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体育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2021年03月24日 11:23:52
来源:日本通

疑似行贿、抄袭、职场霸凌、歧视女性......东奥的瓜实在太多。

3月20日,经过多方商讨之后,日本正式宣布将拒绝海外观众入境观看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25日举行的奥运火炬传递出发仪式也会在无观众状态下实施。

因疫情而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近日更是风波不断。

在前主席森喜郎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辞职不到一个月之后,东奥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被文春爆料在LINE工作群里提出“让渡边直美扮成粉色的猪从天而降”、侮辱嘲笑女性的身材。

佐佐木宏的辱女言论引发民众强烈抗议,最终他迫于舆论而主动辞职。

自2013年申奥成功以来,东京奥运会可谓命运多舛、丑闻连连。

这一切还得从最初引发世界哗然的会徽说起。

会徽抄袭·疑似行贿

2015年7月,东京奥组委公布由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设计的官方会徽。

然而不到一周,比利时方面指出此会徽涉嫌抄袭比利时设计师奥利维耶·德比为列日剧场设计的标志,并且诉诸法庭。

双方各执一词,事件越闹越大。

最后佐野本人公开承认“自己部分作品借鉴了第三方”,一直态度强硬的东京奥组委才不得不弃用该会徽,重新公开征集会徽。

此举造成了日本多达数十亿日元的巨额损失。

事实上,佐野本人可谓“劣迹斑斑”,这是他第三次卷入“抄袭门”事件,然而东京奥组委当初之所以选择他设计的会徽,据日本广告界资深人士指出,是因为佐野与众多委员有密切的交情。

据日媒披露,会徽表面为公开征集,实际上疑似为“暗箱操作”,佐野并不是因为作品出色而入选,而是因为他在背后与众多委员进行了灰色交易。

然而类似的灰色交易,在东京奥运会中并不是偶发的事件。

2016年5月,据英国《卫报》独家披露:在2013年为了成功申办奥运会,东京申奥组委曾支付约1.68亿日元给国际田径总会前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拉明·迪亚克的儿子。法国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拉明·迪亚克的来头不小,他曾于1999年至2013年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后来被辞去国际田联主席起因是卷入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的受贿案中。

《卫报》怀疑:日本疑似动用了诸多人脉和金钱,对迪亚克行贿买票,才取得奥运会的举办权。

东京奥运会最大的合作方日本电通公司也因此遭受质疑,该公司与国际田联签订了直到2029年的全面赞助合同,合同延期也是在迪亚克任期的最后时刻敲定的。

随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报告证实:拉明·迪亚克涉嫌有组织合谋与贪污,除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外,还包括在2020年奥运主办城市选举中,接受日方约5亿日元的贿赂,从而投票给东京。

这种行贿丑闻令正在筹办中的东京奥运会的印象大跌,然而日本方面仍然缄口不言,拒绝承认与一切行贿行为有关。

就这么过了四年,期间当事人迪亚克因俄罗斯兴奋剂丑闻被起诉。就在东京奥运会行贿丑闻的风头快要过去之时,又一重磅猛料来袭。

2020年3月31日,路透社发布深度报道,揭露了电通公司前专务高桥治之从东京申奥组委中拿到约9亿日元贿赂的丑闻,并指出他正是东京奥运会行贿案的中间人。

高桥治之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曾经发挥积极作用、促使拉明·迪亚克支持东京。同时也承认曾经向迪亚克赠送包括佳能相机、某日本精工手表在内的礼物,但他自称并无任何行贿和不正当行为。

2020年9月16日,迪亚克因在俄罗斯兴奋剂事件中受贿,而获刑4年。但他并没有因为东京奥运会行贿案而被判刑。

因此,日本是否真的行贿买票,成为了谜团。

不过日媒并没有放过这一重磅新闻。随着迪亚克的判刑,日媒继续深挖行贿案的部分细节:

一家名为“Black Tidings Co”的新加坡咨询公司(目前已经倒闭),曾经为东京申奥委员会提供服务。

该公司曾从东京申奥委员会获得了2.3亿日元的资金,分别于2013年7月和10月存入新加坡的同一个银行账户,其中3700万日元的资金转入迪亚克之子的银行账号里。

事情发展到如今,真相任由大家判别。

然而在奥运会史上,通常出现这种行贿的行为,理应取消举办权。但随着举办日期的临近,国际奥委会和日本采取低调处理,最终东京奥运会行贿案以东京申奥委主席竹田恒和的辞职而终止。

会徽抄袭、疑似行贿等一系列灰色交易,都暴露了东京奥运会相关部门的内部问题。

更没想到的是,在近日《周刊文春》的爆料中,东奥团队的内部崩坏,远比想象中严重。

职场霸凌·溃散团队

2017年东京奥组委召开记者会,正式对外公布东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式团队:

