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解说天团纷纷来袭,属于年轻解说员的时代为何还没到来?
体育

欧洲杯解说天团纷纷来袭,属于年轻解说员的时代为何还没到来?

2021年05月25日 22:19:35
来源:轻功水上飘

五大联赛刚刚落下帷幕,欧洲杯的硝烟已经开始弥漫。苦苦等待了一年之后,这场豪门夜宴即将开席。

因为疫情的影响,国内球迷很难亲临赛场。观看比赛直播,将成为球迷们赴这场豪门夜宴的唯一途径。除了央视,中国移动咪咕和爱奇艺体育也都将对赛事进行全程直播。最受球迷瞩目的依旧是解说阵容。

最近几天,咪咕正密集公布欧洲杯解说天团成员,已经公布的嘉宾包括刘建宏、徐阳、詹俊、张路、董路、李欣等人,后续还有其他嘉宾加盟。5月14日,在2021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体育创新营销论坛上,爱奇艺体育正式曝光了由黄健翔、苏东、金相凯领衔的解说天团。他们的解说团队也在不断扩充中。

央视尚未公布欧洲杯解说阵容。不出意外,央视的解说天团仍将由“诗人”贺炜领衔,辅以刘嘉远、朱晓雨等人。

每一家的解说阵容都称得上豪华、顶配,名嘴齐聚欧洲杯,球迷们的耳朵有福了。稍显遗憾的是,解说新锐们尚未登上盛宴的舞台。在媒体平台更为繁荣的今天,为什么新锐们尚未能比肩名嘴们呢?属于他们的时代为何还没到来?

名嘴们仍旧年富力强,且更受青睐

三大电视台为中国足球圈输送了最多的名嘴们。

央视是名副其实的名嘴摇篮,咪咕和爱奇艺体育的解说天团均由央视名嘴领衔,黄健翔、刘建宏都曾经是央视员工,张路、徐阳等名宿也是依托央视这个平台成长为名嘴的。前几天,刘建宏在抖音直播时透露段暄也有可能解说欧洲杯,后者同样出身于央视。

另一个平台是ESPN卫视体育台。詹俊、苏东、李元魁、陈熙荣、桂斌等名嘴都是出自ESPN。ESPN在大陆境内的覆盖率并不高,他们能够为球迷们所追捧,仰仗两大武器——过硬的专业知识和独特的解说风格。苏东、桂斌都有“狮吼功”,更富激情,与央视相对沉稳的风格形成了鲜明差异。后来,刘建宏和段暄的解说风格都发生过改变,不知道是否受到了ESPN系解说风格的影响。

除了央视和ESPN,五星体育也贡献了唐蒙、娄一晨、刘越等知名解说员。曾经因为“苏北狗”言论声名狼藉的周亮也是出道自五星体育。

这一批名嘴大多成名于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彼时,恰逢电视媒体的一个黄金期,足球也有过国足进入世界杯的巅峰时刻,名嘴们的涌现呈现井喷式。而且,以黄健翔在央视挑大梁为起点,足球解说完成了一次迭代,黄健翔风格的足球评论员取代了宋世雄、孙正平等传统意义上的解说员。

黄健翔在2006年世界杯上的嘶吼,使他个人知名度达到了顶峰。在黄健翔之后,从记者转型成为解说员的刘建宏,以及后起之秀段暄,同样获得了极高的知名度。在互联网盗播发达的年代,詹俊、苏东、唐蒙、娄一晨等过去偏安一隅的解说员,知名度也开始辐射到全国范围。

后来,以新浪体育、乐视体育为代表的互联网媒体平台挺立潮头,一批名嘴离开电视台,投身互联网。这给了足球解说员们更多平台,他们的声誉日隆。

最近几年,版权市场沉沉浮浮,即便如此,大多数名嘴仍活跃在解说一线。即便像刘建宏、段暄,因为投身于创业,日常基本不再担纲解说,但并未脱离体育圈。在解说台鲜少露面的黄健翔,其实也从未远离。

