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鹿激情罢赛,NBA一地鸡毛
体育

雄鹿激情罢赛,NBA一地鸡毛

2020年08月27日 23:43:59
来源:体育大生意

在季后赛激战正酣之时,本赛季NBA的前景却毫无征兆地变得渺茫起来。原定于当地时间26日下午进行的密尔沃基雄鹿队对阵奥兰多魔术队的季后赛,因雄鹿队拒绝出场比赛而暂停,随后湖人、开拓者等队加入到雄鹿队行列,纷纷表示拒绝参赛,NBA迫不得已地宣布当天3场比赛全部推迟。

与推迟这个相对中性化的词语不同是,湖人队当家球星詹姆斯对于事态的描述更为消极,他称这是罢赛,而非官方口中的推迟。

NBA球星们的抗议都源自于美国近期爆发的又一次白人警察对黑人男子暴力执法案件。从此前的弗洛伊德事件开始,NBA各界就已经在为争取社会公正而举行一些示威活动,而当种族歧视问题再次来袭时,事态大幅升级,不少球员对在大范围的社会动荡中继续比赛表示怀疑,因而选择抵制比赛。此举一石激起千层浪,WNBA、MLB、MLS运动员相继加入到罢赛行列中,北美体育一时间陷入动荡。

从弗洛伊德到布莱克 种族歧视旧疤未愈新伤又来

几个月前,当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肖文“膝盖锁喉”致死时,种族歧视的话题就以迅猛之势进入了北美体育圈,包括詹姆斯、库里在内的绝大多数球星,甚至就连一向很少对时政发表观点的乔丹都难掩心中愤怒,站出来谴责种族歧视暴行。

此事一度对NBA的复赛之路造成威胁。当时欧文组织了不少球员开会,明确表示由于种族问题,NBA球员应该考虑不参加比赛,他们认为通过篮球提供娱乐活动会让人们的注意力从社会正义运动中转移出来。当时这种观点并未被大多数人接受,而且在NBA面临巨大亏损的情况下,复赛最终还是被顺利推进。

不过在复赛后,声援黑人群体的行动也被摆在重要位置,从场地内张贴的“Black Lives Matter”标语,到球员们穿着印有关于社会正义信息的球衣,再到球员、教练们在国歌期间单膝跪地,NBA上下为黑人平权运动采取了众多措施。

尽管NBA联盟试图在赛场内外广泛传达黑人命诚可贵的口号,但这却未能阻止暴力执法案件的再次发生,近期,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基诺沙,一名叫做雅各布·布莱克的美国非洲裔男子遭遇警察暴力执法,其中一名警察朝其背部连开至少7枪,致其重伤,布莱克受伤之时,他的三个孩子亲眼目睹了现场状况,与轰动一时的弗洛伊德事件相似,布莱克事件同样引发了大规模游行示威运动。

而对于黑人占据多数的NBA联盟来说,他们一边在奋力投身、支持黑人运动,一边又见证了布莱克如同弗洛伊德般遭遇不幸,挫败感油然而生,而且深深刺痛了他们,詹姆斯就在社交媒体上高呼:“我们强烈要求改变。”

由此,尚未从弗洛伊德之殇走出来的他们顺势选择罢赛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而主场同样在威斯康星州的雄鹿队则是吹响了此次运动的冲锋号,随后,其他球队迅速跟进,而顶级球星云聚的快船和湖人队更是无心再战季后赛,意欲结束赛季。

史无前例的罢赛源于NBA近些年鼓励球员参与政治

毫无疑问的是,NBA联盟因罢赛陷入一团糟糕,这甚至是不亚于疫情所带来的危机,而这样的结果其实也和NBA联盟最近几年的做法息息相关。

曾几何时,NBA球星们尤其是黑人球星们拒绝谈论政治话题,一心投入篮球层面,乔丹一度就是此类人的代表,“共和党人也买球鞋”就是他避谈政治的最佳范例。而这也为其招致那些积极参政议政队友对他的讽刺和批评。

1991年NBA总决赛期间,洛杉矶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种族暴乱,乔丹正全身心备战总决赛,而他的队友克雷格·霍吉斯却公开指责乔丹逃避责任,“在洛杉矶事件发生后,不少媒体都在采访体育明星对此的态度。此事可是事关社会公义和黑人兄弟的社会地位,迈克尔居然对媒体说他不了解此事所以不好加以评论。我知道他很在乎总决赛,但他拒绝表态就像一个选择逃避社会责任的懦夫一样。”