国宝级狂言师野村万斋、椎名林檎担任音乐总监、还有电影导演《寄生兽》山崎贵、编舞师MIKIKO、《你的名字》制片人川村元气、创意导演栗栖良依、广告导演菅野薰、广告导演佐佐木宏共同组成8人主创团队。

团队的配置可谓华丽,令大家非常期待东京奥运会的到来。

然而就是这个华丽的团队里却充满令人窒息的黑暗面:

“这就是日本女性每天都要面对的现实。那些有着过时思维的老家伙仍然掌握权力,并且做各项决定。”

3月17日,文春报道了东京奥组委内部的派系斗争、官僚主义和性别对立等残酷现实。

消息来源是东京奥组委的一名内部干部,该干部直接坦言“在佐佐木宏担任总导演之前,预算已经被浪费很多了。”

不仅如此,筹备组工作效率极低,就在原开幕式倒计时一年2019年6月,企划案还是一片空白。

与此同时,负责人接连被撤职。最初负责人为山崎贵,他因电影拍摄进度而主动退出团队,后来由野村万斋接棒。

据悉,野村万斋曾经提议:以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复兴为主题,并且强调“镇魂与重生,是我们艺术重要的一部分,发挥这种精神,对于奥运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如此深刻厚重的内蕴,但时任主席森喜郎完全Get不到。

相反,森喜郎却提出了各种譬如“用气球制作哥斯拉观赛”、“茶室在天上飞”等众多假大空要求,野村万斋觉得这些方案都意义不明而且实在太离谱,森喜郎便把不顺从的野村架空了,直接把他降为顾问。

所谓“群龙不能无首”,于是MIKIKO临危受命、接棒企划案,成为总负责人,此时距离向国际奥委会汇报方案的约定时间只剩两个月。

MIKIKO,图源:Yahoo©東京スポーツ

那段时间MIKIKO每天一结束舞蹈课后就会立即赶往策划团队的工作场所,不眠不休地制作方案,呕心沥血写方案。

最终她呈现了一份核心为“面向运动员,与运动员一起同行”的方案,共7小时的构成与演出计划,里面提出了“使用CG等最先进的技术,以女性舞者为主,呈现东京的街道和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的设定,也包括了从角色到演员的服装设定。方案面面俱到,她把需要花两年才能完成的工作在两个月就完成了。

这个方案本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一致肯定和赞赏。在疫情发生后,国际奥委会表示只需再加一些防疫元素。此方案已经进入排演,与此同时漫画家大友克洋和任天堂董事长的宫本茂也决心加入,团队扩大到500人,可谓“人强马壮”。

可惜,这个完美的方案却面临“夭折”。

2020年1月,东京奥运会的最大合作方电通发生了各种激烈内斗,MIKIKO的得力助手菅野薰被爆出因为对部下进行职权骚扰而受到惩戒处分。

事情起因是菅野薰斥责了想要争夺奥运会主导权的部下们,最后包括菅野在内、电通管理层、奥运会相关董事也受到了惩戒处分和严重警告,但新闻报道只针对菅野薰一人,目的可想而知。

菅野因此而退出筹备小组,与他一起担任故事创作的成员们也一并离开。MIKIKO失去了最好的搭档。

随后,佐佐木宏趁虚而入,成功上位做总负责人,也开始全面的职场霸凌。

佐佐木宏的上位是因为森喜郎关系密切的电通董事长助理高田佳夫的“特别指定”。

这个佐佐木宏也是劣迹斑斑,最初是在导演组边缘徘徊,没有话语权,但处处都要插手,显摆自己的专业性。

最初在山崎贵担任总导演时,由于山崎贵不习惯太多的记者会,便向佐佐木宏寻求支持,结果佐佐木宏私自修改了内容,让山崎贵大动肝火。

就这样的举动,可见佐佐木宏为人。

佐佐木宏上任后小动作频频。首先他希望重新提出新的方案,但国际奥委会认为MIKIKO的方案更好,于是他就在在MIKIKO的方案基础上开始东拼西凑、乱拼乱改,并且有意识地孤立MIKIKO。

MIKIKO眼见自己辛苦的成果被偷窃,但为了大局依然忍辱负重,提出修改意见,然而此时已经再也收不到佐佐木宏、东京奥组委的任何反馈。

2020年8月,MIKIKO被完全排除在导演组工作之外,但仍然要带领500人的团队,这500人团队都被搁置,无法进入下一个工作。

此时MIKIKO非常苦恼,一方面在考虑是否要辞职,但这样的话会对不起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这段时间的压力导致MIKIKO突发性听力障碍,不得不在11月9日请辞:

“佐佐木先生虽然分享了最新方案,但从内容看,既不合理也不现实,不符合时代潮流,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大概两周后,森喜郎与MIKIKO见面,但他却火上浇油,认为“佐佐木跟你没法沟通交流,就因为你是女的。”

与此同时,团队里的另一名女性椎名林檎也忍受不了佐佐木宏对MIKIKO的所作所为而辞职不干了,并且质问佐佐木宏为何长期架空自己,佐佐木则不以为然反问“那你为啥不来联系我呢?”

