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看见希望的东京奥运会,如今在与疫情的赛跑中又落后了
体育

一度看见希望的东京奥运会,如今在与疫情的赛跑中又落后了

2021年04月26日 01:06:17
来源:文汇网

VCG111291920208.jpg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的时间越来越近,日本政府与东京奥组委面临的挑战却愈发严峻。目前日本正全面遭受第四波新冠疫情的冲击,第三度宣布进入“紧急事态宣言”,疫情形势再度引发了各方对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的担忧。

舆论普遍指责政府防疫不利

4月23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4月25日至5月11日对东京都、大阪府、京都府以及兵库县实施“紧急事态”,这是日本政府继去年4月与今年1月后第三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虽然此次紧急事态的实施范围比前两次小,限制措施却更加严格。提供酒精饮品的餐馆、配备卡拉OK设备的场所、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商业设施将被关闭;体育赛事也将在没有观众入场的情况下举行。

3月21日,日本第二次解除紧急事态,而如今再次发布,日本舆论对于本国政府在抗疫方面的做法提出广泛批评。《东京新闻》质疑称,此前解除紧急事态的判断是否合适?政府必须对此进行检讨和反省。《读卖新闻》则在24日的社论中称,首相菅义伟曾否认日本迎来第四波疫情,如今政府应对疫情的措施突然发生转变,令公众困惑。

日本舆论认为,此次紧急事态仅维持17天,很可能无法达到控制疫情的效果。《日本经济新闻》在报道中称,在疫苗接种未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公众对疫情防控政策的不信任与日俱增,日本政府应展现出坚定的姿态完成抗疫目标。

部分日本媒体认为,此次日本政府将这次的紧急事态定于5月11日结束,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5月17日访日密切相关,5月17日巴赫将在广岛参加奥运火炬传递;而此前日本第二次解除紧急事态,也是为了给3月25日开始的圣火传递让路。

政府将奥运会事宜优先于公共卫生安全的做法,在日本政坛引发轩然大波。日本国民民主党党首玉木雄一郎抨击道,“日本应该决定自己的公共卫生政策。巴赫先生没有理由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而巴赫回应称,日本紧急事态的持续时间,与自己访日无关,“这完全符合日本政府的总体政策,与黄金周有关,与奥运会无关。”

测试赛成疑,“取消奥运”似成可选项

虽然巴赫表示东京都第三度进入紧急事态,将不会对奥运会产生直接影响,但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原计划3月初重启的诸项奥运测试赛已数度推迟,直至4月22日才象征性地举办了一场,也仅是由日本男女国家橄榄球队组织的教学赛,真正的测试赛将等到5月1日,届时将在奥运会排球比赛场馆有明体育馆举行中日排球国际友谊赛。

在东京都进入紧急事态后,东京奥组委会宣布中日国际排球友谊赛与原定于5月9日在东京都国立竞技场举办的田径测试赛都将改为空场举行。

此外,国际泳联跳水世界杯暨奥运资格赛的办赛前景也存疑。因为各参赛国不满日本的防疫措施,而且日本政府对发放签证也颇为消极,国际泳联在征求各国泳协的意见后取消了该项赛事。此后,在东京奥组委的力争下,国际泳联宣布赛事延期至5月1日至6日举行。

如今,澳大利亚队宣布因疫情退赛,跳水世界杯再次面临困境。“日本正在经历第四波新冠疫情高峰,奥运会主办城市东京并不安全,现阶段不太可能有公平和安全的奥运会资格赛。”澳大利亚跳水协会在退赛声明中如此写道。

过去一年里,有关东京奥运取消的言论层出不穷,已令舆论见怪不怪,而4月以来,日本多位重量级政治人物作出相关暗示,似乎令奥运会取消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

4月15日,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表示,取消东京奥运会应作为一个选项,“如果奥运会无法举行,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取消。如果举办大赛会导致病毒传播,奥运会还有什么意义?”随着该言论被大量引用转载,二阶俊博随后发表书面声明再次解释了立场,“我希望东京奥运会取得成功。但与此同时,奥运会并非无论如何都会举办。”

多家日媒认为,若疫情形势在未来数月内没有出现转机,不排除会有国家或地区奥委会选择退出奥运会。日本政府似乎也一改此前的坚定立场,内阁奥运大臣丸川珠代谈到二阶俊博的发言时曾表示,“在不适合举办奥运会的情况下,取消是理所应当的。如果病毒蔓延,谁都不能外出,如果选手所在国(地区)不断发现变异病毒而无法被检测出,这些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因此二阶干事长所言也是理所应当的。”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东京奥运会对日本与世界而言或将变为“超级传播事件”。距离开幕只剩三个月时间,东京奥运会仍在与疫情赛跑,一度看见希望的奥运会,如今似乎又处于落后的严峻局势之中。

作者:吴雨伦

编辑:谷苗

责任编辑:沈雷

来源:图片/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