可以说,这批名嘴正处于年富力强的阶段,年长者也不过50岁出头,且知名度和影响力依旧在。而且,他们都拥有丰富的大赛解说经验,在世界杯、欧洲杯等大赛期间更容易受到青睐。这些金字招牌本身就自带流量,也利于媒体平台进行传播和招商。

年轻一代尚未走到历史舞台的中央

任何一个行业,都必然面临着一代新人换旧人的局面。只不过,在足球解说这个行当,现在好像尚未到新人全面抢班夺权的阶段。

如前所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生代足球解说员们还没有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他们仍是一代足球迷的共同记忆。

另外的原因就是年轻一代还无法挑起大梁。这个群体其实并不缺乏人才,比如曾侃、苗霖、贺宇、于鑫淼等人。这些年轻解说员也都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也有平台展现自己的才华。但是,我们必须要承认,这些年轻人远没有前辈们那么星光熠熠。

我不认为是年轻一代整体素质不如老前辈。其实,年轻一代起点更高,受到的教育,见得世面可能都在前辈之上。但是,在这个媒体日趋发达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他们再也无法像前辈那样集万千瞩目于一身,一夜爆红。

央视名嘴白岩松曾经说过:“让一只狗天天上央视,就能变成名狗。”话糙理不糙,央视在很多年以来就是最大的造梦舞台。但是,自“诗人”贺炜之后,央视的后辈们却再也没有达到前辈那样的高度。这里面当然有个体的差异,毕竟像黄健翔、贺炜都属于老天爷赏饭吃。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央视足球版权萎缩,用户分流,不再那么容易造星了。

诚然,像世界杯、欧洲杯这样的盛宴版权仍然被央视握在手中,年轻解说员们能够在大赛期间聚敛大量的流量。但大赛之后,他们的曝光率着实有限,央视已经失去西甲版权多年,英超版权也是时有时无,所剩下的国足等高曝光的版权则需要解说员轮流坐庄。此外,就是用户被互联网平台分流,尤其是年轻用户。这导致刘嘉远、朱晓雨、曾侃等人有不俗的知名度,但与当年的黄健翔、刘建宏、段暄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这时候又需要搬出那句名言了——“个人奋斗固然重要,也不能忽略时代的进程”。

用户流向互联网,意味着互联网平台也可以成为造梦机器。但是,这些年版权不断迁徙,很多年轻解说员无法获得长期稳定的解说工作。尤其是当某个顶级版权,从一个平台的独家变更为另一个平台的独家,可能就意味着很多优秀的解说员短期失业。即便像詹俊这样的行业大咖,也因为英超版权的更迭,在过去的这个赛季无法系统性的解说英超。年轻人不仅需要平台,也需要稳定的曝光,才能有机会去尝试缩小与前辈之间的差距。

当然,如今这个时代早已不是竖子都能成名的草莽时期了。年轻解说员想要脱颖而出,不仅需要风格鲜明、专业过硬,还需要拥有稳定的工作环境,以及一个让自己暴得大名的历史契机。各种因素相叠加才能再造下一个“黄健翔”、“贺炜”。

其实,时代的动荡正在对年轻解说员们更加友好。版权重归分销模式,让解说员拥有了更多工作机会。于鑫淼、杜黝黝等一批年轻人就出现在了懂球帝的中超直播中。这给了他们获得年轻用户认可的绝佳机会。

抖音等新媒体平台的发达,也给了年轻解说员们接触用户的平台。苗霖和于鑫淼的抖音粉丝都接近40万。随着短视频、音频等媒体业态的发达,年轻解说员们更懂新鲜事物,也更能抓住年轻用户。

足球解说的盛大舞台现在是名嘴们的,也是年轻一代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年轻一代的。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苦练内功,等风来,花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