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出击打中上港“七寸”,还有多少故事可以再续前缘?
体育

国安出击打中上港“七寸”,还有多少故事可以再续前缘?

2020年11月11日 23:34:29
来源:非严肃中超

当主裁判郭宝龙吹响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如释重负的他向天祈祷。而冲进场内找到裁判理论的佩雷拉,似乎也没有心情理会刚刚错失的绝杀。上海上港输给了北京国安,这是所有人必须接受的事实。

数据总是冰冷的,就像是上一次交手前预测的那样,面对上港六场不胜的国安拿下了比赛。但是在两支球队面前,数据并不能代表什么。至少在排兵布阵上,两位主帅都有着自己的奇思妙想。

佩雷拉如今是一位追赶者。上海上港带着一个球的劣势来到了最后的决战,他们要做的就是赢下比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进攻,这是上港最熟悉的赢球手段,在这样糟糕的局面下也显得特别珍贵。

没了奥斯卡在中场的调度和组织,也少了后排干脏活的杨世元,佩雷拉把梳理中场的责任平分给了穆伊和买提江两人。当然,在一定程度上,他们俩表现出的失误也基本上是平分的。首发可以选择的余地有限,佩雷拉给上港开出两剂猛药。

其一,洛佩斯和胡尔克同时首发。虽然没有上阿瑙,但是这两人的出现也在昭示着上港进攻的决心。两位巴西人分居两侧,正好又都是逆足。只要逮到机会,内切射门是最好的选择。而迅速收缩的阵型,也给了两个边后卫插上的空间。

其二,沿用四后卫阵型。如果不是石柯受伤,也许佩雷拉就可以排出一个三后卫的阵型。但是于睿和魏震难以并存的问题,让葡萄牙人放弃了这个可怕的想法。继续沿用上一场的打法,并且是对国安行之有效的思路,是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的妥协。

俗话讲,是药三分毒。佩雷拉的药方并没有给上港带来实质性的改变,至少在比赛的前20分钟,这支球队甚至是有点找不到方向的。以进攻起家的球队,从上海东亚时期就不是靠着防守去迎接对手。全员收缩,特别是两个压在禁区线上的后腰让上港的中场近乎于真空。

热内西奥的国安太喜欢这样的方式了。费尔南多、奥古斯托、池忠国和张稀哲搭档中场,既能保证防守硬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中场梳理。技术和硬度并存,这样的中场让国安的腰杆瞬间硬了起来。

所以,在比赛的前半个小时内,国安以最简单的方式三传两倒通过中场,而上港却寄希望于长传球的快速进攻和前场的个人能力。一时间,很难分得清这两支球队究竟是谁更占优势。

足球世界里从来不缺少残酷的例子。明明是一方的进攻机会,却可以在10秒之内眼睁睁看着自己比分落后。而被赋予了更多持球进攻机会的洛佩斯,在上半场就亲自完成了实践。池忠国的断球只是前提,后插上的张玉宁带球突破继续进程,而阿兰则完成了这决定比赛的最后一击。

看起来,换一双足球鞋是能够带来好运的。

时间对于上港来说是宝贵的,每流逝一秒,出现在下赛季亚冠赛场上的机会就减少一分。1-3的总比分,佩雷拉的下半场只能孤注一掷。毕竟,真的只有45分钟留给他们去做出改变。

其实上港一度拥有了逆转的希望,看见赢球的曙光。当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威胁进攻完成,浩克的射门让皮球停在了无人的真空区域,跟上的洛佩斯将那希望的窗口扯开的更大一些。在这一瞬间,上港的进攻和战术是有成效的。

就差一点,约摸半个足球的距离,浩克的射门被立柱拒之门外。在时间线之外思考,这样的机会也许就是那个扭转命运的时刻。错失了绝佳机会的上港,继续被自己的战术进行着反向吞噬。

佩雷拉换下了买提江,改用阿瑙制造威胁。放弃中场的上港,以一种近乎搏命的方式迎接国安的严防死守。一水的进攻球员,上港的进攻从国安的防守三区就已经开始发动。全员高压,阵线前提的球队,同样在承担着长距离回防的压力。

当然,热内西奥绝对不是那种会持续进攻的人。

换上巴顿的国安看似在加强进攻和跑动,但是实际上却悄悄地改打一个前锋的阵型。更多回撤参与防守的巴顿,已经没有办法称得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前锋。而比赛行将结束前换上的于大宝,难道这样的信号还不够明确吗?

如果李圣龙没有浪费近乎于空门的头球机会,如果侯森没能在91分钟阻挡阿瑙托维奇的射门,也许所有人都要继续欣赏这样短兵相接的精彩较量。只是足球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如果,侯森最后时刻的灵光乍现是他千百次准备的结果,而这结果却只能让上港接受数据上冰冷的失败。

联赛第四,而要去参与亚冠的球队大多会放弃赛程冲突的足协杯。也正是这样,上港出现在下赛季洲际赛场上的机会变得十分渺茫。佩雷拉主动承担了失利的责任,但是这也无法改变令球迷失望的结局。武磊离开后的第二个赛季,上海上港仍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新意义。

以第三名的身份结束赛季,这也标志着国安把一半的亚冠联赛附加赛的入场券攥在手里。即使不满意,他们也要在三天后登上飞往卡塔尔的班机,迎接来自其他联赛强手的挑战。年底合同就要到期的热内西奥迎来了一个十字路口,而这也是国安是否换个活法的重要选择。

一切结束都是下一次的开始,请收起眼泪和彷徨,迎接明天照常升起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