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救不了日本
体育

奥运会救不了日本

2021年07月23日 19:45:16
来源:格隆汇

怕各位不知道,通知一下:东京奥运会今晚开幕。

不禁让人回想起08年的北京奥运会,那会儿我还没上初中。开幕式的晚上,全家人早早等在电视前面,老老实实地从大脚印看到李宁,隆重好似过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表演

之后的暑假里,那台电视白天几乎没关过。无论什么比赛,总有一两个人守着看,除非看不懂。我爸不经常在家,但每次走进客厅,第一句话就是问:“多少块儿金牌了?”

如果普天同庆真的存在,那应该就是了。推己及人,想必轮到其它国家举办如此盛会时,大概率也是能够引发全民关注、支持和庆祝的。

当然,日本除外。

01

讲个笑话:东京奥运会

就奥运会而言,日本民众对它一向不太感冒。

上一次日本举办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时,NHK电视台所做的民调显示,58.9%的民众认为,“有办奥运会的钱,不如去做其他必要的事”。

时隔近一个甲子,今年奥运会的支持率依然不尽人意。7月益普索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反对奥运会举行的人数比例为78%,仅次于韩国的86%。并且他们的反对不止于口头。

7月9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抵达羽田机场。此行他乘坐了法兰克福起飞的一列航班,混迹于普通乘客中间。降落后没敢进入抵达大厅,直接在警察的保护下去了酒店。

搞得像拍谍战片,但实属无奈。10日上午,酒店就被抗议群众重重包围,他们一边和20多名警察对峙,一边拉起“击退奥运黑手市民有志”的横幅,高喊“不要奥运要生命”的口号。

奥运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体育盛会,这也意味着大量的人群聚集。

不管打没打药,相信日本人民的态度都是达咩达哟——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会人员在毒圈之间反复横跳,如果病毒分纲目,这无疑是场壮观的“毒博会”。

人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单7月23日,日本就新增了19名感染新冠病毒的奥运相关人员。其中,包括住在晴海奥运村的3人。目前,感染新冠病毒的奥运相关人员合计为106人。

疫情绝对是这届东京奥运会正常举办的最大阻碍。目前东京仍然处于紧急状态之中,并将一直持续到8月底。要知道,截至7月中旬,日本国内接种新冠疫苗的民众占比尚不足20%。

在这种情况之下,依然不顾一切地参与这场盛事的与会人员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首先当然是强大的抗病毒能力以其运气,这个不必多说。

其次,他不得不长着一颗铁胃。因为日本奥组委为运动员供应的食物中包括福岛海鲜产品,并且奥组委不会公布使用福岛食材的菜单,是否“中奖”要等闭幕后才能揭晓。听说韩国代表团自带了大量泡菜,确实有先见之明。

再次,他最好还是一名情景喜剧爱好者。因为奥委会宣布将利用沉浸式声效系统,为运动员播放往届奥运赛场上的欢呼声。

然后,他还要有过人的心理素质。不但要对空无一人的观众席安之若素,也能不惧缓缓在空中飘过、晚上还会闪闪发光的巨型20米人头气球。

最后,他还要有着安详的睡姿,否则可能会对组委会提供的纸板床造成损害;最好还要有在不触碰对方的情况下完成性行为的习惯,因为组委会虽然发放了15万只避孕套,却禁止各国运动员握手或者拥抱。

总之,参与本届奥运会的运动员们,绝对值得全部观众脱帽致敬。

02

钱赔了,吆喝没赚到

鲁迅在《藤野先生》开头的第一句,“东京也无非是这样”。

“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已经过去了,日本没办法让世界各地的朋友们观赏到“绯红的轻云”,但几出《罗生门》还是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比如,开幕前一天辞退开幕式总导演小林贤太郎(前任总导演佐佐木宏在3月份辞职);还有,6月份奥委会会计部长森古靖跳轨自杀。

另外,除了其它翻车的奥组委主席竹田恒和、森喜朗和开幕式音乐作曲家小山田圭吾等官员,围绕日本天皇对奥运会态度的新闻也十分暧昧不清。

和英国女王差不多,日本天皇一般不对国内政事指指点点。但6月底,日本宫内厅长官罕见爆料了日本天皇“担心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举办造成新冠疫情扩大”的消息。

民众和天皇有着同样的担忧,热心市民孙正义就表示,“来自全球200个国家的10万名奥运运动员及相关人士来到日本,疫苗延误,变异株蔓延,考虑到逝去的生命,我想我们会失去更大的东西。”

民众不想办,天皇也不想办,为什么日本政府还要一意孤行地办下去?

