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米高的“福原爱” 终于进化成了大魔王
体育

1.94米高的“福原爱” 终于进化成了大魔王

2021年08月03日 13:16:49
来源:澎湃新闻

2016年里约奥运会半决赛,当时志在夺冠的谌龙2比0击败了丹麦选手维克多·阿克塞尔森。在混合采访区,央视的记者许是在寡言少语、敷衍抗拒接受采访的谌龙这儿没完成任务,顺手拉住了路过的阿克塞尔森,然后两人竟然就这么用中文无障碍地交流了起来。

这是阿克塞尔森在中文社交网络上的第一次出圈。从此,人们知道了这个笑起来带着两个酒窝,还懂中文的丹麦精神小伙。而比起拗口的阿克塞尔森,中国的羽毛球圈子里更喜欢称呼他为“安赛龙”,这是阿克塞尔森的中文老师根据阿克塞尔森的丹麦读音给他取的中文名字。

懂中文的外国人有多遭人喜欢?看看隔壁乒乓球圈的福原爱就知道了。因为从小跟着中国教练训练,操着一口东北腔的福原爱,职业生涯一直扮演着国乒团宠的角色,与中国乒乓球队上到教练下到球员都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

而安赛龙的教练也是个中国人,这个中国人的名字叫张连营。20世纪80年代,当时在天津队执教的张连营经朋友介绍远赴丹麦执教,从此开启了“丹麦羽毛球教父”的人生。张连营执教的第一名丹麦职业球员,是当时任丹麦羽协副主席的拉尔森。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拉尔森赢下了丹麦历史上第一枚奥运会男单金牌。之后漫长的岁月里,张连营在丹麦先后带出了1997年世锦赛男单冠军皮特-拉斯姆森、“四大天王”之一的皮特-盖德,可以说丹麦羽毛球男单一脉相承的背后,都有张连营的影子。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张连营不再随球员出国指导,只留在哥本哈根调教顶尖运动员。在丹麦羽协,张连营就像是供着的一尊佛,他的执教有着相当大的自由度,他可以自主选择执教自己认为有天赋的球员。而被他选中的下一个有天赋的丹麦男单选手,就是安赛龙。

2010年,拿下世青赛男单冠军的安赛龙开始跟随张连营训练。多年后,安赛龙评价道:“我觉得张教练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在那段视频里,安赛龙问张连营:“你觉得我年轻的时候技术好吗?”

张连营:“……我觉得你的球……你的人品特别好。”

其实那句采访下一句就是:我觉得你技术也特别好,真的

安赛龙从2014年开始学中文,在那一年里,林丹在仁川亚运会上夺冠,实现了史无前例的双圈全满贯,中国羽毛球队的“黄金一代”的余威尚在。据安赛龙自己说,当时只是一个玩笑,觉得学中文能帮助他成为更好的羽毛球运动员,于是他开始在网上找中文老师,并在开车、吃饭时练习中文。

福原爱会中文,让她成为了国乒团宠,她甚至能够得到国乒教练的亲自指导,享受到国乒的国家队养狼保障手段。而安赛龙除了张教练以外,与国羽并无太多交情,当时可能他自己也没想明白,学好中文,究竟能怎么样帮助他成为更好的羽毛球运动员。

直到2016年在江苏昆山举行的汤姆斯杯。

彼时已经成长为丹麦第一男单的安赛龙,随队出征。主场作战的老牌强队中国因为第一男单谌龙的发挥失常,意外地被韩国队拦在了八强。而一路跌跌撞撞,场场都是3比2险胜晋级的丹麦队,在决赛中遇到了把羽毛球当成国球的印度尼西亚。

2002年后就再也没尝过捧起汤杯滋味的印度尼西亚人,满脑子都想着要为印度尼西亚人民重新迎回汤姆斯杯时,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一个懂中文的丹麦人,在一个坐满中国人的场馆里,究竟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存在。

当代表丹麦出战第一男单的安赛龙轻取印尼一单小苏吉亚托时,印尼队并不以为意,手握世界最强的两对男双,五场三胜制的汤杯里开场自带2比0的领先优势,容错率要远比丹麦队高,印尼只需要在剩下两场男单里拼下一场,汤姆斯杯就是自己的。

然而印尼队做梦都没想到,安赛龙不是个一般人,他是个武能出任一单下场赢比赛,文能观众席上叠buff的德鲁伊。

接下来,印尼队见证了可能在世界体育史上都罕见的一幕,1米94的安赛龙领着一群丹麦人身披丹麦国旗站在观众席的前排,疯狂挥舞着双臂打着节拍,带着全场的中国人跟着他一起用中文整齐划一地高喊“丹麦加油”,硬生生把江苏昆山,变成了丹麦的主场。

