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首起集体感染!彻夜派对的东京奥运村运营漏洞丛生
体育

奥运首起集体感染!彻夜派对的东京奥运村运营漏洞丛生

2021年08月05日 00:31:42
来源:体育大生意

  文|林森

  文|林森

体育大生意记者

8月4日在本届东京奥运下半程激战正酣之际,却传来了令人揪心的消息。根据东京奥组委官方公告,此前居住在奥运村内的希腊花游代表队一行12中的4名运动员和1名工作人员已确诊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被隔离,剩余7人也已离开奥运村接受隔离。东京广播公司(TBS)在报道中称,这将是东京奥运村中发生的首次大规模感染事件。

日刊体育报道希腊花游集体感染事件

日刊体育报道希腊花游集体感染事件

从开赛之初饱受外界诟病的纸板床,到充斥着核污染元素的“福岛”牌食材,再到一度短缺的测试试剂盒和混沌不堪的防疫管理。这让承载着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奥运期间共度难忘时光使命的奥运村,在东京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阴影。

东京奥运村无视派对行为,奥运相关新冠确诊病例增至294人

8月4日,根据《悉尼先驱晨报》等多家澳媒消息,澳大利亚代表团部分橄榄球和赛艇运动员在离开奥运村前,将房间进行了大规模破坏,不仅房间内留有呕吐物墙壁上也被留了洞。随后相关运动员的野蛮破坏行径得到了澳大利亚奥运代表团团长伊恩-切斯特曼的证实。纵然澳大利亚相关队员毫无道德的破坏行为值得批判,但东京奥运村的疏忽管理和纵容同样应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东京奥运村房间内景

东京奥运村房间内景

根据新冠疫情防控规定,奥运村内的运动员们需要接受严格的新冠病毒检测。但路透社援引日本NHK电视台的报道称,此前日本奥运村曾一度出现病毒检测试剂盒短缺的情况。这就导致部分运动员从抵达奥运村伊始就压根没有按计划接受过病毒检测。

奥运首起集体感染!彻夜派对的东京奥运村运营漏洞丛生

根据日本杂志《日刊新潮》此前爆料,众多入驻奥运村的运动员在奥运村里面的临海公园内玩闹,自7月27日起,部分运动员几乎每晚都在这里开派对。此外,西班牙女篮运动员克里斯蒂娜·奥维妮娅在社交媒体上传的一段视频引发争议。在视频中,她与斯洛文尼亚男篮多位球员在东京奥运村房间内举行派对,他们打着牌,桌上还有酒瓶和水烟壶,所有人都没有佩戴口罩。防疫规定中明令禁止的运动员派对和保持社交距离被熟视无睹。

 当地时间7月31日晚,再次有约30名运动员参与奥运村内狂欢。随后东京奥组委宣布,针对多名运动员在奥运村聚众饮酒启动调查。但直到多名希腊花样游泳运动员在8月2日与8月3日先后被查出检测结果呈阳性,一切为时已晚。随后,希腊花游队宣布退出原定于8月6日打响的花游团体赛事。

 当地时间7月31日晚,再次有约30名运动员参与奥运村内狂欢。随后东京奥组委宣布,针对多名运动员在奥运村聚众饮酒启动调查。但直到多名希腊花样游泳运动员在8月2日与8月3日先后被查出检测结果呈阳性,一切为时已晚。随后,希腊花游队宣布退出原定于8月6日打响的花游团体赛事。

截至8月3日晚,东京奥组委再次报告了单日18名奥运相关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而自7月1日以来,已有共计294名奥运相关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一路激增的感染人数并未能停下奥运村内派对狂欢的步伐。加之日本数月以来推广迟缓的疫苗接种效率和几乎形同虚设的公共社交距离,使得日本本就严峻的防疫形势雪上加霜。