椎名林檎便将自己在东京奥委会的遭遇,写进了《急がば回れ》(Victims),整首歌都是在揶揄森喜郎与佐佐木宏。收录于在专辑《三毒史》中:

“自称クリエイターの唐突なじぶん語り”

(自称“创作人”的人唐突地聊起自己过去的丰功伟绩)

“やっば胡散臭い声ばっか大きいひとダサくて大嫌い”

(果不其然这种来头小嗓门大的人土味十足最惹人厌)

“云いたきゃ手汚せ”

(你行你上啊不然不要逼逼赖赖的)

“そんなふあっとした物じゃ誰一人救えないわいな”

(只靠这种无凭无据的玩意,就连一个人都拯救不了)

如今再重新听这首歌,真的耐人寻味。

与此同时,佐佐木宏也霸凌团队最后一名女性伙伴——身障女导演栗栖良依。栗栖良依因骨肉瘤而丧失右腿活动能力,熟知残疾人艺术,是残奥会开闭幕式的核心人物。

这么励志可敬的女性,却成为了佐佐木宏的宣传工具。

每次出席发布会他都会挂栗栖良依的大名炫耀“我这个方案是连这个残疾人都同意的!”栗栖良依抗议但却无人理会:

“我被当作了工具,完全无法从事有意义的工作。”

至此,MIKIKO、椎名林檎、栗栖良依,团队里有想法的女性都被森喜郎和佐佐木宏利用职场霸凌所排挤掉。

2020年底,东京奥组委正式宣布解散开闭幕式的团队,工作全权由佐佐木宏接替。

然而上述的一切,都发生在内部,外界除了疑惑为何负责人一换再换,却不知暗箱里的权力斗争。

但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

歧视女性·人心涣散

2月3日时任主席森喜郎发表了歧视女性言论:

“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就变得很长。因为女人竞争意识很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真的很烦人。”

森喜郎提出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此番言论引起全世界的严重不满,受此影响,包括常盘贵子、斋藤工、玉城TINA子在内的超30位日本知名人士请辞火炬手,与此同时,约1000名志愿者选择退出。

这也引发了日本社会对性别平等的思考:

“我的职场也有森喜郎”

2月12日,森喜郎引咎辞职。

在歧视风波之后,东京奥组委努力挽回自身形象。邀请日本历史上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前女子运动员桥本圣子接棒主席一职。

为了进一步挽回人们对东奥组委会的信任,重申对性别平等的支持,东京奥组委就起用了12名女性理事(此前仅有7名),将女性在理事会的占比提升超四成。

同时,专门成立推进性别平等的工作组,并且鼓励代表团在开幕式设置男女两名旗手。

就在事情似乎好转之时,佐佐木宏东窗事发。

3月17日,文春爆料:在2020年3月5日,佐佐木宏在LINE工作群里提议让渡边直美扮成粉色的猪在笼子里嗷嗷猪叫,从天而降并且伸出舌头说“OLYMPIG”(奥运猪)

自认有幽默感的他认为这不过是“ダジャレ”(冷笑话),让身材丰满的渡边直美扮猪有喜剧效果,会让她很可爱。

在当时,无论男女,同事们都觉得非常不合适而拒绝该提议。

有评论家认为,如果将身材丰满的女性比喻成猪,会招惹全世界不满,认为日本是歧视之国。

3月18日,佐佐木宏主动辞职,桥本圣子在记者会上表示,佐佐木宏的言论令她震惊,她接受他的辞呈,因为性别平等是奥组委优先考虑的事项。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仅剩4个多月,桥本圣子将继续找寻接替佐佐木宏的人选。

然而据今年2月最新的方案透露,目前筹备组主要演职人员依然基本上都是男性。

💬💬💬

目前看来,东京奥运会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东京奥运会官方商店于3月21日正式倒闭,没有撑到奥运会到来的那天。

受诸多因素影响,目前日本有8成的受访民众认为应该取消或者再次延迟东京奥运会。民众自发举行示威、用蓝色防雨膜遮盖奥运五环,要求取消东京奥运会。

不过,日本下定决心要将奥运会进行到底,相信这将会是最为特殊的一届奥运会。

“作为人最需要的,我觉得应该是求同存异,一起携手打造充满快乐的世界。”

这是渡边直美对佐佐木宏事件的回应,实际上她的此番言论正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最好诠释。

奥林匹克精神讲究抛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公平竞争与共同奋斗。

可惜,这种精神,对于东道主东京奥组委而言,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吧。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封面图来自shutterstock,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

- 完 -

小通荐书

《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

[日] 上野千鹤子

豆瓣评分8.7

近期爆红的东大入学演讲者

上野千鹤子著名作品

深刻解剖女人的 “生之艰难”

原来男女皆有 “厌女症”

小通长期撩想兼职投稿的小伙伴

后台回复【投稿】即可见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