苦战五场的印尼队,却发现对面的丹麦人一个个好似叠了神圣光环的敢死队,悍勇无匹,第五场出战的维汀哈斯,在全场的“丹麦加油”声中,冲垮了印尼捧杯的希望。安赛龙和他的队友们第一次为丹麦赢得了汤姆斯杯。

福原爱之所以能做国乒团宠,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因为她——没威胁,在“大魔王”张怡宁的统治时期里,福原爱自始至终难以威胁到国乒的统治地位,她终其职业生涯也从未拿到过世界冠军。

而安赛龙进入职业赛场,就不是为了扮演被打哭的福原爱和“马龙大护法”奥恰洛夫而存在的。

安赛龙曾经不止一次击败过中国男单,他的苦手从来就不是国羽,而是日本的桃田贤斗。虽然李宗伟曾经预言,未来羽坛男单将是桃田贤斗与安赛龙的天下,不过尴尬的是,安赛龙对阵桃田贤斗的战绩是惨烈的1胜14负。在里约周期里,一向好脾气的安赛龙不止一次在与桃田贤斗的比赛中被打到自闭摔拍子。

有意思的是,李宗伟预言里这对未来的“新林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却完美错开,各自精彩。

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赛前不到3个月,桃田贤斗因为参与地下赌博被日本羽协无限期禁赛。同年,首次出征奥运会的安赛龙,就在里约奥运会铜牌战击败林丹摘得一枚铜牌,赢下林丹的安赛龙一脸不可置信,兴奋地双手抱头痛哭。2017年,彼时桃田贤斗还在禁赛,迎来生涯第一个巅峰期的安赛龙,在当年的世锦赛半决赛和决赛先后击败谌龙和林丹,拿下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世锦赛冠军。

那时候的桃田:教练,我想打羽毛球……

2016年至2017年的安赛龙几乎是男单赛场无解的存在。张连营用心指导过的安赛龙,毫不违和地将亚洲球员的细腻技术和欧洲人的身高力量融会贯通。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打法无非就是用堪比亚洲球员的细腻网前逼迫对手挑后场,接着用“来自三楼的杀球”疯狂问候对手,但就是没有人能够打破他的统治。

然而,世锦赛后,安赛龙选择做了脚踝手术,等他康复重新回到赛场时,遇到的是解禁复出,一年豪取七冠,刷出70胜7负,全年胜率90%的桃田贤斗,以及逐渐成长起来的石宇奇。2018、2019两个赛季,桃田贤斗蝉联世锦赛男单冠军,彻底统治了羽毛球男单项目,而彼时的安赛龙,受到伤病困扰,始终没能回到2017年的好时光。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桃田贤斗将在主场作战的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毫无争议地摘得奥运金牌,开启大满贯之路时,命运又跟两人开起了玩笑。

2020年1月,桃田贤斗赢得马来西亚大师赛男单冠军后,在前往吉隆坡机场的途中遭遇车祸,面部多处挫伤。回到日本,桃田贤斗又被检查出眼窝底骨折。等到桃田贤斗康复,又赶上了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世界羽联巡回赛停摆,东京奥运会延期。

而在这段没有比赛的时间里,安赛龙又变强了。等到赛事重启时,安赛龙在泰国连续举办的两站SUPER1000级别公开赛与年终总决赛中赢下两冠一亚,迎来自己的第二个巅峰期。

东京奥运会上,桃田贤斗爆冷小组未能出线,这边厢安赛龙八强送走了状态不佳的石宇奇,半决赛阻止了危地马拉老哥凯文-科登四战奥运的奇迹之旅,在决赛里再度迎来了“双龙会”。这一次,面对老将谌龙,安赛龙直落两局,把5年前自己的奥运奖牌换成了金色。夺冠的安赛龙和5年前赢下林丹一样,一脸不可置信,兴奋地双手抱头痛哭。

导演:卡!你这么哭感觉表情不太对吧……

安赛龙:我知道!但是我控制不住!

就这样,安赛龙,一步一步从人畜无害的“福原爱”,成长为了开启男单新时代的“大魔王”。

5年前的安赛龙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会对着镜头背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满脸都是“快看快看我中文多好快夸我不要停”的期待。

5年后的安赛龙已为人父,在奥运赛场上与谌龙交换球衣,那个场面,梦回里约,仿佛那场半决赛后的林丹和李宗伟。

安赛龙这枚奥运金牌的另一重意义在于,大半个世纪以来都作为羽毛球强国的丹麦,终于在时隔26年后,迎来了第二个属于丹麦的奥运会男单冠军,上个一个赢得奥运会男单冠军的丹麦人拉尔森,如今已经成为了世界羽联主席。

张连营教练远渡重洋,在童话国度里深耕几十年,带出来的丹麦男单一脉相承,开花结果,至今仍未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