吃住行三方面均存隐患,东京奥运村饱受诟病

除防疫方面的巨大漏洞外,本次东京 奥运村在吃住行等方面同样存在着诸多为人所诟病的地方。

地处晴海海滨区人工岛的东京奥运村,总占地面积约为44公顷,共设有“居住 区”、“运营区”与“奥运村广场”。其中,“居住区”由21栋14至18层建筑组成。早在今年6月就有日媒报道称,奥运村公寓将于9月奥运会结束后对外出售,单价将低于300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7.6万元,每平米售价约合5.3万元)。

对于广大参赛运动员而言,能够确保在比赛中发挥上佳状态的首先前提便是得到充足休息,而居住条件又对休息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当奥运村内1.8万套由可再生材料制成的纸板床一经披露后,便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据悉,这种100%可回收的家具是由日本公司Airweave制造的,其可承重在200公斤左右。虽说是纸质材质但却造价不菲,据多家媒体报道,东京奥运村纸板床全套床品总计售价为15万到25万日元,折合人民币8800-14500元之间。

东京奥运村纸板床

东京奥运村纸板床

尽管此前7名中等身材的以色列运动员曾一齐上阵对纸板床质量进行检测,以 色列奥组委甚至曾公开对此作出道歉。但对于大体型运动员而言,纸板床仍不堪重负。7月27日,韩国举重选手陈尹成在个人社媒晒出床板断裂的奥运村纸板床,并配文称,“你至少再坚持一周,直到比赛吧。”收获女子举重87公斤以上级金牌的中国选手李雯雯在夺冠后也发文感概,“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安稳觉了!”据悉, 体重达300斤的李雯雯在入住东京奥运村期间都在地上打地铺。

断裂的奥运村纸板床

断裂的奥运村纸板床

此外东京奥运村的房间面积较为狭小,不论是间距很小不便走动的单人间,亦或是通常由6-8人集体入住的所谓4室1厅2卫的套间,均较为拥挤。此前有身高超过1米9的国外运动员吐槽浴室顶过矮,站在浴室里脑袋几乎能碰到天花板。这意味着小卫浴几 乎形同虚设,大家都只得排队等候在大浴室洗澡。

或许是出于环保考虑,本次东京奥运会奥运村不仅有纸质床,房间的墙壁也采用纸制,这就导致房间的隔音效果甚差。多名运动员曾吐槽称,隔壁的呼噜声听得真而且真, 没有任何私密性可言。

由于此前沸沸扬扬的核废水入海事件,导致日本为东京奥运村运动员所提供全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特产食材中来自福岛的水产品受到多国抵制。众所周知,东道主日本和美国代表团均未在奥运村内居住。财大气粗的美国人延续过往传统,五星酒店自然与福岛食材绝缘。而就连日本近邻韩国代表团,也拒绝奥运村所提供的食材,而是在临近酒店做好饭菜再分发给运动员食用。这也导致每天约有数以百份计饭菜被浪费。

同时,东京奥运村的出行对运动员也十分不便。先说被分成30多个区域的奥运村内,运动员出口在5号,而班车上车点在30号,从相隔数字上就可想而知步行距离。据悉,从奥运村 入口处走到中国代表团所居住大楼至少需要10分钟以上。此 外本次奥 运村所在地离主要比赛场馆过于遥远,单途车程至少在一小时以上。 以体操资格赛为例,中国和俄罗斯上午10时开赛,但凌晨5时就要起床赶路,因为只有6点一趟班车。

奥运村中国之队所在楼层

奥运村中国之队所在楼层

从1924年巴黎奥运会早期奥运村的问世,到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奥运村建筑群正式成为赛事传统。多年以来,在奥运期间临时搭建的小“联合国”里,不同语言、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生活习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有缘千里来相聚,早已成为万众期待的事情。事实证明,以04年雅典、08年北京和12年伦敦为代表的近几届奥运村得到了村民们一致交口称赞。

但2016里约奥运,由于巴西遭遇经济危机,导致简陋不堪的里约奥运村饱受批评。没想到5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东道主多支主力军皆不入住的奥运村同样令人倍感失望。希望2024年的巴黎,这一局面能有所改观。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