答曰:不办不行。

原因是,如果违反和国际奥委会的合同约定,日本将不得不向其支付57亿到90亿美元的巨额赔款。此外还有事先取得的33亿美元赞助和巨额转播费用,一旦取消举办,将荡然无存。

另一方面,本届奥运会采用无观众比赛的模式,损失的门票收入大概在900亿日元左右。再加上消失的旅游和消费周边收入,总计损失甚至超过2.4万亿日元,约1500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因为疫情延期的一年,已经令日本付出了一笔高达2940亿日元的费用。但就算去除这项额外的消耗,东京奥运会大概率也赚不到钱。

从历史来看,1976年的第21届蒙特利尔奥运会净亏损12亿美元,造成严重的财政赤字,整个城市经济几乎陷入瘫痪,花了30年才把债还清;俄罗斯至今仍要每年支付近10亿美元来还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债。

最近的,雅典奥运会投入上百亿美元,收入只有19亿美元;里约奥运会令巴西政府负债80多亿;伦敦奥运会也亏损了30亿英镑。

回到本届东京奥运会,从预算来看,它或许将成为“史上最贵奥运”。

2017年12月,日本为东京奥运敲定的最终预算是125亿美元。但一年之后,花费已经窜升至250亿美元以上。据《时代周刊》报道,东京审计人员估计的最终超支可能达到三倍。

东京奥运花费之巨,从主场馆国立竞技场的建设中可见一斑。即便预算削减为原计划一半,但该场馆的建设仍然花费了近13亿美元,是北京鸟巢造价的三倍多。并且奥运场馆赛后大概率被闲置,十分得不偿失。

资料来源:businessinsider.com

总而言之,办赔钱,不办也赔钱,但办的话赔钱少一点。那么问题来了,赔钱又不赚吆喝的买卖,一开始为什么要办?

03

日本需要奥运会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接过火炬最后一棒、点燃奥运圣火的既非达官显贵,也不是影视明星,而是来自早稻田大学的19岁少年坂井义则。

为什么是他?坂井义则是日本广岛人,出生于1945年8月6日,这正是广岛原子弹爆炸当日。他是灾难的幸存者,也是历史的见证人。

1940年,日本因为二战无法举办奥运会。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之所以赔钱也要办,就是为了向世界展示,日本已经摆脱了战争留下的烂摊子,走向了和平发展道路。

除了精神上的象征意义外,奥运会同样在经济建设方面有着积极意义。

奥运会的转播,促成了日本电视信号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电视机的普及——1958年底,耗资30亿日元的东京塔竣工。此塔高达333米,已成为日本的地标性建筑。

奥运会期间巨大的人员流动和“奥运效应”带动的旅游经济,对交通基础设施提出了要求。1964年10月1日,东海道新干线正式开通运营,这是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此时,离奥运会开幕还有9天。

回到东京奥运。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半导体产业称霸全球。但1992年到2019年,日股科技股仅上涨了113%,美股软件和计算机服务、电子电器设备、硬件与设备则分别上涨23.1倍、17.6倍和15.7倍。

若从2000年开始算,美股上述板块分别上涨了163%、82%、64%,日股科技指数下跌了64%。。成立130多年的任天堂、104年的尼康,依然是最受欢迎的蓝筹股之一。

日本股市的老气横秋,反映的是日本整个国家经济的停滞不前——近30年,日本5万亿左右的GDP总量基本不变。这期间,中国的GDP增长了20倍,美国增长了2倍。

另外,日本人口连续12年负增长。2021年年初,包括外国人在内的日本总人口约为1.26亿人。

严重的“低欲望”和“老龄化”社会无疑缺乏活力,日本政府希望奥运会能成为刺激社会和经济的一针“兴奋剂”。

首先,它可以新增大量就业岗位。以2012年伦敦奥运会为例,其举办期间创造了4.8万个临时工作岗位。

其次,奥运会促进的文化传播,也对增加旅游收入有积极意义。以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为例,奥运会之后,巴塞罗从欧洲最受欢迎旅游目的地的第11位一跃进入前6名。

但问题在于,一方面奥运会提供的岗位大多是临时的。更何况,奥运会所需的施工和拆迁也将人们赶出家园。日本的“反五轮之会”就是由明治公园的流浪汉们建立的反奥运草根组织。

图片来自:朝日新闻

另一方面,欧美、日本疫情的反复也并不能为国际旅游的增长提供条件;此外,也有国家在奥运会之后出现经济衰退,这就是所谓的“后奥运低谷效应”。

总而言之,奥运对经济的刺激有限,所以它的作用只剩下振奋精神了?

04

结语

当北京奉献了有史以来最华丽的奥运会开幕式,当中国的运动员拿了全球最多的金牌。你不能污蔑中国积贫积弱,也不能再造谣中国人的骨头是软的。

日本“这南墙我是撞了”的硬着头皮式地举办奥运会有多大效果,暂时无法预测。但时至今日,没人可以否认我们需要这样的一届奥运会。

新冠疫情以来,航路阻绝,人们隔离在家。实体经济倒退,虚拟世界向前——比特币火了,ktv倒闭了一堆。

人类,在前往孤独的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但在这个无法避免的历史进程中,没人可以阻挡人们暂时聚在一起,再享受一次这难得的、来自世界各国人民的热情和氛围,去观赏这颗星球上最高、最快、最强的这批人奉献的精彩表演。

毕竟,灾难来临时,人们需要站在一起去面对和抗争,最好手挽着手——这不正是奥运五环的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