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办赛困难重重,新冠疫苗能否力挽狂澜?
体育

东京奥运会办赛困难重重,新冠疫苗能否力挽狂澜?

2021年03月08日 10:03:18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萨马兰奇体育频道3月8日报道 美媒称,由于新冠疫情蔓延,全球疫苗供不应求,今年东京奥运会的命运如何依旧成谜。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近日报道,去年11月,即在英国面向公众推出第一批新冠疫苗3周前,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主席托马斯·巴赫表示,他希望有效的新冠疫苗能够帮助东京奥运会安全举办。

转眼就到了2021年1月,由于疫苗交付出现延迟,特别是在欧洲地区,阻碍了疫苗的推广进程,奥运会主办方可能无法以他们预期的方式推进疫苗。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传染病专家杰森·金德拉丘克表示:“我知道有很多人坚信,一旦新冠疫苗开始普及,新冠疫情时代将宣告终结,疫情将迅速得到有效控制,病毒传染率会大幅下降,人们的生活逐步回到正轨。但实际情况是,即使疫苗在世界许多地区顺利推进,新冠肺炎的传播依然难以控制。”

运动员们乐于等待

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在电话会议中表示,主办方愿意“不遗余力”确保“奥运会参赛的运动员及相关人员在到达(东京)前接种疫苗”,但不建议强制接种——东京奥运会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也对此表示赞同。

奥运会参赛选手是否应该享有接种新冠疫苗的优先权,这可能是一个具有争议的话题。但在运动员中,普遍的想法是他们愿意等待。

2016年里约奥运会障碍跑的参赛选手科琳·奎格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据我所知,美国队的许多运动员都跟我抱有同样的想法。我们确实很想接种疫苗,这样可以保障运动员参赛时的安全,也有助于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但我们也理解,我们不应该是第一批接种疫苗的人。有很多老年人和一线工作人员,比如超市员工、教师和医护人员等等——他们肯定会排在我们前面,他们也确实应该比我们优先接种疫苗。我们都是年轻健康的运动员,所以我们耐心等待就好。在我看来,尽管我们也很想接种疫苗,但大家都会对此表示理解和尊重。”

报道称,在全球范围内为运动员接种疫苗,可能在安排和协调的过程中存在障碍,特别是疫苗的获取往往与国家财富息息相关,每个国家的情况也各不相同。

传染病专家金德拉丘克表示:“高收入国家已经购买了上百万剂新冠疫苗,并在积极推动为目标人群接种疫苗的进程。然而,很多中低收入国家甚至还无法考虑该如何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因为疫苗的流通和存储对于这些贫困国家而言困难重重。实际上,大部分疫苗已经全被那些富裕国家买走了。

国际奥委会(IOC)于1月26日发表声明介绍了疫苗推进的相关事宜,同时表示拟在奥运会期间制定一套疫情防控的“工具箱”,其中包括“入境规程、隔离办法、检测手段、个人防护装备、接触追踪和疫苗接种”等措施。该声明称:“疫苗接种是‘工具箱’中众多可用的方式之一,应该在合适的时间以适当的方式使用。”

根据声明,国际奥委会(IOC)始终支持优先为弱势群体、医护人员及所有维护社会安全的工作人员接种疫苗。国际奥委会(IOC)将与各国(地区)奥委会合作,鼓励并协助运动员、教练员和其他相关人员在前往日本参加奥运会之前,在他们的原籍国按照免疫指南接种疫苗。此举有助于创造一个安全的奥运会环境,也是出于对东道主日本人民的尊重。毫无疑问,这些抗疫的努力工作不仅是为了保护参赛者,也是为了保护日本当地的居民。

后勤保障困难重重

东京奥运会主办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去年曾召开会议,讨论在不进行疫苗接种的情况下该如何举办奥运会。主办方补充道:“据我们所知,日本的政府和其他机构正在制定疫苗接种政策。”

1月28日,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在记者会上。(新华社)

1月28日,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在记者会上。(新华社)

据悉,里约奥运会聚集了来自200多个国家的11000多名运动员,以及后勤支持人员和媒体从业人员。因此,在疫情期间举办东京奥运会,国际奥委会(IOC)面临着艰巨的后勤保障和健康安全挑战,尤其是距离奥运会开幕只剩6个月的时间了。

传染病专家金德拉丘克表示:“我们不能仅仅考虑到运动员,因为奥运会不仅只有运动员参与,还涉及组委会、教练和其他提供支持和帮助的工作人员——他们都是奥运会的组成部分,而这些人也都有可能成为新冠病毒传播的潜在推手。如果把世界各地的人全都聚集在某个地方,只要出现1名感染者,就可以形成一条病毒传播链。”

报道称,今年1月初,随着日本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激增,东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在当前疫情形势下,日本各地民众都很关注奥运会能否继续举行。最近,日本广播协会(NHK)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7%的受访者认为奥运会应该再次推迟,或者彻底取消,只有16%的受访者依然支持今年如期举办奥运会。

今年2月8日,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也向奥运会主办方展示了赛事筹备中潜在困难的缩影,奥运会主办方表示,他们也一直在关注墨尔本的澳网公开赛以及其他地区举行的体育比赛。由于运动员搭乘的航班中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赛前有72名运动员需要在酒店接受为期14天的严格隔离,而其他参赛者则允许每天在生物安全气泡中训练5小时。考虑到赛前隔离对运动员造成的不利影响,赛事主办方调整了热身赛赛程,并宣布将优先安排被隔离的运动员进行训练、健身和冰浴。

毫无疑问,减少奥运现场的病毒传播是奥运会主办方面临的重要挑战之一。此前,NBA等联赛已经示范过如何在“隔离气泡”中安全有效地进行比赛。但在NBA的“隔离气泡”中,一共只有22支球队进行比赛,而且每支球队的阵容都不超过15人。

东安格利亚大学教授阿拉斯泰尔·格兰特表示:“在人流密集的奥运会场地,彻底消除人们感染病毒的风险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作为运动员们的传统住所——奥运村,如何妥善安顿住在一起的上千名运动员的,也变成了一项严峻挑战。

格兰特还说:“如果效仿澳网公开赛那样做,让运动员在酒店房间里隔离,就可以减少人们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但是在集体生活的庞大人群中,真的很难控制疫情的传播。”

巴赫依然信心满满

报道称,奥运会主办方在对如何安全举办奥运会的问题进行后续评估时,不得不澄清有关奥运会将被彻底取消的不实报道。

此前,伦敦《泰晤士报》称,据日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吐露,日本当局已经私下得出结论,他们认为在疫情蔓延的环境下,奥运会将无法继续举行。但国际奥委会(IOC)表示,这条报道属于“严重失实”。

与此同时,东京奥运会主办方保证,他们将“为举办今年夏天的奥运会全力以赴”。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新闻发布会中重申,国际奥委会(IOC)对安全举办奥运会“抱有信心”。巴赫说:“我们不是在猜测奥运会是否可以举行,而是正在努力研究奥运会如何安全举行。”他还补充道:“去年冬天,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举办了超过7000多场体育赛事……但没有一例成为新冠感染热点事件。”

报道称,东京奥组委1月28日宣布,由于日本境内的旅游限制,原定于3月份在东京举行的最后一轮花样游泳奥运资格赛已被推迟到5月份举行。据悉,这场比赛原定于3月4日至7日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举行,在得到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保障下,东京水上运动中心还将作为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场地。(编译/刘天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