年的山西国投集团,资产注册资本500亿元,公司净资产号称6200亿元。其宗旨号称要为山西孵化、培育新经济业态,其中重点之一就是文体产业。2018年,,此后还获得了美国三人篮球赛事Big3在中国的运营权,曾引入昆仑决等赛事来山西办赛。

四川成都近年来提出要打造世界赛事名城,除了要举办202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22年世乒赛等国际赛事外,还大力发展体育产业。2018年11月,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成都体投集团”)成立,并很快在2019年成为了上市公司莱茵体育(000558)的大股东,此后又投资了北京中网巡体育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西村新体育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成都绿道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体育公司,大力投资布局网球赛事、体育地产等领域。

除了这些新成立的专业文体投融资平台外,还有一些原本专注交通、燃气、水电、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集团也顺应潮流转型成为文投属性的集团,其中特别典型的是CBA北控男篮的母公司北控集团和上海久事男篮的母公司久事集团。上海久事集团成立于1986年,最初只是负责为上海公共交通建设和运营来融资,当时一举吸引来32亿美元的外资。这一模式大获成功后,久事集团开始多元化投资布局,最终形成了城市交通、体育产业、地产置业和资本经营等四大业务板块。

至于北控集团则成立于1997年。当时北京市将燕京啤酒、王府井百货、三元食品、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等八家优质国有资产打包装进了北控集团,然后在香港上市,仅上市第一年就募资了40亿元,而所募资金用于除了用于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升级改造外,还斥资15亿元购买了北京水源九厂,此后全力进军水务、燃气等市政公共领域。2005年,北控集团进一步资产重组,并投资了数十家北京优质企业。

近年来,北控集团也开始大力布局体育产业,除了外,还在2014年收购了港股上市公司瀚洋物流控股(01803)并将其更名为北京体育文化,全力布局体育产业,2017年,北京体育文化成为新三板公司北京约顿气膜和深圳市海州商业设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前者主要建造气膜体育场馆,后者则是建造大型的真冰溜冰场以及室内滑雪及配套设施业务。此外,北控集团还曾赞助2019年篮球世界杯,北控集团旗下的燕京啤酒则成为北京冬奥会官方合作伙伴。

在了解了当前全国各地都在通过所谓的“文投集团”和“文旅集团”来投资、整合、孵化体育产业后,你会发现,这些其实就是各省市为孵化、推动当地文化体育旅游产业而设立的“地方省队”。

当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体育产业在短期内无法盈利时,当民营企业苦于体育投资回报周期太长而耐心耗尽时,各地政府则不约而同选择设置国有体育投融资平台来投资和孵化体育产业,一如三十年前上海久事集团和北控集团投资市政交通、机场快轨、水务电力等基础设施一样,而漫长的投资周期也往往意味着最丰厚的回报。在明白了这一趋势后,回首再看济南文旅成为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大股东一事,是否就明白其中的投资逻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