霍吉斯积极入世的做法放在现在再正常不过,不过当时NBA的言论环境较为保守,并没有给他太大的施展空间。相反,过于热衷参政议政还葬送了他的职业生涯,虽然贵为三届NBA全明星三分大赛冠军,但他在32岁就匆匆结束了职业生涯,按他自己话说,甚至没有一支球队愿意给他一次试训的机会。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多数NBA球星都对积极入世、参政议政并不感冒。进入21世纪以来,事情发展转变,随着詹姆斯、韦德、保罗等球星步入联盟,越来越多的球员开始热衷于议论时政和社会话题。而在萧华成为NBA总裁后,这种价值观更广泛地流传在NBA联盟中。

2014年7月,非洲裔男子Eric Garner被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当时此事同样引起轩然大波,为了表达抗议,詹姆斯、科比和罗斯等球星在赛前热身时都穿着着印有“我无法呼吸” 字样的T恤,这样的着装其实违反了NBA着装令,但萧华表示对球员的支持,并未对任何人罚款。

三年前,萧华曾给NBA球员写信鼓励大家保持政治意识,“我们都不是在真空中工作的。影响我们社会的关键问题也会直接影响到你。幸运的是,你们不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你们也有真正的力量来改变世界。我们想让你们知道,球员工会和联盟总是可以帮助你们找到最有意义的方式来改变世界。”

在NBA这种支持和鼓励球员们积极发表观点的价值观下,NBA联盟和球星们确实得到了正面的改变,他们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愈发正面,得到了更多曝光和认可,建立了很好的品牌形象……

但这种价值观盛行多年后,如今球员或NBA人员不对政治事件、社会问题发生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舆论都希望公众人物对此有所作为,这也倒逼着他们做出举措。这就如同一把双刃剑,既能给联盟带来好处,稍有不慎,也会为联盟带来巨大损失,莫雷事件就是最明显的例证,而如今,NBA同样也在被自己鼓励的价值观反噬着,罢赛与这种价值观不无关系。

罢赛将带来连锁影响 经济打击最为直接

NBA球员选择罢赛的出发点无可厚非,他们想寻求公平正义,推动社会进步,这都是积极的一面,但身处在NBA这样一个高度商业化的联盟,球星们的一举一动都和商业利益有着高度关联,擅自罢赛带来的最直接的打击便来自经济方面。

前不久NBA复赛时,《纽约时报》曾报道,复赛至少能够使NBA避免10亿美元的电视转播收入损失,目前季后赛刚刚开打不久,在此时间节点,赛季若因罢赛被迫中止,转播收入必然大打折扣。而疫情期间,亚当·萧华已经告知球员们,NBA收入的大约40%来自门票销售和场馆赞助,疫情已经令这部分收入大幅减少,罢赛停摆后同样会损失惨重。

收入减少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例如NBA工资帽下降、奢侈税提升、各支球队的收入分成减少、球员收入减少等等诸多问题。此外,不仅是这赛季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下赛季比赛能否顺利推进也已经被拿到球员会议中讨论,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这或许将引发新赛季的停摆。疫情之下,NBA已经蒙受打击,而罢赛事件对于联盟的影响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毫无疑问,各方都不愿看到这样的局面。

而球员内部的意见也并不统一,按照此前消息,仅有湖人和快船抱有结束赛季的想法,任凭快船队主帅里弗斯发表在会议中发表演讲,其他球队都并未所动,就连率先揭竿而起的雄鹿也没有作出此种决定,大部分球员仍然想继续赛季。

凯尔特人前锋杰伦·布朗甚至还对一些抗议的球员表示质疑:“如果离开了,你们只是因为孤独而离开的吗?离开后,你们是和家人一起出去玩吗?还是会走出去迈入战壕,支持抗议活动?如果只是离开这回到家,那是在浪费时间。不要只是说说,要有意识去做这些。”

据雅虎等媒体最新的报道,此前进行的会议被称为是情绪化的,在冷静过后,多数球员仍然想要继续赛季。这其实也可以看出,大多数人仍然希望此事能够妥善处理,毕竟每一个参与者都是利益相关方,在冷静思考后,他们会做出理智的选择。接下来,联盟将与各方深入探讨这个棘手难题,这也将决定本赛季、甚至下赛季NBA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